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柳絮如烟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又是草长莺飞、柳暗花明的季节。几天来,每当我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轻摇曼舞、纤纤缕缕的飞絮,就不禁想起那位叫作“柳絮如烟”的网友。   已经有半年多没见到如烟的芳踪了—“如烟”是聊天室网友们对她的昵称。但在古城论坛上搜寻,却可以发现她仍在不时地登录,殷勤照料着她任版主的论坛板块。然而,直到漫天飞扬着如烟柳絮的今天,却依然没有见到如烟那亲切而又熟悉的身影。   也许,这一切不该回忆,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半年前,最后一次和如烟聊天的那个深夜,她说将永远不会回来。那时候,我在想,人们常说的永远到底有多远?眨眼的一瞬?很多个世纪?还是一步之遥、无数个光年?   现在看来,自己和那个名为“柳絮如烟”的女人也许连朋友都称不上。我可能把那段友情看作比太白山还要沉重,如烟也许只把它视为空中飘扬的一团柳絮而已——说到底,大家只是网络上的萍水相逢罢了,不须、也不必认得太真。即便如此,我也愿把这一切看作春日里的一场风烟、一帘幽梦,因为,时到如今,她的音容、她的笑貌、她的文字,像一艘永不靠岸的小船,依然在我的脑海里漂荡。   记得两年前,也是暮春时节,西安下了一场很美很美的雪。雪花从城市四周的河堤岸边腾起,袅袅娜娜向市区飘来,围绕着树丛、围绕着楼群,盘旋、盘旋,上升、上升,直冲云霄,直达天际……   那时,刚学会上网不久。一天晚上,象往常一样,我又在古城聊天室出出进进地溜达,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休闲咖啡屋。人多的地方不愿去,那些地方太嘈杂;人少的地方不想去,那显得过于寂静。   当我再一次进入休闲咖啡屋,有位女士热情地打着招呼:“你好,游客3211789!你怎么又来了?”我感到很惊讶,因为自己上的是游客身份,每次进入聊天室号码都会不同。   “又进来?什么意思?你认识我吗?”我嗫嚅着回答。   “我是这儿的管理员啊,可以查询你的IP地址”这回,终于注意到了,柳絮如烟名字的前面缀着一颗红星。   忘了当时聊了些什么,只记得临下线时,她郑重地告诉我,下次最好注册个网名,进入聊天室时便于相认。   大约一个月以后,有天晚上,我用新注册的昵称进入休闲,如烟一眼认出来:“太白山公爵,你来了。”当时正逢周末,休闲聊天室人很多,她忙着招呼其他网友,我就默不作声地蹲在角落,一边翻着书本,一边看大家聊天。   将近午夜时分,聊天的人们一个个退了出去,聊天室忽然清净了许多。   见我仍然在线,她发过来一个趣语,伸着大拇指,好象是赞许的意思,我也找到一束鲜花回敬了过去,网络的那端,能想象出来,如烟露出了一丝腼腆的微笑。接下来,我们都归于沉默。   过了片刻,她说:“你很奇怪啊?”   “为什么这样认为?”   “进这里的人都忙着找异性聊天。你却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这难道不奇怪吗?”她笑了。   “看着你们聊也是一样的啊”我回答道。   “你不喜欢聊天呀?”   “也不是,我只是喜欢安静”   “那给你介绍个安静的去处:古城茶秀”   于是,她耐心地告诉了我登录论坛、回帖发帖的方法步骤注意事项等等。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很久。临别,她问我为什么不问她的年龄、职业,她说,几乎所有的男人上网聊天,首先就是问女性对方的这些信息,我说,自己又不在网上谈恋爱找对象,问这些干吗。如烟沉吟了一阵,说了声,书呆子一个!怪人一个!转身去了别的房间。   以前,总觉得和女孩聊天是件轻松愉快的事情。因为,不谦虚的说,工作了几年,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自以为在学校历史、语文等科目学得不错,还时常写一些豆腐块文章在小报小刊发表,有了这些,就足以哄骗那些涉世不深的小妹妹了,何况自己电子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排除个电脑小故障当不在话下,这更使那些女孩子佩服得要命。   但我发现,在柳絮如烟面前要表现得如此潇洒却不那么容易。有个周末的上午,我钻进休闲咖啡屋,挂上名字,盯着不断滚动的页面傻看。当发现有些网友议论某某是古城论坛的桂冠诗人,某某某是古城茶秀的散文写手,不禁“哼”了一声,颇有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   这小小细节被如烟发现,她马上问:“怎么,不服气呀”   “有点。”   “那叫个人和你交流一下,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谁怕谁啊。”   一会儿,过来一个叫“红衣”的网友。先在台上引吭高歌了几首,数曲唱罢,飘然走下台来,热情地和我握手,说如烟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在文学方面,要请太白山公爵多多指教。俺连忙说,指教不敢,切磋一下还是可以的。