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洒泪别军营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职场小说
破坏: 阅读:2143发表时间:2018-10-20 21:28:58

【菊韵】洒泪别军营(散文)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兵再久也会有离开的时候。这是每一个当过兵的人必须面对或即将面对的问题,作为和平年代的军人,纵然没有了“马革裹尸还”的豪迈,但我们不乏激情,问问每一个曾经的军人,谁不挂念绿色军营,谁又能忘得了战友之情?多少次梦回军营,醒来后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一、想说离开却并不容易
   当兵到了第三年,谁都会遇到“去”与“留”的问题,每个人心底都会有自己的“小九九”,我是决计退伍回乡的,这是大多数人必须也是唯一的选择,而我却可以有两种考虑,一是留队继续干一年,解决组织问题,回家好有个交待;二是赶紧退伍,据说有机会进铁路,这是家乡去年退伍老兵给我的信息。当指导员找我谈心时,我果断地选择了后者,很简单,组织问题到地方后好好干是可以解决的,但进央企的机会不是年年有。不是我不爱部队,是因为我在部队里已然没有了发展空间,不如早些回去。话虽如此,但真到了那一天我才发现,做出选择容易,说服内心却很难,很难。
   1990年11月25日,星期天,晚20点,连队集合哨响了,休息日的夜晚出现哨音,非比寻常,心中有了某种预感,且越来越强烈,心不自觉地砰砰狂跳起来。果然,连长面色凝重地站在队列前,说,同志们!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们当中有16名同哈尔滨治癫痫病上哪家医院较好志将要离开部队,奔赴新的岗位!下面,我宣读《士兵退出现役命令》,念到名字的同志答到!方波、唐远鹏、张洪林……张文志、陈春海、陈军……
   尽管早有思想准备,尽管一直都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也无数次在脑海里预想过退伍时的情景;但当连长真的喊到自己的名字时,还是感到有些突然,竟迟延了好几秒才答“到!”
   宣布完命令后,连长、指导员还讲了许多,大意是,老同志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留下的同志要关心、照顾好老同志云云。
   回到班里,这些天天在一起摸爬滚打、朝夕相处的战友,无论关系远近,也无论平时是不江西专治羊羔疯哪家医院最好是磕磕碰碰、各怀心思,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的温暖与和气,有的嘘寒问暖、端茶倒水,有的主动扫床铺被、打洗脸水,这让我很不适应,仿佛和大家一下子拉开了距离,习惯了凡事自己动手,习惯了与人比拼较劲,也习惯了争长论短,就算脸红脖子粗也没什么。这是怎么了?难道要分开了,人与人之间就有了隔阂么?
   熄灯号响了,却没有一丝睡意。默默摘下了帽徽、领花,放在手心攥了许久,从今往后,军旅生涯已成为过往,再提到部队,只能说“我曾经是个兵”了!一个人出了连队大门,门岗竟没有阻拦我,这也是三年多来第一次,不仅如此,还递给我一件大衣让我披上,说,外边风大、天冷,别感冒了!
   走在营区大道上,夜风吹来萧瑟的寒意,抬头看星空点点,月亮不知躲到了何方。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我来到了部队。时间过得真快,当年不谙世事、毛手毛脚的愣头小子,经过摔打、锤炼,如今已变得成熟坚定、强悍有力,还没来得及在部队一展拳脚,却要离开了,心中除了不舍,也有壮志未酬的怅惘。说什么早已厌倦部队生活,说什么早点回去找个好工作、娶个媳妇儿,只不过是托词而已,如果有机会考军校做个职业军人,实现人生理想,谁会选择离开呢?而今,这一切的一切只能是个假设了,除了平静面对,我还能做什么?!
   第二天早上,战友们出操了,我们几个老兵却还迟迟不起,享受这难得的放松。快开饭了,才懒散散地起来,潇洒的把被子扔到一边,早有战友抢过去叠,然后大大咧咧来到食堂吃饭,炊事班的同志笑盈盈的恭候,饭菜也比往日丰盛了许多,吃完一抹嘴,把饭碗丢在桌上懒得洗,我们这样恣意放纵,并没有引起战友太多反感,走到哪里都是包容理解的目光。
  
