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恰是无情最有情_1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职场小说

(文/布衣粗食)幽黄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正坐在老式缝纫机前,母亲是在修改一条旧裤子。哒哒哒…哒哒哒…一声长一声短的声音从母亲的小屋里传来。我初中毕业以前,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现在想起来依旧记忆犹新,还有点刺耳。

修改、缝补的声音皆因母亲命运的苦,母亲是苦了一辈子,却从未抱怨过。因为父亲早逝,母亲带着我们姊妹三吃过不少苦头。我五岁那年,我们举家跟随了继父。继父残暴好酒,也不愿出门赚钱补贴家用。母亲在经济拮据的时候不得不精打细算着过日子,尤其是在我们姊妹都上学的日子,母亲更是整天劳碌不歇,白天穿梭在田间地头,晚上还要掰玉米,做腌菜,缝补衣服。

为了节约开支,家里大姐穿过的衣服小了给大哥穿,大哥穿过的衣服给我穿,姊妹间就这样把衣服从新穿到旧,从旧再穿到破。一件衣服传来传去,到我这几乎旧得不成样子,有的还打上了补疤。为了让旧衣服穿出去体面一些,母亲学会了基本的缝纫活,还挤出些余钱买了台老式缝纫机。

“东儿,我给你改了条厚裤子,明天穿上吧,天凉了,小心着凉。”母亲把大哥穿过的裤子改了改,递给我。

“哦。”尚幼的我总是嘟哝着,嘴巴翘得老高,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却不敢过多反驳。

“哎!”母亲叹气。隔一会,母亲魔幻般变出几块甜饼来:“来,这是给你的哦。”

“咯咯!”看着母亲给的甜饼,我又开心地笑了。

小时候的我,就是那样容易满足,生气了也一逗就乐了。

随着年龄不断长大,我越来越意识到自家的窘境,也逐步变得有自尊。我慢慢知道每天穿着破旧的衣服意味着贫穷,意味着被人鄙夷,瞧不起。

梦也多起来,沉睡的夜晚,我常常会做一模一样的梦,梦里头,自己穿着光鲜亮丽的新衣服,昂首挺胸地穿梭在教室的过道里,很多同学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偶尔也有“啧啧”的赞叹声。等到梦醒时分,母亲已经出门劳作去了,懂事的大姐从锅里端出温热的早餐等着我。看着大姐身上的新衣服,我暗自咬咬牙,埋怨母亲为什么不是第一个生出我。大姐看着我端详新衣服的样子,安慰我说:“东儿,等大姐赚钱了,第一个给你买新衣。现在家里穷,为了生存,母亲不得不把衣服做大些,要不,穿一两年就小了,浪费了,可惜。要不,回头我求求母亲,给你也添件新衣。”

听完大姐的话,我昨夜的梦荡然无存,飘散在早晨的空气里。我似乎一夜间长大了许多:“没事的,大姐,等我们长大了,都有新衣穿。”

平日里,同学看我穿旧衣服惯了,也就见怪不怪。可是,在我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却为一条旧裤子伤心了好些日子。这条裤子是大姐嫌小穿不下的裤子,母亲把它改了改,直接就给了我穿。当我穿着它走进教室的时候,细心的同学冲我诡异地一笑:“再穷,也不至于穿女人的花裤子啊。”

我猛然脸红到脖子根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裤脚上有彩线做成的野花朵,镶在灰褐色的裤子上,格外显眼。我不知道那天是怎么度过的,在教室里惶惶不可终日,感觉全天下的人都在看着那朵彩线做的花,让我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母亲,这条裤子我不要了。”挨到放学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找到了母亲,我是生平第一次反抗母亲的决定。

“怎么啦,东儿?”母亲愕然了。

“裤子上面有朵花,明显是女孩子的裤子。”

“哦,我昨夜没有注意到,晚上我再改改。”

那一夜,母亲屋里的“哒哒哒”害得我几乎是一夜未睡安稳。

母亲依旧是毫不留情地把裤子递给了我。只是我看到母亲的眼角挂着泪水,眼睛红红的。

在我长大成人的日子里,因为这些旧衣裤,我不知道厌恨过母亲多少回,我厌恨母亲那么无情,让我从未享受过幸福的童年,从未风风光光地过好自己的少年时光。我厌恨母亲,让我从孩时到少年穿过的新衣裤屈指可数,让我不敢在同龄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旧时光。

前几年,我在县城购了新房,母亲赶来帮忙搬家。我从衣柜里选出好多旧衣服,吩咐母亲把它们扔到垃圾箱里去。母亲迟疑了好久,却不肯动身。

“母亲,你这是怎么啦。”我不解。

“这些给我吧,改改还能穿,扔了多可惜。”

“你说什么啊!母亲,现在什么年代了,再说,改好了,谁穿啊!”我有点生气。

“我穿啊,反正我习惯了,现在年纪大了,穿什么都无所谓。”母亲不紧不慢地说。

在母亲的执拗下,我不敢再反对。

前些天,我回家探望母亲,看着母亲穿着我穿过的旧衣服,突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我这才记忆起,母亲一辈子也没有穿过几件新衣,我们小的时候,她穿着亲朋好友送来的旧衣服,我们大的时候又穿上了我们姊妹的旧衣服。

诶!正是母亲那样精打细算,那每晚的缝缝补补,修修改改,让我们度过了饥寒交迫的日子,挨过了一个个数九寒冬。正是母亲教会了我们节约简朴,让我们姊妹情深,让一件件旧衣裤传递着我们的感情,让我们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血脉相连。是母亲节衣缩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钱来,供我们读书、成家,让我们一个个奔向富裕去。天下最不易的是母亲啊!

人的生命,就好像一件衣裤一样,有光鲜亮丽的时候,还有年老色衰的时候,但用得越久越有感情,如果在用过一两次就被搁置了,那是多么的寂寞啊!母亲就是懂得了穿衣的道理,她在我们姊妹穿过的衣服里,“哒哒哒”地缝入了一种情怀,缝入了一样风致,缝入了无限的信仰,缝入了做人处事的道理,缝入了一生一世的好习惯。

诶,恰是无情最有情!

癫痫病有能治疗的方法吗海口到哪儿治癫痫病好吉林市治癫痫的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