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往事如沫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艺苑名流

   往事就如同一枚一枚的贝壳,散落在记忆的那片海滩。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从某天开始,拾起一枚,想一想,再拾起一枚,写一写。等不到年老,我就迫不及待想给你讲故事了。

   老家的老房子后门边上就是一条河,水大的时侯,在厨房灶台似乎就能舀到一瓢水。河的那边是防洪大堤,大堤的那边是一条更大的人工河,用来排洪排涝的,开挖河道的泥土堆成防洪大堤,似乎受到古人工程智慧的启迪。再往那边是无尽的旷野,基本上是水田。对我来说那是一片很神秘很神圣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上一代人的故事,从小就听她们、他们讲那片田野的故事,纵然那片田野没有一块属于她们,但是多少年后也一直津津乐道。唯一属于我的记忆是旷野的狗叫声,乡村的夜晚,万籁俱寂,尤其是冬天,连蟋蟀和青蛙的叫声也没有了,远远的传来狗叫声,那样的夜晚、那样的旷野中的犬吠,能将时间凝固,让人如在恍如隔世的梦境中,这让我多年以后,能更深刻的领会“鸟鸣山更幽”诗句。没有城市的万家灯火,那样的夜漆黑漆黑,才是真正的夜。多少年后,随着人流涌入城市,不绝于耳的是夜市的喧嚣和汽车马达的轰鸣声,或许只有它们才能迷失自我,只有迷失自我才能感觉幸福。所以其实人就是一群居动物,只有在群体中才能找到荣耀,才能享受荣耀带来的鲜花和掌声,带来的愉悦,大隐于市,只是一个传说。

   记忆中青石板街和荒凉的庭院,犹如一张张的黑白照片,永存于册。老街只有几米宽,青石板街最初只是中间有一路石板,每到下雨的天,除青石板外,街上泥泞一片,所以我小的时候,下雨天都套着一个塑料管做的胶裤,那材料是石油队探石油做雷管用的。后来街中间的那一溜石板被挖走了,不到一公里的老街全部铺成了水泥路面。离开老街很长一段时间后,政府为了保护遗址,将老街街面有全部换成了青石板。老街不仅仅有一段红色政权的传奇,有我先辈的故事,有爷爷奶奶的汗水,还有我的成长足迹。这也是一条老街,这是一条真正属于我的青石板街,不过没有诗情画意,没有传说中的丽江老街艳遇,它是我的先辈脚磨出来,我在上面滚过,躺过。老街里有几处保护得比较好的大房子,带庭院的,年久失修,每次进去都只见幽暗,心生晦涩。我在自己的一篇散文中,对荒凉庭院的描述,就是来自自己的这个真实的印象,“青砖、白墙、黑瓦、木窗的四合院内,杂草丛生,午后的阳光直溜溜的照在庭院内,几处蔓草开始冒出新芽,但无法冲淡庭院荒凉,反而更显人去院空的悲戚。如没落的江南贵族,凭吊夕阳西下,世态炎凉。爱情在这院内,任凭杂草肆掠枯藤缠绕,无意清理,懒得清理,曾经的爱情枝繁叶茂,她走了,我也走了,某日回头一瞥,又如惊鸿踏雪,生怕翻开院里尘封已久的书而让灰尘迷茫了双眼,潸然泪下。”

   老街、老房子,现在,不只是记忆,偶尔也能回到老街看看,如同拿着广角镜头的摄影师,突然拉近镜头,尔后马上又拉回远景,才感觉距离才是美,才感觉我只是需要存在于老街的照片里才好。

   旷野的狗叫声渐行渐远,我也告别了私塾似的瞿氏小学,开始了初中生活,初中的日子是披星戴月的日子。那时的作息似乎和现在不一样,早上上学特别早,在那个电力相对匮乏的年代,经常是点着蜡烛晨读,伴随着读书声天逐渐放亮,然后是统一的早餐时间。从家到学校大约1。5公里,一路繁星密布,那时候的天也透彻,密布的繁星中,我能也是唯一能分辨出的是北斗七星,每到那个上坡的地方,我都会程序似的抬头数数北斗七星,如同和一个老朋友打招呼。这么多年,就是生活在海边的大连,我也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繁星密布的天空,或许是云遮断了星光的归途,或许是高楼封锁了视野,“手可摘星辰”的上学路永存记忆中,剩下的是“星星去哪了”的疑惑。不过这似乎也为我回老家找到一个新的理由——“带孩子回老家看看星星,看看繁星密布的夜空”。

  那时的校园没有现在的田径场和环形跑道,校园内有一个椭圆的池塘,大约两个篮球场大,到校很早的同学就会绕着池塘跑几圈,于是早自习一结束,大家都开始吹牛,一个说我今天跑了十圈,另一个马上接着说我今天跑了十五圈,既没有裁判也没有奖牌,一样惹得大家愤愤不平 。学校南面就是一条灌溉农渠,再那边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黄,夹杂着油菜花的香薰,让人头晕目眩,置身其中让人如身处梦境,还带着些许的莫明忧伤如同少年维特之烦恼。

   很多年过去后,有些人你想见是因为当初说好了要再见,有些人你想见是因为心存感激,有些人想见因为当初的那份真那份美,有些人想见是因为有一根刺埋在肉中,虽然不疼了,但是一直没拔出。初二的英语老师,我现在连名字也记不起来,和她老公一起从别的学校调来的,她是这辈子唯一打过我脸的人。她当时还带着初三的英语课,在一次初三英语考试后,她把试卷分发给我们班的同学,她念答案我们批改试卷,我拿到的一份试卷,正好试卷主人她老爸是我老爸同事,于是错的也是对的了,分数当然就比较高了。不巧被发现,这位当时正怀孕大肚子的老师,劈面给我两记耳光。有点疼,这就是当时的第一感觉,还有点羞辱,这是当时的第二感觉。后来读高中,兄弟多了,人也古惑了,也经常和老师干战,甚至打过老师,不过从来没有想要回去找她,她已经成了一尊佛供在我的记忆中。

   语文老师的靴子和数学老师神秘的微笑,成了初三生活的符号。语文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瘦瘦的,有点文艺青年的范,农村出来的,一直衣着朴素,但是结婚后穿上了一套考究的西服,尤其是还拥有了一长统靴子,自习课的时候坐在讲台,撬着二郎腿,亮闪闪的靴子在讲座前有节奏的晃动,晃到了我的记忆深处。后来我们同学就得出一个结论,结婚也是可以致富的。也是在数学自行课的时间,坐在讲桌前,胖胖的数学老师“我心飞翔”,或许沉浸美好回忆,突然脸上堆满了笑容,这一幕被我们很多同学捕捉到,到底想到什么,这就成了我们那个班一个永远的迷。后来我看见了蒙娜丽莎,我才发现他们的脸型是那么的像,肉感十足。

   岁月如歌,总有那么几首让你如此循环的听,忧伤不已。

南宁治癫痫专业医院中药治疗癫痫怎么样安阳市哪看宝宝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