   二、军营点滴难舍不了情
   早餐后,到营区四处转悠,回味自己三年来所走过的足迹。先到的自然是训练场,这是我们平日里来得最多的地方。战友们正在操练,有的走队列,有的练器械操,有的练百米障碍,还有的练擒拿格斗、前扑后倒;不管哪一队都纪律严明、井然有序;战友们一个个生龙活虎、激情四射,练兵场上口号声、喊杀声此起彼伏、不绝入耳。想想前日,自己也身在其中,体验“身体下地狱、灵魂上天堂”的酣畅与快感,仅仅过了一天,我们却成了看客,怎不叫人感慨“天若有情天亦老”啊!
   第二站,到机关办公楼后的平房,团报道组最初就设在这里,条件虽然简陋,但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回忆,是这里让我知道“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算新闻”;是这里让我这个没有一点基础的白字先生,竟也奇迹般的有“豆腐块”文章见报,体味到写作带来的快乐;也是在这里,我有幸认识何会、阮文婷、王书文、蔚怀义这样的好老师、好战友、好兄弟,是他们的关心、鼓励与爱护,指明了我前行的道路,也让我学到了受用一生的做人、做事品格和道理。
   接着,我一路向南,穿过横跨营区之上气势恢宏的钢梁桥,每每走在其上,坚实的脚步和着远处传来的回声,让人震撼、兴奋,这一次,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到了汽车连二楼,报道组新驻地,那个曾经待了八个月的房子,推开临街的窗户,马路对面邮局正常营业中,想起那个时候与邮局女孩用镜子互相反射阳光照耀的开心情景,不禁乐从心起,一下子来了兴致,觉得应该与她告个别的!冷静一想,见了她说啥呢?我们只是进行过“镜语”交流,并无实质接触啊!这样一想也就作罢,悻悻然离开。
   出营区大门时,哨兵破天荒的给了我一个漂亮的军礼,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本想还礼,却发现自己的帽徽和领花、肩牌已经取下,只好点个头、咧嘴干笑一下,算是答谢。到了街上,冲进一家百货商店,选了一套据说很时髦的便装,又蹬了一双牛皮鞋,再买了一大摞塑壳日记本(准备送要好战友留念),然后兴冲冲赶回连队,恰巧连长带队训练回来,老远就对我说:“真精神啊!好几年没穿这么漂亮的衣服和皮鞋了吧!是该好好享受一下了。”
   中午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太阳快要偏西的时候,去了我们营新营房工地,在这里我流下过许多的汗水,付出过艰辛的努力。
   这年年初,我受命与20多名战友一起,去燕山深处一个叫三岔口的地方炸石头,冰天雪地、山高坡陡,我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为新营房建设提供了充足的基础石料。
   6月至7月,施工进入最紧张地打圈梁、封顶阶段,多少个日日夜夜,我们扎钢筋、运混凝土、浇注,虽然之前并没有干过这一行,但我们有超强的学习能力,每件事都干得有模有样,就连工程师都说,这些战士做事的质量没得说!
   8月份铺设下水管道,任务落在我们班,一开始不懂,管道对接后只用水泥浆糊住,结果掩埋后试水,所有接头都在漏!只好又挖起来,这一次我没敢乱来,一个人溜到地方的工地去,看别人咋安装下水道的。这才发现,原来水泥中要加入木棉灰,水要少放,搅匀后,用手试,能捏住不散、敲碎后立刻回归粉状为宜,对接好后,用专用工具把这种填料塞进去、捣紧捣实。返工后再试,成功了!
   9、10月间,第十一届亚运会在北京召开之际,举国振奋,而我这时候正在进行紧张的浆砌挡土墙施工,当得知中国亚运健儿频频取得佳绩,难掩心中兴奋之情,在挡土墙上用水泥砂浆做了一个北京亚运会会徽,以做永久纪念。
   走到挡土墙下,抚摸着会徽,心潮久久不能平静。作为一名退役老兵,新营房是没有机会住进去了,但我不感到遗憾,而且很欣慰,这座融入我汗水和心血的营房,将一代一代传下去,成为这个部队永恒的记忆。
  
