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今夜有暴风雨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红星村的人们吃过晚饭,三三两两地来到水泥路旁、晒谷场、老榆树下。男人们光着膀子,或穿着背心;女人们则一个劲儿地摇着手中的扇子,在扇子的一来一往中追寻那么一点点的凉气。   太阳快要落下去了,被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气体遮挡着,像得了什么病似的一团暗红。人们感到燥热、憋闷。汗水溜溜地淌下来,他们在不停地擦。天空水汪汪的,笼罩在烟雾里。   这暴风雨究竟是多大的风、多大的雨呢?没有人能够说清楚。再有一个月就是七月十五定旱涝的日子了,眼下这庄稼还经不起暴风雨的折腾啊!人们议论着、担心着。也有的人在怀疑,天气预报也不见得百分之百地准,并且列举了前两天预报有雨而没下的例子。他们还心存一丝的侥幸。   村子里挂在高高杆子上的几个无线喇叭还在大声地喊着:   “各位村民注意,受西风槽和台风减弱后的气旋影响,今天夜间到明天早八点我们县有一场暴风雨,上级通知,各地做好防洪防汛工作,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村长一遍遍播送着暴风雨要来的消息,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响遍红星村。   人们感到越来越憋闷了,他们仿佛被装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罐子里,喘不上气来。   太阳完全没影了,西天边升起了黑云,又像烟幕弹一样炸开,迅速地向四周扩散。突然,一阵凉风,树梢微微动了动。又是几阵凉风,外面的人们舒展着腰肢,迎接这突如其来的凉风!这凉风是上天赐给他们的清凉剂,让他们从心里往外着实地舒服了一下。接着,柳树披散着头发在空中狂舞,天边扩散的云黑压压地扑了上来,几个硕大的雨点跟着砸下。   人们突然感到,这暴风雨真的来了!他们在这越来越大的风中向各自的家跑去……      二   风裹着雨、雨夹着风拧着劲儿地下。人们听到了风雨撕咬着窗户发出种种的怪叫。   九点三十分,红星村委会用手机、微信、电话、广播,利用一切可以传播的工具,把刚刚接到县、乡两级的紧急通知传达到农户:省气象台刚刚发布,今夜十二点开始,我县有特大暴雨,双阳河水库有决堤的危险,下游的红星村危在旦夕,必须马上撤离!村子通向外面唯一的柏油路,已被大水淹没。立即组织全体村民迅速向西南撤离,穿过八公里的草原,到达安全地带。   三十分钟后,红星村村民以屯为单位全部集合完毕,他们顶着瓢泼大雨,踏着泥泞,向西南方的草原涌去。   村长和几个熟悉路径的年轻人在前面带路,一些年轻党员断后。   天空“唰——”一道闪电,照亮了人们裹着雨水的脸,又是一阵黑暗,接着就是“咔嚓”的一声炸雷。一家人紧紧地走在一起。有孩子的,轮流抱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      三   红星村往西往南连着草原。   人们记得穿越草原的这条道路。所谓的道路,也只不过是人们常年进出草原留下的痕迹,上面稀稀落落地长着一些草,它们是人踩踏、车轮碾压的幸存者。车轮碾压过的痕迹,像两条铁轨一样蜿蜒地伸向远方,这是人们进出草原遵循的印记。而现在,是他们能迅速脱离险境的唯一途径。   红星村的吕书记,在如注的雨中搜寻着一个人。借着闪电的瞬间,终于看到他了,精瘦矮小、七十多岁的老头,闪电中,一瘸一拐,一个接一个踉跄,每一个踉跄都几乎趴到地上。他是红星村的王怀水,此时,几乎是寸步难行了。   吕书记上前拉住了在风雨中踉跄的王怀水。   “大虎二虎,把你王大爷抬上!”吕书记向紧跟在后面的两个儿子喊道。   吕书记的两个儿子,拿着一副简易的担架走了过来。这副担架是吕书记让大虎二虎以最快的速度做的,两根短木杆儿,缠上几条宽宽的带子。   王怀水攥着吕书记的手:“老吕啊,你还没忘了我啊!”   大虎二虎抬上王怀水往前走了,躺在担架上的王怀水还攥着吕书记的手,迟迟不肯撒开。   吕书记怎么能忘了他呢?红星村的人都叫他“王坏水”。   王坏水独居在红星村,老伴去世多年,一儿一女生活在外地,年轻时出车祸留下了一条瘸腿。他永远是村支部和村委会的对立面,时时刻刻琢磨给领导使坏。