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文缘】穿越时光的友情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职场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412发表时间:2015-02-07 11:50:49 摘要: 白驹过隙,岁月匆匆。人生如同乘坐在一列火车,许多人许多事,都好像窗外风景,随着飞奔的火车急速向后面飞过去,一转眼就不见了。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那么几件事,藏在你记忆深处…… 一、过去好时光      白驹过隙,岁月匆匆。人生如同乘坐在一列火车,许多人许多事,都好像窗外风景,随着飞奔的火车急速向后面飞过去,一转眼就不见了。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那么几件事,藏在你记忆深处,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就会出现在你的梦里。或者一个不经意,便激活了那一份深刻,那些记忆便又鲜活的出现在你心里。想忘也忘不掉。   萍就是其中一位。   当往事已经成昨,当人生业已过半。每每我会想起萍——一位善良美丽而又淳朴的女性。她是我少年同学,初中、高中一路相伴,纵使时空把我们分离,距离让我们相隔万里,但我们之间的情谊不变。   其实,与萍初相识的时候,我们都只有14岁,而她仅仅长我几个月,便每每以姐姐自居,并行姐姐之职,我好像自然而然并心安理得享受了她姐姐般的相知相伴。   记得她是后转入我们治疗癫痫需要花多少钱班的,那时候,她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眼睛不大,但是圆圆的杏仁眼,很有神,配上弯弯的眉,组合在她那圆圆的脸上很漂亮。嘴很小,个子比我矮一点点。不知为什么,我们很自然走到一起了。本来她家和我家离得很远,但是放学的路有很长一段我们共同走的路,于是我们就相伴走在那条路上,经过一座石桥,下了桥不远处就是一家电影院,那里是我们分手的地方,在那里之后我们便她西我东了。   到了星期天,便是我们黏在一起的时候。她到我们家写作业,写完了,我们就一起嬉戏,一起玩耍,天晚了,她也不走,干脆住我在我们家里。或者就是我去她家,晚了也住在她家里。那时候我们简直就是形影不离。   萍的妈妈很严厉,萍说她甚至惧怕妈妈超过爸爸。可我竟一点没感觉,反而觉得阿姨非常喜欢我,就像我的妈妈喜欢萍一样。萍也说,我去了她家,她妈妈对她便也和蔼许多,也不会因为萍和我玩耍忘记做家务而责骂她了。   有一天,阿姨笑着说:“孩子,阿姨很喜欢你,干脆,你做我儿媳妇吧?”   “嫂子,嫂子……”萍立刻应和阿姨的话。   霎时,一股热流涌上我的脸,我感到了脸上火辣辣的热,只好将这份尴尬转向萍,萍说完就哈哈大笑着跑了,我便使劲追赶着她,边喊道:“萍,你这个坏蛋,你给我站住,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姨就那样笑着看我们疯跑、打闹,我们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最权威的笑声在风里流淌。   其实,我只知道阿姨喜欢我,我也知道萍的哥哥下乡的时候处了一个知青女朋友。听萍说阿姨不太喜欢那个女孩,可是哥哥喜欢。而那天阿姨的话纯属一句笑谈,却足以看出阿姨对我的喜爱。   后来阿姨干脆让我做了她的干女儿。哥哥结婚的时候,我接受邀请做了新娘的伴娘。   那是一个段每天都会笑醒的日子啊。   我们看什么爱什么。   我们爱天上的白云,我们爱柔柔的春风,我们爱石桥下那条流淌不息的倭肯河,我们爱冬天的冰雪,我们爱穿上自制的冰鞋在冰上走着踉踉跄跄的步子,我们连摔倒了都在笑着……那时候我们的笑声回荡在冰里,和着结冰的速度;我们的笑声回荡在雪里,伴着雪舞蹈的节拍。   虽然那时候计划经济时代,物质并不丰盈,我们没有如今女孩的五颜六色,没有今天的山珍海味。但是我们吃饱饭之后剩下的就是快乐,是那种不用任何添加剂的淳朴自由的快乐!   两年后,我们就毕业了。萍没有考上学校,她进了一家企业,后来自费进修当上了幼儿园老师。我参加高考,幸运进了师范学院做了中学教师。说起来我和萍又成了同行。   工作一年后的一天,萍突然让我去她家,说有重要事情。   下班后,我急急忙忙赶去她家。在她家门口遇到出来迎我的萍。   看她一脸神秘,说:“你可来了,等你半天了。”   “到底什么事?”我问。   “他来我们家了,你帮我把把关。”萍说完这句,脸圆圆的脸上飞起两团红霞。   