   三、伤情之处男儿也有泪
   1990年11月29日,离开的时刻终于来到了!营区上空又响起了悠扬的军号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它地号令下闻声而动,百感交集。三年前的那声号响,圆了我的军旅梦,而今又是这一声号响,送我离开军营,开启我新一段人生旅途。
   演兵场上,军旗猎猎,全团退伍战士胸戴大红花,整齐排成五列,团长亲自下达口令:向右看齐!向前看!立正!稍息!整理军容!这是他第一次直接向我们下达这样的指令,也是最后一次。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含糊,尽管我们的军帽上没有了八一军徽、尽管我们的衣领上没有了领花,但只要我们还没有走出军营,就是一名战士,令行禁止、服从指挥仍是我们的天职!
   “同志们,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热爱这支军队、热爱这座军营,我也知道你们舍不得离开部队、舍不得离开你们的战友、兄弟,但我要说的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每个人都将会面临这一天,这是自然法则,也是部队建设、发展的需要,你们受部队教育这么多年,为部队建设流过血出过汗、做出了很大贡献!我相信,你们有这个觉悟,能够正确面对这个人生转折!我希望,你们回到家乡后,“退伍不褪色”,继续发扬部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为地方的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再创佳绩!”政委的讲话总是那么富有感染力,推心置腹却又洋溢着火一样的激情!
   “全体都有,向右转!向右看齐!立正!向军旗敬礼!”团长的口令,简短、干脆、有力!
   所有人面向军旗,抬起右手,十指并拢,掌心向外,最后一次向八一军旗致以崇高地敬礼!此时此刻,那飘扬的军旗,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底,激励我们前行的脚步!
   仪式结束后,我们在战友的簇拥下,缓步向官厅火车东站走去,当路过邮局时,不自觉的朝大门口望了望,给我送行的战友田军,似乎了解我的心情,说,进去找她说一声告个别吧!我轻叹了一口气,不无惆怅的说,算了吧!不能误了上车时间,随即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过铁路拐弯时,忽然瞥到官厅湖一角,水波荡漾、清风习习,依然那样清丽、妩媚,忆起那年和一群北京商学院女生游泳的情景,不觉脸上偷偷有了笑意。
   火车站上,早有礼兵十步一岗,排列整齐,昂首挺胸,持枪肃立,高音喇叭里放着“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的歌声,气氛庄重又有些悲怆,仿佛此刻不是分别,而是奔向血与火的战场。上了火车坐定,送行的战友却舍不得离开,拉着手说个没完,连队领导也纷纷走过来跟我们握手。我明白,从这一刻起,我们就要离开这座熟悉的军营了,离开官厅这个美丽小镇,离开三年来同吃同住、同学习同训练,血肉相连的战友了!再也听不到军营熟悉的军号声,再也见不到战友们和蔼可亲的笑脸了!想到此,眼泪忽如涌泉而出,连日来克制、强忍的情感,在这一河南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刻终于像火山喷发一样,完全宣泄了出来!再回头看看其他老兵,一个个竟哭成了泪人儿,有的还冲向车门,与迎上来的战友抱头痛哭,拉也拉不开。我的同乡陈国友,选择了超期服役一年,今天也来送行,原本很会控制情感的他,竟然在列车开动之后,边哭边跑,追了火车很远很远……
   火车驶出小站,速度慢慢加快,那曾经熟悉的军营、小镇渐渐远去,变得模糊依稀,送行的人群也越变越小,直至完全看不清了,我们依然舍不得回过头来,望着那个青春梦想开启的地方,耳边又响起熟悉而亲切的歌声: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集体,钢铁集体!
   战友战友目标一致,革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同训练同学习,同劳动同休息,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战友战友,为祖国的荣誉为人民的利益,我们要并肩战斗夺取胜利,夺取胜利……”
  
   这歌声穿越历史、穿透时空,映照在每一个当过兵的人的心上,成为一种挥不去、褪不掉的本色和情结。每当夜色阑珊之时,心中的那个梦重又开始,我们再一次迎着霞光站岗、巡逻;再一次走上练兵场挥汗、厮杀;再一次坐在课堂聆听教诲、学习理论知识;运动场、饭堂、澡堂、道路上又有了我们的活泼身影,营区里又处处洋溢着我们的欢歌笑语……
   如果生命可以有轮回,我还会选择去当兵!
   如果祖国有需要,我当义无反顾,无论身在何处,无论贫富贵贱,无论年龄有多大,无论身体是弱还是强,我的回答是:若有战,召必回!

共 460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