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酒家】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艺苑名流

下楼出门的时候,路过花坛,鬼使神差间,我朝花坛的一角扫了一眼,就扫到了这棵差不多被我遗忘掉的三角梅。

它灰头土脸,没有修剪过的枝条沮丧地四散开去,上面垂着被冻雨冰雪亲密接触过的叶片,死绿死绿的,像干巴巴的老妪的脸。

它恐怕是不能活了,我这样预测着,心跟着好似被它的刺刺了,疼惜片刻生发到全身的细胞。

叹息间跟你说,花坛里的三角梅怕是被冻死了。

你说,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

什么?

我是说,它还有一个花语——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你如是跟我解释。

我还以为,三角梅的花语就是“热情,坚韧和顽强”。

女诗人在诗中不是这样写它么:是喧闹的飞瀑/披挂寂寞的石壁/最有限的营养/却献出了最丰富的自己/是华贵的亭伞/为野荒遮蔽风雨/越是生冷的地方/越显得放浪、美丽/不拘墙头、路旁/无论草坡、石隙/只要阳光常年有/春夏秋冬/都是你的花期

即便回想与它最初的相遇和相知,它也是热情、坚韧和顽强的呀。

那年我还住在小城。一个阳光如金的午后,在小巷子里糊弄时光,碰到一个推着车的花匠,他的板车上有一盆盘成花篮状的植物,花簇生成团,若紫红的祥云。

很有眼缘,没有来由喜欢上了,就没有讨价还价爽快地付了款。花匠告诉我,它叫三角梅,又叫九重葛、叶子花,还说了一大串我记不住的名字。

独自吃力地把它搬上七楼,放在阳台上的防盗网养着。它倒没有辜负我的期望,足足开了一个夏,又开了一个秋。那时最惬意的事就是闲暇搬一张躺椅到阳台,手捧一卷诗书斜躺着,就着姹紫嫣红的花朵,默写无边的心事。

可人生在红尘,不可避免地要为了生活奔波劳累。而年终事情又多,闲情逸志早被挤到九霄云外,它也就慢慢淡出了我的视线。恰巧冬里碰上南方罕见的大雪,第二年眼见都到了人间四月天,它还没有萌出一颗新芽。折一根枝条,是碎碎的枯枝折断的声响,再折一枝,还是如此,便判断它不会活了。拿剪刀绞了它的枝条,唯剩下粗壮的主干没有办法绞断,又拔不出来,索性留在盆里,在泥土里撒上了太阳花花籽。

五月末的一天,到阳台翻晒鞋子,无意中发现侥幸留下来的主干上竟萌出了新芽,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睛再看,主干上确实顶着几簇娇嫩的绿中带红的芽。欣喜若狂,它居然还活着!赶紧伺候着。

芽越长越长,变成了枝条,枝条上又萌生枝条,很快就变得葳蕤蓬勃。到了八月,它又开出了一团又一团的花,宛如小姑娘们搽满胭脂的脸蛋儿,着实招人喜爱。

当年国庆节后,举着满树花的它跟着我搬进了新居。新居在二十一楼,是倒数第二层,我把它连同一盆铁树一起放置在楼顶,想着它能接受到更多的阳光和雨露,便能开出更多的花,也能活得更滋润一些。

你泼来冷水,最后它不还是死了么?

的确,它是死了。陪着我过了一个冬,到第二个冬后,劫后余生的它还是悄无声息了,哪怕依然留着它的枝干,它也没有再给我一个惊喜。许是冻了,或是积涝了吧,我如是想。

其后很长时间,我都没有碰到看得上眼的三角梅。

那年跟先生去厦门玩,在南普沱寺,万石植物园,甚至是街头巷尾,邂逅了一树又一树火一样的三角梅。站在日光岩下三角梅搭就的廊道里,吹着带着腥味的海风,我又一次想起女诗人的诗句:呵,抬头是你/低头是你/闭上眼睛还是你/即使身在异乡他水/只要想起/日光岩下的三角梅/眼光便柔和如梦/心,不知是悲是喜

眼光的确柔和如梦,心却不知是悲是喜,有一点是可以确信的,直到从厦门回来好久,我还在跟先生念叨三角梅。虽然没有明确地说要再拥有一棵三角梅,但那热切的眼神,翻来覆去同样的话语,已经是赤裸裸的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先生拍着胸脯跟我说他上班的地方多的是三角梅,花开得比厦门的还繁盛还艳丽,他下次回家时保证给我带几棵回来。

其时,先生在云南的一处工地上班,隔着千座山万条水,能带三角梅回来?想想不过是玩笑罢了,对他的保证一笑而过。没想到他再一次探亲回来时,真拎了一个纸箱,纸箱里挤着四棵三角梅的主干。

先生给我绘声绘色地描述他“偷”三角梅的情节。晚饭后,他假装散步,在操场和山坡上转悠,逐一“踩点”,最后把目标锁定在操场边的四棵身上。他说他观察了很久,那四棵花色各不一样,我应该喜欢,而且它们生长的年限应该不长,容易挖出来。踩点之后开始准备合适的工具。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回来之前的那个晚上,趁别人差不多都睡了,他带着工具偷跑去剪掉了枝叶,花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它们的根完好地挖出来,裹上湿泥巴,缠上塑料口袋,又小心翼翼地包装到纸箱里,才安心上床睡觉。就这样,四棵三角梅跟着他坐汽车转火车,千里迢迢地来到了我身边。

