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金兰之友,同心断金(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都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看着烧饼、曹鹤阳在台上开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玩笑,不禁让人感叹,他们大概是德云社最有默契的搭档之一了。

就说这次2012二队开箱吧,他们又热热闹闹来了个《三节拜花巷》,这也算是他们的保留曲目之一吧。开始还不错,烧饼一如既往地闹,弄得曹鹤阳都张不开嘴唱,可是,后半部分就略显拖沓了,看的人不耐烦。在这段相声中,烧饼设计了一个用手打节拍的小细节,并且这个细节一直贯穿整个相声的始终,不仅在一开始曹鹤阳打板的时候,烧饼用这个方法捣乱,而且后面,烧饼自己唱的时候,也使用了这个方法。但是整体来说,这个小细节,重复地次数太多了,而且每次都是为了寻求一样的效果,没有起到翻包袱的作用,那么既然如此,不如收掉一些,这样,对于整个段子的精炼,有好处。

不仅是《三节拜花巷》,其他节目也是如此,他们的节目中,充斥着各种没有经过提炼和加工的细碎的小包袱,就连“2011.7.9德云社晚场-烧饼曹鹤阳专场”中原创相声《童年趣事》中,也存在这种问题,这样,无形地把节目的时间拖得老长,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两人还是属于比较好的搭档。在德云社,烧饼也算是个小小的明星,喜欢他的观众不少,但是烧饼不沾沾自喜,不故步自封,不居功自傲,一步一个脚印,和自己的搭档曹鹤阳合作默契,他日两人都必成大器。

从段子里能看得出,年轻的烧饼对兄长曹鹤阳很是依赖,而且他也十分尊重捧哏的曹鹤阳。虽然在段子里,他极力戏弄小四,但那是在舞台上,只是表演,演得很真,正因为如此,可证明他们在生活中也是好朋友。比如说,每次大型演出到了返场的时候,郭德纲总会叫一些演员上来随便表演些什么,这时候,本来只要逗哏的烧饼一个人上台就行了,但是烧饼每次都会拉上曹鹤阳,两人一起表演,有一次甚至为了等曹鹤阳,耽误了一会儿功夫。另外还有一次,“2011.7.9德云社晚场-烧饼曹鹤阳专场”中,有一段《黄鹤楼》,两人掉换了位置,改成了曹鹤阳逗,曹鹤阳一上来就说是烧饼让他也逗一个的。曹鹤阳很争气,这个节目演得非常成功,曹鹤阳逗哏的表演不多,这次的表演比一些以逗哏为主的演员,演得都好。是烧饼给了曹鹤阳这次展现自己的机会。虽然这些都是小事,但是却正能由此可见烧饼对曹鹤阳的依赖和尊重。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我觉得说话油腻腻的烧饼最擅长的节目是文哏类。看着他和小四使着三俗的言语和动作,作着“五行诗”,和着“四方诗”,对着“对联”,打着“灯谜”,真是又气又好笑。不知那位当年被郭德纲称为新文哏代表的徐德亮先生,看了他们的表演会有何感想。不过话说回来,徐德亮的作品也不是他自认为的那么文,那么高雅的,其实他也是很擅长“文活武使”的,比如在《批聊斋》中,他作势把高峰摁在地上打,所以高峰才有了那句著名的捧哏的话:“我以为《批聊斋》是文哏呢。”正如郭德纲在相声中说的那样,“徐德亮不是流氓,是臭流氓。”这么看来,烧饼和小四这二位的文哏还更文一些呢。

单评曹鹤阳,他的捧哏有致命的弱点,这弱点一直阻碍着他的进步,阻碍着他成为优秀的捧哏演员,那就是,他喜欢重复逗哏演员的话,还有就是口头禅太多,什么“你死不死啊”、“恶心死了”等等,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在这次的《三节拜花巷》里也能听到。当然,这些口头禅都要拜烧饼所赐,烧饼实在是真的很恶心,很欠扁。但是郭德纲曾经说过,好的捧哏演员不会重复逗哏演员的话,即使是重复同样的意思,也要换一种表现形式。如此看来,曹鹤阳还是存在发展的空间的,没办法,谁让他的搭档是孩子气的烧饼呢,他这个做大哥的,自然要多担待一些了。

这一对宝货也算是欢喜冤家吧。

打油诗一首赠烧饼:

“烧饼”本质真不赖,少年心性走舞台。

只待一日忽顿悟,倒比“匹萨”卖的快。

打油诗一首赠曹鹤阳(步上韵):

少年挚友常耍赖,作痴卖狂满舞台.

愿君提携永不弃,双双成名日子快。

癫痫能不能用手术治疗西安市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