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王坏水,特别是领导和村民闹矛盾,他添枝加叶、火上浇油、拼命煽动,千方百计把事情搞大。王坏水就像鬼魂一样游荡在红星村。   年节,民政部门慰问贫困户,送来一些米面,村里往下分配完了,王坏水该上场了,他串联一些没有分到米面又贪图小便宜的村民,先去找吕书记要米面,达不到要求就去镇政府上访。一到年节,吕书记家就不得消停。   前几年吕书记领几名村干部在村里修围墙,中午不能回家,就在村里烀了青玉米。正当他们要吃饭的时候,突然闯来两个村民,愣说吕书记他们锅里烀的是狗肉。直到掀开了锅,看到不是狗肉,才算了事。两位村民忙向吕书记道歉,说是王坏水造的谣,王坏水说他在村办公室前路过,闻到烀狗肉的味了,还看到村院子里新扒的狗皮……   去年精准扶贫,村里确定贫困户,王坏水不够条件,原因是他和儿子在一个户口上,儿子在省城有车有房。王坏水不依不饶,他纠集了一些不够认定“贫困资格”的农户,给红星村扶贫工作总结了大小问题二十条,拿着打印好的问题材料,去镇里、县里上访,直闹得沸沸扬扬。县纪检部门进驻红星村调查了一个星期,才给出“所反映的问题与事实不符”的结论。   镇领导多次找吕书记谈话,要他工作讲求方法,村民这么闹下去,谁都不好交代。暗示对待王坏水这样的人就要多安抚,给点便宜息事宁人。吕书记坚决不肯,镇领导气得想要拿掉他。   由于红星村上访频繁,信访工作不达标总挨罚,吕书记的工资连续几年都让镇里扣下了。   吕书记曾经几次放狠话要撂挑子。他感觉干得很累,很窝囊。哥哥有病,常年住院,外债累累,家里三间东倒西歪的土坯房,红星村再也没有这么困难的农户了,但这样的贫困户硬是被王坏水告掉了,原因是定自己的亲属为贫困户就是“偏亲向友”,不拿掉哥哥家这个贫困户,告状的就不罢休。哥哥一家也因此对自己不理解,嫂子见面连话都不说了。今年春天哥哥死了,吕书记趴在棺木上哭了半天。他发恨不干书记那天一定狠狠揍王坏水一顿,以解心头之气!      四   暴雨如注。天地之间到处是雨水撞击发出的“轰轰”声,雨水一直往下倾泻,砸得人们抬不起头来……   刘四一手抱着五岁的女儿,一手牵着妻子。他妻子的眼睛即使在白天也看不太清东西,就更不用说这样的夜晚了。刘四有时抓不住妻子的手,妻子就会歇斯底里地喊叫,于是,风雨之中的人们就会听到“刘四啊,别把我扔下啊”的哀求声。若在平时,人们准会哄然大笑,可这时节,谁也不会了。   “来,刘四,我给你抱孩子,你领媳妇。”   刘四听出是吕书记的声音。吕书记从刘四怀里接过孩子,刘四牵着妻子的手,紧紧跟在吕书记的身后。   刘四是村里有名的贫困户,四十岁才讨上这个残疾的老婆,生活艰难。吕书记重点帮扶他,首先帮他解决住房问题,他那东倒西歪的土房已经十分危险了。吕书记动员村党员干部捐款,又向上面争取扶贫资金,就连菜饭钱,都是吕书记从自己腰包掏的,克服重重困难后,一座六十平米的彩钢房终于建起来。有的人给刘四出主意,还应该找吕书记给屋里装修,既然房子都给解决了,就不差屋子装修了,就像手表都买了,还在乎花钱买根表带么?刘四找了吕书记,吕书记告诉他,如果正常装修,还得很多钱,让他先不要着急,过一段时间,通过同学关系给他弄一些拆迁下来的水暖器材和装饰材料,不用花钱。这时,又有人对刘四说,这叫啥扶贫,这叫扶贫“虎头蛇尾”不彻底,村里是有责任的!刘四脑袋一热,就往县扶贫办公室打了投诉电话,反映红星村吕书记对贫困户帮扶不够真心。县扶贫办和县纪检委因此约谈了吕书记,又走访了刘四,调查了村民。一时间,传出了吕书记帮扶刘四工作有问题又挨查了的消息。   刘四住在外地的姐姐来他家,知道这个情况后,大骂刘四不是人,人家吕书记给你筹集捐款,向上争取扶贫资金,又掏腰包拿吃喝费用,如果没有吕书记鼎力相助,你能这么顺利盖上房子吗?   风小了,可是雨还很大。人们穿着塑料雨衣,在雨水中、在泥泞的路上,艰难地跋涉。   一个闪电,“唰——”照亮了雨的夜空。这闪电的瞬间,刘四看到了吕书记的背影,他抱着孩子,艰难地走在前面。为了自己大大小小的事情,吕书记没少操心,在这逃命的危难之际,吕书记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六十多岁的人了,头发已经斑白,可他还在为红星村操劳,受尽委屈。他想起吕书记平时对自己的种种好处。刘四在这个逃命的雨夜,思前想后,突然清醒了。走在前面的人,是在苦难中拉扯自己的人,是自己的恩人。难道自己连这一点都看不清吗?   是啊,刘四在这混沌的雨夜反而清醒了,看清了前面的路。