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春韵】猜灯谜(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元宵节刚刚过去,年味似乎已经随风飘远,大部分人都已收拢了闲散的心思,该上班的上班,该干啥就干啥,只有零零星星的少数人还慢条斯理地走在拜访亲友的路上。看他们的表情,似乎又不像是走亲访友,而是随意地观赏沿途的风景……

在一条缓坡而上的小山梁上,悠闲地行走着一老一少两个人,老的差不多快七十岁了,少的只有十来岁,看他们亲热亲密的样子,应该是爷孙俩。快要走近他们时,我故意地放慢脚步,想要好好品味一下这爷孙俩亲切的交谈。

他们俩没谈别的,而是在互相猜着灯谜。可能是刚刚过去的元宵节触发了他们对灯谜的遐想吧?!

从少年越来越高的猜谜兴致可以看出,他们可能猜的有一会儿了。只听走在前面的少年回头催着爷爷:“外公,再出一个吧。”

“好,那就再出一个,你听着噢。在娘家青枝绿叶,到婆家面黄皮瘦;不提起倒也罢了,一提起泪洒江湖。猜一用具。”

少年想了很久却猜不出来,外公却微笑着期待外孙的答案。走了大约二十米远了,少年实在猜不出来,便回过头来求着外公:“外公,这到底是个啥用具嘛,听起来惨兮兮的。”

我知道这是船篙的谜面,但我不能说破,免得扰了他爷孙俩的好兴致。于是,我快走几步超越了他们。

虽然超越了他们,心思却也被他们爷孙俩扯到了猜灯谜的往事中去了……

那时,我也只有这个少年一般大的年龄,大概也只有十多岁吧。修襄渝铁路的二哥从月儿潭请假回来,带着他的工友刘佩福到我们家玩。刘佩福喜欢小孩儿,在等待我母亲做饭的空隙,他便用灯谜逗我们:“老四、老五,你们喜欢猜灯谜吗?”我和四哥拍着巴掌齐声叫好:“好呀,好呀,大表哥你就出几个灯谜让我们猜吧。”刘佩福的家在我们村上的黑沟,与我们院子的刘方清表叔是家门,他把刘方清喊叔,我们当然得称他为“表哥”了。

听到我和四哥一连声地叫好,他便清了清嗓门说:“你俩可听好了哦。独木造高楼,没瓦没砖头,人在水上走,水在人上流。猜一物。”我刚要抓着头发想这个灯谜时,看到刘佩英表姐打着一把伞准备出门,便灵机一动,刚才那个灯谜可不就是伞嘛。便脱口而出:“伞。”刘佩福表哥笑眯眯地朝我竖起了大拇指:“对。”“我再出一个字谜好不好?”我急忙抢着回答:“好!”刘佩福捻着他并不太长的胡须说:“一点诸葛亮,三战吕布关张,口骂曹操奸贼,十万雄兵难挡,一出东吴造反,四川刘备为王,目下孔明用计,八千子弟遭殃。”嗯,这个灯谜可有点难猜了,我一面拿根柴棍在地下划着笔划,一面一句句地回味着刚出的谜面:“一点诸葛,三战吕布,口骂曹操,十万雄兵,一出东吴,四川刘备,目下孔明,八千子弟……”经过这么几划拉,一个繁体字的“讀”字被我给划拉出来了,这也是我经常在吴经辉表伯家借线装古书看而打下的基础。刘佩福表哥看我划拉出来了,便笑眯眯地对我爸和二哥说:“五老表将来能在读书上有出息,你们可要舍得下点本钱啊。”说罢,他又回头对我们说:“再猜一个好不好?”我又抢着说:“好呀,好呀。”“那你可听好了,记住了:孔明设计过大江,鲁肃说过鲁国邦,杨六郎要杀杨宗保,宗保难舍穆家庄。一句猜一个字。”这个灯谜一直到他吃罢饭走时我还没能猜出来,只好缠着他让他给提示一下。他端起茶杯美美地呡上一口:“孔明设计讲究啥呀?”我说:“讲究一个‘巧’字。”“哈哈,这不是猜出来了吗?还缠着我做啥?”果然,顺着他的这个思路,我便猜出了“鲁肃说过鲁国邦,是个‘言’字,杨六郎要杀杨宗保,是个‘令’字,宗保难舍穆家庄,是舍不得穆家庄上的穆桂英,那就是个‘色’字。”刘佩福表哥兴致来了,接着又出了好几个灯谜,也都让我们给猜出来了。临走的时候,他就发了个狠,给我出了一个很难的灯谜:“立卖契人赵光明,情愿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目相公为妻,只许白日为伴,不许夜晚同眠。猜一物。”这个谜语的确很难!尽管我念叨了很长时间,仍然没能猜出来。直到他们从襄渝铁路竣工回来,才告诉我那个灯谜的谜底,原来是“眼镜”。你还别说,这个灯谜固然有些难度,却制作得非常精巧。因为它不是顺口溜式的谜面,而是一份卖身契,任我想破脑袋,也没往眼镜上想。

那次表哥和二哥从襄渝铁路建设工地回来,还给我带回一个灯谜笔记,上面有着他抄录和制作的100多个灯谜,其中最多的是物谜和字谜。例如:“四月将近五月初,刮破窗纸重裱糊,进京三年无音讯,寄封家书半字无。”让猜四样药名,谜底是半夏、防风、当归,白芷。还有:“这个军库真保密,没门没窗全封闭,其实没啥了不起,库存子弹二三粒。猜一物。”谜底是花生。还有一个数字谜语:“下珠帘焚香去卜卦,问苍天,侬的人儿落在谁家?恨王郎全无一点真心话,欲罷不能罷。吾把口来压!论文字交情不差。染成皂难讲一句清白话。分明一对好鸳鸯,却被刀割下。抛得奴力尽手又乏。细思量,口与心俱是假。”这个谜底竟然是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笔记上还有两条船篙灯谜的谜面,与开头那爷孙俩猜的灯谜大同小异:“想当初,绿鬓婆娑。自归郎手,青少黄多。经历几多艰险,经历几多风波。莫提起,提起珠泪洒江河。”“想当年,妾也是,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月娟素影,风舞翩翩。自从入,郎的手,枯黄憔悴、风雨连年,夏受日晒,冬惨风寒。现如今,休提起,一提起、泪雨涟涟,点点滴滴,洒进大海洋。”

刘佩福表哥的那个灯谜笔记被我珍藏了很多年,后来因为工作经常搬家,结果给搬没影儿了。但是,有关灯谜的温暖记忆却一直伴随着我,每每想起便心生暖意,不由得不想起那些足以温暖人心的往事。

如何治疗癫痫症癫痫病怎么治才能去根杭州到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呢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出现的病因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