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家乡的小草(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家乡的小草土生土长随处可见,它始终不嫌弃这片土地。

出了家门就见着小草了,庭院的旮旮旯旯就生长着一棵棵一簇簇小草,墙顶上、屋顶上都长着小草;出了街门,小草渐渐多了起来,房前屋后、墙根夹道、菜园周围到处都是;走向田野小草就更多了,山上、坡里、田间、地头、路边、沟沿……目之所及,都能见着小草。细细想来,我所见的小草大致有山草、竖草蔓子、毛根草、驴皮牙、三棱草、青草、水草……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来的小草,在田野的角角落落生长着。

家乡的小草历经风霜雪雨,饱受天气干旱,依旧葳蕤生长,生命力极其旺盛,只要有了种子就可生根、发芽、拔节、抻蔓。回老家时,常听发小说:“地里的草真耐实,不用喂,不用浇,蹭蹭地几天就长起来,盖过地皮,盖过庄稼。庄稼还得喂着、浇着,像伺候人一样伺候着,就是不见长,如果庄稼像小草一样疯长,得省多少心啊!”我有过锄草的经历,也见过懒人不锄草把庄稼淹没了的地块。小草的生命力确实特别顽强,顽强到辈輩不断根。耘锄耘之,大锄锄之,大镢刨之,农药药之,就是不绝,真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小草平凡朴素,一如《小草之歌》唱的:“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它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在外部环境不利的境遇下,它敢于与世抗争,与恶劣环境抗争。

它长在田地里威胁着庄稼的生长,长在果园里威胁着果树的生长。为此,百姓恨之、锄之、药之、烧之。年年如此效仿,小草岁岁依旧。

小草不只具有阻碍果树、农作物生长的一面,它还有光鲜的一面,为人类做出的贡献也不少。锄了、捋了的青草不仅对农作物无害了,反过来还可以用它沤绿肥喂养农作物。这是典型的“化害为利”的做法,为青草正了名。

捋了青草还可喂猪、喂兔。在那个贫穷到连猪、兔饲料都买不足的年代,青草就添充了猪、兔饲料,往猪圈、兔窝一扔,闻着那散发着清香的青草味,猪哼唧、哼唧叫着跑过来了,兔蹦跳着起来了,猪啊兔啊吃得欢,省下了买饲料钱。

割了山草、划拉枯草当柴草,用它煮饭、炒菜、烧水。在那个只用锅灶的年代,单凭生产队里分的玉米秸、麦根子根本不够烧,不够烧怎么办,就要到山上割山草,到坡里划拉草。

山草、坡里的草多的是,有人会说:“XX山坳里的草长得挺厚,一镰割不透,咱去割草去吧。”还有人见坡里的草多,就说:“XXX刚杀到玉米秸倒出地来,草和玉米叶子很多,咱去划拉草去吧。”一呼即应,割草的就会手拿镰刀、腰掖绳子直奔山里去了,划拉草的就会用筢撅着篓子、带着绳子赶往坡里去了。这个时候,漫山遍野里随处可见挪动着割草的身影,绵延坡地中到处晃动着划拉草的人流,成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

正因为小草另有了光鲜的一面,我也就与小草打交道多了。时间长了,哪个地方长什么草,哪个地方草多,我也就大致了解了。那个时候,我腰里掖着绳子、别着镰刀,行走在到磨山子、小山、老驴崖的路上,或是扛着铁筢撅着篓子到长岭坡划拉草,或是擓着篓子带着铲子到田边、地堰剜青草。

与小草打交道多了,也就大致了解了小草的习性。清晨的小草,叶脉间衔着小小的露珠,晶莹剔透,浑身透着清新的气息;中午的小草,迎着温暖的太阳茁壮成长着;夜晚的小草,劲风一吹频频点头,散发出阵阵诱人的清香,那味道好闻极了。

我初割草时不得要领,不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看着柴镰比草镰好,就拿着柴镰到山上割草去了,到了山上一割草才知道,柴镰既木又笨,只适合砍柴、砍木头,根本不适合割草。割来割去才割了个“狗脖子”似的草捆,到了村口有人就笑我:“哈哈,割了一上午草,就割了个‘狗脖子’来家啊!”羞得我脸红红的,低着头赶忙朝家的方向跑去。

有一次到山上割草时,刚到半山腰就见一个矮壮的中年男子在山上割草,把已割好了的一个个草捆子摆在山脚到半坡的位置,看草捆的整齐摆放劲儿就知是很会割草的。我爬到山上割了一阵子,见一人背着一捆不大的草下山了。我心想,这人怎么割不够捆就回家了?回家非让家人说一顿不可。我一边割着草一边思虑着,等我再回头看时那人已到了山脚下,放下背着的草慢慢往山上走,我还以为他丢了什么东西回来找,结果到了中年男子放草的地方他弯下了腰,这时我明白了,中年男子也明白过来了,便大声喊道:“别拿我的草,那是我割的!”那人装没听见,就像捆自己的草一样解开绳放上,背起来就走了。这次割草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家乡的一片片小草,装扮着家乡的风景,在粉红桃花的衬托下,鲜嫩的小草显得更加郁郁葱葱。点缀在红花间的小草,营造出了“红花绿草”耀眼夺目的美丽风景。

家乡的小草,在我童少的时光中捋过、剜过、割过、划拉过,留下了很多快乐美好的回忆。在城里每每看到一棵小草,我就会情不自禁想起家乡那一片片绿油油的小草……

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癫疯母猪疯病能治好吗青少年治疗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