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海蓝】翻找垃圾的女人(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小说纵横

这个春天。干旱,无雨。

街上所有的人,都以一种急躁的脚步前行着。

干燥,却使花期变长。樱花从满树红花,到绿叶长出,现在才开始凋落。樱花凋落的方式很特别,是一朵朵下落的。

刚和郑州文译文化策划公司谈好一项业务,去邮政局打款——4000元。这是预定资金,等办妥后,再打后续款项。说实话,打这笔款子,迟疑了一段时间,和该公司的谢总是在博客中认识的,无疑中增加了一些顾虑。

这种顾虑,谁都会有的。就是现在,还有朋友问我:假如这笔款子丢了怎么办?

信其,不疑。

如果一个世界都处于一种疑虑之中,这个世界还有美好可言吗?

就在我打款完毕,沿着西关大街回家时,遇到了她。

她。我不知道名字。年龄比我小一些,也可能年龄比我大一些。

认识她是在五年前。那时我在西关大街打工,在一个服装店卖衣服。

记得是仲秋节附近,对面上了一个专卖佛器用品的商铺,名字叫“敬佛阁”。店主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瘦弱,看着温良。

还没等开业,各种传说就在店铺之间流传起来,说敬佛阁请来了大师,手法高深,学理精奥。人的舌头是个最奇妙的东西,可以杀死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这条街都是卖衣裳的女人,哪个人的舌头也属于三寸不烂之舌,经了这些女人的传播,大师就“魔轮魔奂”起来。有好几家店铺都准备从敬佛阁里请几尊财神,供养发财呢。

开业那天,场面很是盛大。敬佛阁是第一个在这条街上使用“彩色拱门”的人家,来得人非常多,车辆也比较豪华。经常来我店买衣裳的几个富婆也出现在开业盛典上,满脸呈现膜拜的神态。那天,我们所有的店铺都无心卖衣裳了,眼巴巴地瞅着敬佛阁,心,早被大师吸了去。

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我才辨认出那位大师的模样:中等身材,偏瘦,给人不轩昂的感觉,甚至有萎缩的感觉。在我的潜意识里,大师都是仙风道骨、慈眉善目的。至少给人的感觉是纯净脱尘的,这个人却给我一些世俗和邪念的东西,尽管我一再否认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是像一阵风一样,盘桓在我的周身。

小道消息,那天敬佛阁开业,这个大师收了一个很吉利的数字:888元。那时,服装店招聘一个营销员,才给保底工资400元,外加提成,提百分之三。

人们往往从收费上来武断一个人本事的高低,收费越高,本事必定越大。其实,很多时候,是物极必反的。

开业刚结束,这个大师就被一家老板用豪华的小车接走了,说是去看公司的风水去了。

店铺的人们在咂舌之余,愈发地敬佩此大师了。

第二天,就有好多家店铺去敬佛阁请了财神,还请大师给选了供养的最佳位置,每天香火不断,供果频换,其心之敬仰,可歌可泣。我冷眼旁观着他们的言行,唯有理解。

第三天,我就看到了她。她看上去就是个善良的女人,一脸悲苦。她和大师在利群附近租了房子,我也知道了大师来自威海,家中有妻小的。她刚离婚不久,自己带着女儿。刚离婚的时候,她受打击很大,几乎精神分裂。不知道什么机缘,她和大师相识了,大师就教给她看相的常识,还和她热恋了。

虽然我不会看相,但就我个人的观点,这个人就是跑江湖的,出来骗吃骗喝骗色,等到了年底,把骗得的钱财拿回家一点,再哄骗一下在家中为他照顾老照顾小的结发妻子。小时候,村子里也来过这样的人,娘看到就说:江湖骗子。这个人也是一路货色。

女人陶醉在男人设计的温柔圈中,夜幕降临时,男人就骑着单车(车子肯定是女人的),徜徉在美丽的霓虹灯下,逛超市,漫步街头,私语于玉兰树底下。我猜测租房子的钱,也是女人掏的腰包,我看这个男人就是个吃软饭的。我相信自己的感觉。

我去过敬佛阁,店主人每天早起焚香叩拜,店里还有好多佛教书籍,其中就有《了凡四训》等。佛教书籍可以免费阅读,我去借阅过一些。我也粗略观察过店里的情况,虽不说金碧辉煌,但是佛乐绕屋,佛像庄严,给人静穆神圣之感。我打工的店铺正好和敬佛阁斜对,有时看到大师没正经地诱惑她,和她在佛前嬉戏打闹,我百思不得其解。爱,神圣,得其正果。一分恭敬一分利益。恭敬是获取一切智慧的珍宝。两个没有智慧,没有节制的人走在一起,难得正果。

她竟然还宣扬刚读三年级的女儿也精通玄幻之术,可以给人看相打卦。其中几个富婆信以为真,助纣为孽,还大肆宣扬呢。鉴于这点,我觉得这个女人太傻了。

利用孩子,也是那个所谓的大师的伎俩吧?

绝对是。他要祸害这母子俩。

听说女人怀孕了。

世上又将多一个可怜的孩子。

那个假大师,早不知道又去骗哪个女人了,逃之夭夭了。

世上有多少个傻女人,就会降生多少个可怜的孩子。你傻也就罢了,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把生命的种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呢?你没有权利的。

去年,我骑车去实验中学。在法院对面,我看到了这个女人,她穿一条不伦不类的裙子,身边的自行车坐筐里,坐着一个很小的女孩,是她的女儿。她竟然不管不顾,车子就停在那里,没等我喊叫,有人提醒她,她才用手扶住车子。当时我在心里想,多大啦的妈妈,要是车子倒了,不就跌伤孩子了吗?

今天中午,遇到她的时候,我彻底震惊了。她,疯了。她的头发结成硬硬的疙瘩,脸上目无表情,衣裳胡乱地搭配着。她走到垃圾桶边,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她翻找一会,就从垃圾桶里抱出一些垃圾,很专注地摆弄着。

遇到一个认识她的人说,去年就有点精神失常,把孩子送走后,就疯了。

女人一直是个弱势群体,为什么受害的总是女人呢?

我站在路边,看了她很久很久........

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继发性癫痫病的危害常识哈尔滨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合肥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