先生讲述的时候,我能想象得到他偷偷摸摸的滑稽样子,说他堂堂一个穿国防绿的军官居然去做贼,而且偷的居然是花,他也只是嘿嘿一笑,说老婆大人的命令就是最高指令。

我买来四个大花盆,把先生费尽心思弄回来的三角梅栽了,放在楼顶背阴的地方。等又萌出了新芽,有了活的迹象,才搬到阳光充足的地方。

妹妹要走了一盆。我的三棵只活过来两棵。两棵还不一样,一棵叶片是扁阔的心形,颜色绿得浅,花是簇生的火红,花开得热烈,花期长;另一棵叶片狭长,墨绿带蜡质,花随叶柄单生,是惊艳的玫红,由靠近根部的枝条一朵一朵地往末梢开,倒也别有意思。

静静地诉说着我与三角梅的故事,我想,我是喜欢它的吧,是懂它的吧。

你嘴角一撇,哂笑说,你喜欢它懂它?你敢说你喜欢它懂它?

还真不敢。

前年春里,我辞了工作,装修了这边的房子,儿子一放暑假就搬了过来。过来时,除了大包小包的衣物、书籍、日常用品等外,还有十几盆花花草草,其中就包括两大盆三角梅。这两盆三角梅盆有小缸大,很是占地方,没搬之前一直放在顶楼的露台,搬到新家后就不好放了。新家没电梯,别的花草都搬到了阳台上,两盆三角梅轻易搬不动,只好留在了楼下花坛。

秋里,趁一个小雨天,与父亲一起动手在花坛的空地上挖了两个深坑,把两棵三角梅从盆里移栽到了花坛里。原来想的是花坛是露天的,它们可以更自由地沐浴阳光雨露,更自由地扎深根系吸取水分养料,对它们的生长和开花都是有益无害的。

况且,花坛空的地方种上它们,等开了花就不只是养我自己的眼,也可以养小区居民的眼。美,就分享了,独美也就变成了众美。

结果我想错了。楼的走向不对,花坛大多数时候都生存在楼的阴影里,根本见不到多少阳光。而且当初只顾着选花坛的空位移栽,没有注意到邻居是一棵枇杷树和一棵柑橘树,即使阳光眷顾从楼顶或是楼侧绕过来,也被它们浓密的枝叶挡住,照不到三角梅头上来。

三角梅必须在三度以上的气温里生存,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热,而且它们喜好阳光,不耐涝。这就注定了我的三角梅悲惨的命运。冬去春来时,就有一棵没有醒来,只剩下一截短短的枯干戳在活着的那棵身旁,算是无言的陪伴。

而活着的这棵,接受不到充足的阳光照射,阴雨天积水不能及时排出,原有的土壤又比较肥沃,它便“长膘”了,枝条抽得粗,抽得快,叶片长得差不多半个巴掌大,而且厚嘟嘟油光光的。

枝和叶倒是长了,却迟迟不见开花。要是以往,四五月份的时候三角梅就该萌出花芽,开出单朵或是一簇簇的花。我以为是移栽影响了它,以为它还在养精蓄锐,等蓄到一定的量,量变就会引发质变,它就会开出灿若云霞的花来。不停地说服自己,等啊等,等啊等,都等到秋风萧瑟了,它才开出可怜巴巴的一朵单花,夹在几片大叶片的后面,是那样孱弱,又是那样羞涩。

这朵花,好歹开启了我的希望之门。伸长脖子盼着,盼着,都盼成了长脖子鹅,它依然只举着这朵花。这时才体悟到,希望有时反而比失望更可怕,更能打击人。

恨铁不成钢。不再期盼。眼见得小区门前那些打麻将的拿热茶水泼它,拿烟屁股烫它,或是输了牌折它的枝掐它的叶,把它打发得遍体鳞伤,我都不管不顾。

它缩在楼房的阴影里,缩在瑟瑟的秋风里,顶着枝条一个劲儿地向上长,对着楼房与枇杷树、柑橘树树冠之间狭窄的蓝天,还有白云清风,疯长,像是要够个救命稻草似的。靠近主干的枝条上掐着一截烟屁股,几根被砍了头的枝条骨折了般无精打采地吊着断肢在风里晃荡,只有一根枝条还苟延残喘地撑着三片几近枯萎的苞叶,苞叶里原来米粒般大小的鹅黄的花早萎得没了踪影。

我依然不闻不问。我第一次没有在冬来之前给它修枝剪叶,没有给它采取一些保暖措施越冬。我直接忽略了它的存在。

先是暖冬。立春之后连着冻雨冰雪。

它,再也不能像故土的姊妹那样,站得风情万种,站得婀娜多姿,站得花团锦簇,站得意气风发。撑一篷大花伞,织一条花廊道,建一座花拱门,爬一幅花窗帘,倒伏成彩色的瀑布……所有这些,都只能是它曾经旖旎的梦境,永远地随风而去。

你说,哀莫大于心死。

人的欲念啊,总是永远也填不满的沟壑。觉得这个好,想要;觉得那个好,也想要。要了,还想要,还想要,永无尽头,永不满足。

而人,又总是喜欢自以为是,把自己放在主宰的位置,给各种要加以冠冕堂皇的理由,说那是喜欢,那是真爱。

其实,都只不过是猎奇,只不过是占有。

好了,这时不用你说,我也懂了,我也会说,没有真爱是一种悲伤。这,不仅仅是三角梅的另一种花语。

原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呢郑州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邢台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