我已经猜到几分了,马上说:“他……?别是你的男朋友吧?什么时候的事啊?保密做得不错嘛——!”我故意拖着长声说。   “得了吧你,没几天的事,这不,第一时间不就让你来把关吗?还挑理,哼!”   看看萍一脸郑重,我也马上收起玩笑,问:   “没几天?就带家里来了?阿姨叔叔让你带的?”   “是的,他追得很紧,我对他也不反感,今天周末,父母让我带来见见。他已经在家里了,我们快进去吧。”   和萍一前一后走进去,我第一眼看到了萍的男友,很壮实的一个男人。以当年我们的眼光看这是一位厚重诚实的人,看起来比我们成熟很多,非常朴实,言语不多,萍父母问一句他答一句。   之后我知道,那男人果然比萍大六、七岁。萍问我对男方印象之后,我说了上述意见,让她主要还要考虑自己的感觉。萍父母虽然对男方工作有微词,但见女儿愿意,也没再说什么。   结果,那年秋天,才二十岁的萍,就匆匆把自己给嫁了,就嫁给了那个比她大六、七岁的男人。男方正是因为自己年纪稍大,急于结婚的。   萍和她的丈夫生活一直到现在,他们的日子如他们的性格一样,波澜不惊,平平静静,平平凡凡,至今已经三十五个年头了。   萍结婚一年后,她的女儿出生了。   记得那是一个秋日的上午,萍抱着女儿几个月大的女儿到了我们家。那天刚好我们家新买了电视,妈妈去厨房忙着饭菜招待萍,爸爸在外面忙着立电视天线。那时候还没有卫星天线,就用一个长长的松木杆上绑上铜线接在电视上,代替天线,这样才能收到电视节目。但是立那根松木杆非常不容易。爸爸将松木杆放倒绑好铜线圈,再将铜线接到我们家新买的电视上,就让我们出去帮爸爸一起将松木杆立起来。正在我们大家齐心协力拉松木杆的时候,就听到萍在屋里大喊:快停下!停下!我妈妈首先从厨房跑进去看到惊人一幕:萍将女儿夹在腰间,一只手紧紧扶着电视机。孩子正哇哇大哭。   事后我们才知道,那时候因为松木杆上的铜线和插在电视机上了,当我们向上拉松木杆的时候,随着松木杆升起,电视机就被渐渐拉出来,眼看就要拉到地上了。当时屋里除了萍那时正在给她女儿喂奶,再没其他人了。萍见此情景,来不及出来喊我们,急忙把孩子夹在腰间,就去扶电视机。避免了一场电视机掉地摔爆的危险。   那时候,没有几户人家能够买得起电视机。因为我的爸爸建国前参军,专业后带着部队的工资,算是收入高的一族。因此在刚刚有了进口电视机的时候率先买了,我还记得那是一台日本三洋牌十二寸黑白电视机。如果那天电视机因此爆炸,会引起怎样一场风波。   可想而知,我们一家人该如何感谢萍!      萍婚后第三年,我也有了男朋友。   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的时候,萍自然也要到我们家替我把关了。那天我已经出嫁的姐姐和萍都回来了。   记得那天妈妈非常热情,她用北方最上讲究的饺子招待我的男朋友。   妈妈、姐姐、萍我们四个女人在厨房包饺子,爸爸和我男友在喝茶聊天。   饺子包完以后,姐姐和萍帮妈妈去厨房煮饺子。爸爸到外面去了。   我陪男友在厅里说着话。突然家里一片漆黑,我们家竟然停电了。   我们住在铁路大院,铁路住宅区和火车站用的是一条线路,从没停过电,所以家里平时没有任何停电备用品。   厨房已经慌作一团。姐姐急忙找手电筒,妈妈摸索着掀开锅盖,结果锅里一团热气直冲屋顶,就听到“砰!”的一声,厨房炉子上方柜子里放着一块玻璃被热气冲了下来,掉进正煮着饺子的锅里。姐姐已经找到手电筒,走过去,饺子汤溅了姐姐和萍一身。顿时,玻璃掉下的声音,姐姐和萍的惊呼,妈妈手忙脚乱的在锅里捞玻璃碎,汇合在一起。   黑暗中,男朋友好像洞察了我心神不宁,让我去看看厨房怎么了,于是我慌忙逃离出来,奔向厨房……   那天那锅饺子自然没吃成。因为玻璃碎片是捞不干净的。至于后来妈妈临时做了什么饭,吃没吃,我都不记得了。   只是记得后来萍对我说:“你这事恐怕不成。”   我问:“为什么?”   “你看,你家从不停电,为什么停了?阿姨说你们上面柜子里的玻璃放了一年多了,怎么早不掉,晚不掉,偏偏在今天,而且停电的时候掉?”   “那又怎样?和这件事有关系吗?”我不信。   “不信,你就继续处处看。反正我觉得这是不祥之兆。”   我倒没有相信萍的玄幻之说。但是,那个男朋友终于没有成我的丈夫。至今说不清是那天诸多事情的巧合,还是萍预言的巧合。      二、分别那一刻      转眼我和萍都已经三十而立了。这一年,我即将调往南方工作。我和萍将要远隔千山万水。在我急于办工作调动手续的时候,萍、晶、英等几位好友一直陪着我,教育局、人事局、市政府到处马不停蹄地跑着。跑完工作手续之后,又要去公安局办理一家三口的户籍迁出手续。这一切都在一个月内全部办理完毕。紧张的节奏,令我们没有时间感受离愁别绪,真正分别的日子就到了。   