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今生若成狗,来生愿做猪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9-10 分类:中考作文

编辑荐:现实的残酷往往会迫使人钻进美好的幻想世界的空壳里。回归现实,如梦初醒。冗长篇幅仅是光棍节前夕一时的感慨,借着光棍节的顺风车,散播一通牢骚话罢了。

若无爱人心头挂,便是人间光棍节。

一个毫无喜庆气氛的节日,心情堪比清明节上坟还沉重。今年的光棍节我依旧在“脱光”的道路上不懈奋斗,尽管累也累了,苦也苦了,可仍不见一丁点眉目。

我是一条流落天涯的单身狗,在大城市里摇尾乞怜,偶有块肉吃,那也是出自好心人的施舍。并不像宠物狗这般,有自个儿的狗房,有主人服侍着,可以穿衣戴帽,沐浴洗刷,吃好睡好,终日陪伴主人玩乐,若把主人逗乐了,或许还能“赐婚”,快活不过。

单身狗没有宠物狗般幸运,一切行动全凭自己。

只影形单的日子外忙工作,内忙家庭琐屑。白天上班起得比大阳早,太阳下班我还在加班。下班后先来个“京瘫”小憇,然后再洗澡洗衣服拖地,肚子饿了就自已做点宵夜,闲下来时,往往接近就寝时间。可单身狗总是习惯熬夜不愿早睡。时下正值寒冬,昼短夜长,昏暗灯光下更显夜的凄凉,窗外寒风凄厉咆哮,我紧闭门窗,戴上耳塞,把音乐调大音量,充耳不闻窗外事。左手夹着香烟,寂寞从指尖渗入骨髓,大口吞云吐雾,房间弥漫着腐朽麻木的味道,对尼古丁的依赖成了戒不掉的毒瘾,即便是毒,此时也充当寂寞的伴侣,我却甘之如饴;同时右手握着手机,用文字编织一件外衣,漫无目的游走在如梦幻泡影的网络世界里,逃避着现实,寻找心灵上的一丝慰藉,熬至深夜,方如梦初醒――明天还要上班。这种寂寞的姿势是我等单身狗在夜里不知疲惫的常态,即便是恶习,却也沉醉不知归路。

单身狗的节假日也像只落单的孤雁。平日忙碌无暇顾虑太多,一旦停下手头工作,脑袋开始不安份地胡思乱想,发现身边亲朋好友都已成家立业,当上孩子他爹,幸福让人羡慕,不时有好友邀请去叙旧,却以工作忙加班为由委婉拒绝。一方面是不愿打扰人家,另一方面是不想总被追问终身大事,即使电话里头提及此事,我也是避而不谈或略带而过。单身狗已经不合群体,孑然一身,上街购物,公园散步,餐馆吃饭,自娱自乐。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活如机械般在一条轨道上来回运转。青春被微薄的工资所羁绊,眼前生活的苟且令我无力追求远方的诗与美。

我有今日单身狗的“美名”有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我的职业。我的职业是模具制造师,说白了即是在工厂里上班。模具素有“工业之母”的称号,行外人一致认为是技术工,称赞有前途,资薪高,实际是否如此,那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同行揶揄戏称模具制造车间为“和尚庙”。所谓“和尚庙”,皆因从事此种行业工作者多属男性,阳盛阴衰。偶有一两个女性,也如凤毛麟角,成为群雄争霸的对象,若是名花有主,群雄便如泄气的轮胎,丧失前进的斗志。再者,模具制造的过程复杂,周期长,不但伤脑筋且粗重耗体力。制作流程经过多种数控机械加工和人工打磨抛光。模具制作完成还需上注塑机试样板,期间还要经过极厌烦的反复修改,精密计算各种数值,一丝不苟,不容有任何闪失。这样的工作非得逼人全心全意投入不可,更难以分心去谈恋爱了。终日与冰冷铁板为伴,青春被一点一滴燃烧殆尽。而且工作环境邋遢,灰尘笼罩,不适合女性工作。长期在这种环境中工作接触未婚女性的机率几乎为零。单身狗就是在这“和尚庙”里逐渐养成。

睡时想着千百条路,醒时唯有上班一条一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感觉我是入错行了,我曾试着“下山还俗”脱离“和尚庙”做些倒腾。想可命运总是与我做对,屡次受挫,无奈只好重操旧业,继续以铁板为木鱼,以设计图为经书,敲打着青春,默念着光阴的流逝!