刘四的泪水混着雨水一起淌下。他牵着妻子的手,紧紧地跟在抱着孩子的吕书记身后。      五   “大家注意,照顾好家人,不要走散。顺着路走,不要走到草原的里面,防止深坑……”   黑夜里,雨中,前面扩音喇叭传出了村长沙哑的声音。   中间的扩音喇叭也同样往后传递着。   一共三个喇叭,一个一个后传,保证在风雨中让每个村民都准确地听到传出的讯息。   尚瓦匠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走不动了,尚瓦匠把她背起来走。背一会儿,顶不住了,让老母亲再走一会儿。走出五六里地,尚瓦匠还是支持不住了,他扶着母亲站了一会儿。   “我来背吧!”一个人在尚瓦匠的母亲面前蹲下了身子。尚瓦匠听出来了,是村赵会计的声音,赵会计背起尚瓦匠的母亲朝前走去。   尚瓦匠会手艺,为人精明,日子过得挺像样。头些年,他巴结赵会计。只要赵会计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竭尽全力地帮衬。赵会计盖房,仗着自己会瓦匠活,砌墙抹灰,撘炕铺地,都是他干的。有一年,村北有一条树带更新,他蛮有把握地找到了赵会计,想把这块地弄到手栽树。赵会计不但没有帮这个忙,就连他原来多的三亩承包地也上了账。本来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却没给尚瓦匠留一点情面。尚瓦匠这才认识了赵会计的为人,只是个小破村会计,就拿咱老百姓不当回事,自己给他出那么大的力,翻脸不认人。当官的交不得!因此,尚瓦匠对赵会计恨之入骨。   前几年秋天,赵会计的几只羊离群跑散了,尚瓦匠看到羊的背上涂着“红十”,就知道是谁家的了。他看四下无人,就把几只羊撵到玉米地去了。羊要是进入玉米地就像入迷宫,地连着地,村接着村,保证羊进去不会再出来,即使出来说不定已经在几十里以外了。尚瓦匠看到赵会计老婆扯着嗓子带着哭腔叫羊,别提心里多高兴了!更解恨的是前年下雨,外面往村里跑水,赵会计在自家地的来水方向垒上了土埂,尚瓦匠摸黑去给他捅开一段。一夜,赵会计那片饭豆地就泡汤了……   “赵会计,我来背吧!”尚瓦匠对着前面背着自己老母亲的赵会计喊道。   “我再坚持一会儿——”赵会计顶着风雨喊道。   尚瓦匠现在想到,自己向赵会计提的一些要求合理吗?赵会计当时没答应自己的要求,是不近人情吗?雨水从尚瓦匠的头浇下,浸满雨水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但已感觉不到凉了,他突然觉得干领导的必须一碗水端平。扪心自问,像赵会计这样坚持原则、在危难时刻能伸出手来的干部不好吗?   尚瓦匠透过雨水望着赵会计模糊的背影心潮起伏,为自己报复赵会计干的那两件缺德事而悔恨不已。      六   乌云被狠狠地撕裂开,火球就从这裂缝迸出,狰狞地在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光,草原瞬间白昼一般,紧接着是天崩地裂的响声,雨水更加疯狂地泼向草原上的人们。   红星村五百多口人,绵延一千多米,在满是积水的草原上前行。耳边,响彻撼动天地的霹雳;眼前,划过惊心动魄的闪电;脚下,趟着满是积水的路。但是,他们没有屈服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的淫威,就连孩子们也没有发出任何害怕哭闹的声音。有的鞋子陷在泥水里,他们就光着脚前行;有的摔到了,顽强地爬起来,趟着泥水继续前进。年轻的搀扶年老的,他们在雨水中相互关照。他们并不感到孤单,这些逃生的人们,紧紧地抱团在一起。   “乡亲们,看到前面有灯火的地方了吗?再坚持半个小时,到那里我们就安全了。那里已经为我们搭好了帐篷,三台电机发电,还为我们准备了吃的喝的……”   村长那嘶哑的声音又在无边的雨夜响起,后面的扩音喇叭又重复地传了下去。   红星村的人们,透过雨水,透过黑夜,惊喜地看到了远处隐约的灯光。   是的,他们看到了,那隐隐的灯光并不遥远。在迷蒙的雨夜,在茫茫的草原,那闪耀着光亮的地方非常美好,他们看到了希望。   他们知道,暴风雨终究会过去,他们没有去想家园被洪水浸泡,甚至被摧毁。他们只一心努力地向着前方走去,走向那有着光亮美好的地方。      郑州癫痫病会影响寿命吗黑龙江癫痫哪里治最好山东那里治癫痫癫痫病的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