那是八月的清晨,萍、晶、云及我们家族一帮人早早到了火车站,那一刻,看到眼前这些熟悉而亲切的面孔,在过一会就要被时空远远隔开,突然感到空荡荡的,心里难受极了。   我紧紧拉着萍和各位亲朋好友的手,依依惜别,语无伦次。   火车终于鸣笛,我松开萍紧紧拉着的手,跑进车厢,打开窗子,火车徐徐开动,萍和大家一步一步随着车子向前跑着,我不在敢看外面的情景,不敢听大家追逐的脚步声,随着呼呼的风声传来了萍的声音:“保重!一路平安!记着到了就写信回来……”渐渐的,萍和大家的身影终于被渐渐飞奔的火车甩掉了,而他们祝福一声声刻在了心底!      后来曾经收到萍的来信,她含泪写道:   知道吗?你的走,对我来说就像失去了自己手臂、亲人。你上车了,我的心就好像被刀割了一样,非常的痛,随着车的启动,心在流血,脚不由自主的跟着车跑了起来,玲子,玲子,一声声的呼喊,一串串的泪珠,声嘶力竭的呼喊,你可听见,伤心的泪珠,你可看见,啊,玲子,我的好友,妹妹,什么时候我们能再相聚?走了,走了,看不见你的身影,看不见了火车,泪还在流,心还在痛,无奈……   我回信告诉萍:   是啊!我清楚记得那一天,我坐在车厢里,外面有亲人、同学、姐妹……   告别亲人,告别你,我独自踏上了一条未知的路,前面是鲜花还是荆棘?是坦途还是崎岖?家乡已经渐渐远去,你和亲人的面孔渐渐模糊,我眼泪也一直在流……   一样的心情,一样的泪滴,不同的是,一个随着呼啸的列车向南、向南……一个脚步飞奔,仍然追不上飞驰的列车……我们就这样一南一北,被时空分离开了!   等着我,我会回去看你们。   等着你,何时你来南方看看我!      三、那时再相聚      初到南方,未来是未知的,一切都不可想象,也不知这一步到底走得对还是错,心悬在胸,但癫痫大发作有什么表现是事已至此,只有朝前走。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展卷给萍写道:   萍,你知道吗?告别亲人,告别朋友,我独自踏上了一条什么样的路,前面是鲜花还是荆棘?是坦途还是崎岖?家乡已经渐渐远去,亲人的面孔渐渐模糊,那时候眼泪一直在流……   这次南迁,对于我来说,说一次莫大的考验。考验了我的意志,考验了我的承受力,考验了我的创造力,也考验了我的生存能力。   最初,单位分了一间宿舍,在一楼,门外长满了杂草,虽然刚到的时候已经是秋了,正是南方蚊子猖獗的时候,你知道我们家里蚊子多到什么程度吗?用电蚊拍拍下来,地上就是一堆死蚊子。你能想象吗?刚到陌生环境里,举步维艰啊。我从没对你说过。刚到的那一月,由于我们随行的行李没到,我们就睡在木板上,枕着几本厚厚的书。   第一个月就这样过来的。   就这样,我们一南一北,开始了长久的疏离!   后来有了网络,那一根网线便重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昨天,我们一同回忆,   今天,我们相聚屏前。   共同期待着明天的相聚!      萍自是懂我的,她回信写道:   其实,你不用说的。我都想象得到,你是对我们是报喜不报忧的。我深深理解你离家的艰辛,创业的辛苦,我知道你是个理性的人,我也知道什么时候你会流泪……你写得真好。想想当初,我们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真让人难受啊,现在好了,有了网络,有了视频,想看就能看见了。我知道给你让我们看到的都是阳光的一面。想起了往事,挺伤感的,对不起,但是现在我们都好了。什么时候我们能聚一聚?现在我们都有电脑了,有什么不愉快的互相倾诉,高兴了,互相分享,有了网络真的很好。有的时候,我会对我的朋友说起我有一个很好的同学,她非常优秀,去了南方工作,现在更是优秀了,我们一直联系很好的。你知道吗?他们都羡慕我。我也是很自豪的。想一想同学中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妹妹。一生有一个足矣。还有虹,我自己没有姐妹,有了你们,我真的很幸福!   我一直记着你让我也去你那里看看,可是家里的他不同意,我就再没有想法了。      萍这封信引起我的深深共鸣。我不再写信,干脆上网给萍留言,我告诉她:   萍,千万不要担心我,谁的人生不是一场历练呢?毕竟凤凰涅槃之后就是崭新的人生!   我从没和你说这些,就是怕你担心。   我还是那句话,你来吧,让我们在岭南相聚。和我们相聚的还有鹏城的虹,你不是羡慕那一年丽的到来,我和虹带着她在泉眼温泉泡温泉吗?你来了,定不会少的。别说泉眼,就是帝都,也带你去,我们还要去文笔山、金钟水库;去虹那里的凤凰山、青青世界……那时无限风光等着你来和我们欣赏!   2015-2-6晚于石兰轩 共 499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