单身狗继续在“和尚庙”工作想要脱单自然少不了相亲了!然而我的家乡也是一个男多女少之地,未婚女性非常抢手,男人都是排着长队像陈列的商品供女方挑选,乃至像我这种“单身狗”相亲往往不受青睐,当个备胎还嫌不够上档次。时下正流行这么一句话:“没有嫁不出去的丑女,只有娶不到老婆的帅男”。

出身在潮汕地区的男儿天生就带着悲剧性的色彩!潮汕地区深受封建思想的影响且根深蒂固。重男轻女迂腐观念仍然很普遍。每家每户皆以生男丁为荣,把廷续香火,光耀门楣当成使命寄望于男丁身上。我们过年门楣上张贴着的春联横批常见“财丁兴旺”四字,其中“丁”指的就是男丁,由此可见重男轻女程度已进入病态。一对夫妻必须要生男丁,第一胎生的若是女婴,就等第二胎,倘若还是女婴就等第三胎,一直生到男婴为止。有些夫妻多的前六七胎都是女婴,少的也有两三胎。若是前三胎生的都是男婴,条件优裕者会考虑生第四胎;若是生活拮据者,往往生三胎(有两男一女或三男为佳)都会选择结扎。总而言之一对夫妻至少生三胎,可以没有女婴,但不能没有男丁。如此陈规陋习直接导致我们潮汕地区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按一比一匹配,像我等出身寒门的男丁来说,如陈年擀面杖遭遇镶金小手枪,完全失去战斗力,纯粹是剩余的。这无疑又是一个阳盛阴衰的“和尚庙”,再度稳固了“单身狗”的“地位”。

郑州羊癫疯治疗医院哪家好

我曾经在家乡有过数次的相亲经历,均以失败告终。相处对象皆有几个共同特点,交谈时无不问及家里有没楼房,有没车,有没有做生意等等。有些虽然没有直接问,但却早已通过介绍人把男方家境大致了解。每次,我都是直接了当回答家里有几层旧楼(其实刚盖几年),没车,现在打工。接着女方还会追问多少工资。这是一个不太礼貌又敏感的问题。我通常回答比实际略低点。其实回不回答已经不太重要的了,因为被贴上打工的标签无异于被列入黑名单。有些女性一听说打工的直接绕道。因为我们家乡人的事业观是定格在做生意的局限里,没有之一。事后,若约会女方,女方都会找各种理由搪塞,这次相亲十有八九黄了。我虽然有种被甩掉的失落感,但我并没有死皮懒脸,毕竟内心也是有些许阴暗的,人家有人家的追求,没有错。一次相亲就这样草率翻篇。不能怨女方太现实,只恨自己没能力。

众所周知在结婚前要先订婚,立下婚约。但在结婚与订婚之间还有一个重要环节,称之为“讲价”。我家乡方言把“北京哪种方法治癫痫病好嫁女儿”说成“卖女儿”。“讲价”就是男方去女方家谈些聘礼,聘金,发喜糖等事宜。“讲价”的阵容都是三姑六婆一块上。在旧时,真像贩卖牲口一样赤裸裸的谈“价钱”,虽说是谈“价钱”,其实都是用粮食来换取的婚姻。只是当时的人受饥寒胁迫,做出买卖婚姻之举还算情有可原。常听父辈人说起某桩婚事因“价钱”谈不拢而一拍两散的事,而我却当成了笑话。谁知我们这一代的婚姻简直就是父亲那一代焦作哪里专治癫痫病的升级版。现在生活质量虽然提高了,但人的追求远远比当年的“买卖”婚姻要高得多。父亲那一代人,只要越过“讲价”这道坎,往后的婚姻生活都不会有什么状况。不会有小三,不会离婚,认定一个人就是一辈子的相互扶持。只要有一亩三分地,一间瓦房,温饱得以解决,便可以组成一个家庭,男耕女织,简简单单,人心不像现在这般复杂。如今我们的生活虽然越过越好,但人欲望的沟壑却越来越难以填满,归根结底,都是人心着了魔。

我们80年代出生的人,一出生赶上刀耕火种,上学又赶上昂贵的学费,好不容易出来工作,又赶上天文数字般的房价。说到房子,便如蜗牛驮着的壳,每走一步都缓慢至极。与同龄人富二代相比根就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越是往前走差距只会越大。当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在家乡小镇盖几层民房的时候,却发现房子早已沦为姑娘们过时的择偶标准了。有房,有车,做生意,有存款已成了我们潮汕人的婚房四宝了。看来单身狗已经赶不上时代的脚步了,仍需在脱单的路上加倍努力!就怕不知道多少年后,目标万一实现了却再次成为姑娘们眼中的明日黄花。单身狗再度被远远甩在后面……

尽管我不想做单身狗已经有好多年,可现实的不如人愿往往酿造了对人生的悲观。今生若以单身狗闭幕,来生我真愿做一头猪―黑龙江治癫痫专科医院

一头种公猪。每天只做简单的三件事:吃,睡,跟随主人走遍乡邻。以繁衍后代为毕生使命,视交配为职业,子孙遍布他乡。有三宫六院伺候着,每天可翻牌选妃侍寝,再也不受凡尘俗事所纷扰,不必再为三餐一宿奔波劳碌,何乐而不为?

如果一个人吃相狼吞虎咽,旁人通常会嘲笑其上辈子是饿鬼投胎。那么,今世的种公猪前世自然就是单身狗投胎了。如此推理还算符合逻辑吧?

现实的残酷往往会迫使人钻进美好的幻想世界的空壳里。回归现实,如梦初醒。冗长篇幅仅是光棍节前夕一时的感慨,借着光棍节的顺风车,散播一通牢骚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