随后,我问了他古城论坛的一些情况、问了当代儒学大师的名姓、问了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归属,他都一一做答,答案和自己想的基本一致;他问了我巴金去世前后《收获》杂志的主编风波,问了我文怀沙和季羡林教授的近况,问了我对当代陕西文学的看法等等。   这就象太极推手,虽不那么剑拔弩张,但一伸手便知道对方修为如何,我想这回是遇上高手了。聊着聊着,额头冒出虚汗来,慌说要去吃午饭,拔掉网线、切断电源落荒而逃了。   晚上,进了个游客去休闲聊天室侦察,确认红衣先生不在,便偷偷溜了进去,柳絮如烟已然在里面等候。   刚一进门,她就悠然问道:“上午感觉如何啊”   “厉害!仅仅勉强可以应付。”   “他也说你不错呢”   “惭愧得紧。象他那样的人物古城还有多少啊?”我陪着小心问。   “赋有屈宋,文有韩柳,诗有李杜,曲有白马。五湖四海,三教九流,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者,不可胜记,岂能尽数!”她学着三国张松的口吻,笑呵呵的说。   “啊!”我张大了嘴巴,半天也合不拢。我常以文字自负,这次却被打击得信心全无。   “怕了吧?”如烟嘿嘿的笑了。   去年春天,到宝鸡市区出差,晚上在宾馆闲来无事,就去楼下的网吧瞧瞧。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网吧上网。   登录上去,先开个玩笑:“如烟啊,太白山公爵游历四方,吃遍天下,今晚到了你家楼下,你下楼来接我吧”   如烟大吃一惊,“不会吧,你又骗人!”上次,国力足球比赛主场改在宝鸡,我赶过去助威,就着实哄了如烟一把,这次故技重施,难怪她不相信了。   “不信?看我上网的地址!”我加重了语气。   “和我地址一样!你真的在宝鸡!你等着,我这就下楼。”从语音话筒里传出来“咚、咚、咚”的声音,她真的下楼去了。   我立马交费走人,免得她回来怒骂。   第二年,也就是去年,某月某天,据说是如烟的生日。休闲咖啡屋为她举行了盛大的生日晚会。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见网友们有送蛋糕的,有献花飞吻的,有唱歌朗读的,显得热闹非凡。自己不甘落后,临屏写诗一首,通过密谈给她:   柳絮如烟   叠叠成云散作霜,丝丝轻吐遮残阳。   似雪却作三分暖,若花难寻一瓣香。   无情但凭飞白发,有心谁堪荡回肠。   今日凌空借风便,那管来年落泥塘。   一会儿,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发一阙词过来:   唐多令?柳絮词   粉堕百花洲,香残燕子楼。一团团、逐对成球。漂泊亦如人命薄,空缱绻,说风流!   草木也知愁,韶华竟白头。叹今生、谁拾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尔去,忍淹留!   一分钟后,又是一阙:   临江仙?柳絮词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我脸“唰”的一下红了。如烟知道前阙是《红楼梦》中林黛玉所写,后阙是薛宝钗所作,我只不过将两者合而为一,囫囵咀嚼了送她!   从此,在如烟和众网友面前再也不敢托大。她屡次邀我去她主持的文学板块发帖,我都客气的拒绝了。我知道,以自己的水平写出来的文字,只会徒增古城论坛的笑料罢了。   又过了许久。忽然有一天,在聊天管理看见休闲咖啡屋招聘房主的消息,就高兴地跑过去告诉如烟。因为我知道,凭着如烟的人气指数和管理才能,胜任房主是绰绰有余的,从来不怎么发帖的我也破例跟帖支持。   后来,出差去了外地。回来后在其它聊天室碰见如烟。她正默默放着伤感的歌曲,看起来消沉了许多。有朋友说,如烟竞选房主失败了。相对无言!觉得无论用什么语言进行安慰都是多余。那天晚上,她说,将会辞去论坛的两个斑竹,并愿意推荐我继任其中一个职位。她还问怎么上太白山旅游探险,我详细告诉了她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上山的路径以及爬山野营的注意事项。最后,她说,希望大家保重,以后永远都不会回这儿来了。   再往后,聊天室不见了如烟。过了一段时间,听说有人在视频聊天室见过,等我赶过去,斯人却已经下线了。   如烟虽毅然决然的走了,但我知道,终究有一天会回来的。她割舍得了我,却割舍不掉对古城热线的那份热爱、那份眷恋。   面对美好的事物,我们都希望这一刻凝滞,让它变成永远。而现在,守着过去网络里的如烟,我的情绪,沉寂于无边无际的思念。比爱情少一点,比友情多一点,这是多么美好的人生境界啊。但一切都结束了,我和如烟的故事,仿佛演绎着一个美丽的童话:曾经卿卿我我,而今异路殊途!   “柳絮飞时别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世情已逐浮云散,离恨空随江水长。”在古城西安所有的景物中,唯娉婷迷离的烟柳最堪送别。就让我折一把飘着柳絮的柳枝,吹着呕呀啁哳的柳笛,向着如烟网友挥手告别吧。   贵阳哪治疗癫痫病武汉中医能治疗癫痫青岛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都有哪些武汉看癫痫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