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夏日,赏荷去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纵横
一直想去看荷。挑一个阳光正好,心情正好的时候,着一袭长裙,撑一把小伞,与荷塘边细细观赏它的姿容,或选一块石头,坐下来,静静的聆听,从荷塘深处传来的阵阵蛙鸣,亦或默诵一首江洪的《咏荷诗》   “则陂有微草,能花亦能食。碧叶喜翻风,红英宜照日。移居玉池上,托根庶非失。如何霜露交,应与飞蓬匹。”   只可惜,终因凡事困扰,虽近在咫尺,却未得机会亲近。直到前两天,偶尔从当地新闻上看到郊区某地“千里荷塘荷花盛开”的消息,心中那一点点有关荷的情丝顿时又被点燃了。   荷,真的又开了吗?看着一张张图片,我脑子里忽而蹦出一个熟悉的名字:莲湖公园。对啊,莲湖公园里不就有大片荷塘吗?如此一想,心下便有几分雀跃。可转念再一想,这几日阴雨绵绵的,恐怕荷花很难如期盛开吧。正想着,就听旁边正玩手机的儿子冷不丁冒了一句:哎呀,莲湖公园的荷花都开了。我一听,马上追问他是不是真的。   “当然了,你看这是我朋友刚发的微信。”儿子指着微信朋友圈里新发的图片告诉我说。我承认,那一刻,我的心飞了。   “我要去看荷花,就今天。不,就现在。”我晃着手机,张开双臂,就好像刚刚打了一针兴奋剂。儿子斜了我一眼,“又神经了吧,没看能出去不?”   对啊,外面还下着大雨呢。我抬起头,不觉有些失望。好在,经过几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之后,下午五点左右,雨慢慢变小了。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个福音。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一睹荷花的姿容了。   于是,忽略掉儿子不屑的目光,依然背起包包,拿着手机和伞,出门奔车站。那儿有公交车直达莲湖公园。   要说这莲湖公园距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过三五站路程,坐车的话估计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可惜,在城市奔波了这么多年,却从没有真正走进它——即便有时候从它身边路过,也大多来去匆匆,难见真容。所以这一次,我决计不再错过。   车,终于来了。我的心情有点说不出的激动,就好像初次赴约的恋人期待一场爱的约会一样,充满了急切与向往。   “荷花美,荷花香,莲叶接天花如霜/红衣退进芳心苦,肥藕如玉满池塘/没有牡丹花富贵,没有玫瑰花芬芳/一束青莲出淤泥,静得百花颜无光/荷花美,荷花香,舒红展绿淡无状/静影摇波浮碧水……”一曲荷花美的歌声在耳边响起。我暮然抬头,发现身后一位背着画板的女孩正拿着手机向外张望,那首赞美荷花的歌儿便是从她的手机里发出来的。看来,要赴这场花事的人不止我一个。   实际上,也确实没有哪一种花能像荷花那样受到大家的追随与欣赏。从春到夏,从夏到秋。每个季节,某些场景,都能看到它的姿容。甚至连冬天也不例外。有诗为证:   “冰峰残荷情意浓,琥珀光里藏奇影。昨日惊雷今日霜,倒是无情却有情。”   冰荷,同样是大自然赋予人类最美最圣洁的礼物。   “莲湖公园站到了,请拿好你的物品准备下车……”汽车喇叭里传来播音员甜美而温馨的提示。   是的,莲湖公园到了。我迅速下车径直朝公园大门走去。这时,就听旁边两个人大声的交谈着,“哎,老刘,急忙忙干什么去?”   “嗨,前几天来什么也没见着。今天没事出来转,却看着满塘荷花都开了。这不,回去专门取了趟照相机。”   “是啊,我刚才也进去看了,还别说,下了几天雨,荷花倒是更娇艳了。”   “是吗?”   “是,赶紧去吧,人还不少呢。”   “嗯。好。”   到这儿,声音戛然而止。接着,一位五十开外的男子拿着相机从我面前匆匆走过,先一步进了公园大门。他急切的样子让我明白,原来,喜荷、爱荷的也不止我一个。   “炎夏雨后月,春归花寂寞,满塘素红碧,风起玉珠落。”站在荷塘边,闻着荷花发出的淡淡清香,再看着摇曳在荷叶上的雨珠,这首《赏莲》不知不觉从脑子里冒了出来。还别说,此时此刻,这首诗倒是非常应景。   “快来看,多漂亮!”   “哎呀,真是没想到,这儿的荷花开的这么好。”突然响起的说话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回头,见两位女士举着各自的手机向荷塘边走来。原来她们要照相。我赶紧后退了一步,希望能给他们的照片里留下更大一片荷塘美景。   “谢谢啦。”穿蓝色防晒服的女士朝我一笑,对着满塘荷花举起了手机。而与之同行的另一位穿红衣服的女士显然也被这一湖美景吸引了目光,举着手机亦是一阵猛拍,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这两天天气不好,过两天再来,一定比这更美。”   “你不觉得,雨中的荷花另有一种美吗?”   “那倒是。我还是第一次看雨后的荷花。”   看她们喜不自胜的样子,一旁看荷的我也忍不住笑了。准确说,我被他们的情绪感染了。于是,很冒昧的同她们答起了话。   “大姐,你们从哪儿来?”   “城南。”   “专门来看荷花?”   “嗯。昨天朋友圈有人传了这儿的图片,看着挺美的,就约着一块来了。可惜,这儿没有船,不能置身荷花池中,不然就更美了。”   “也是啊……”我笑了。穿蓝色防晒服的女士随后告诉我,她本人姓王,而那位穿红衣服的女士姓周,俩人都是70后。原来,我们仨竟是同龄人!这个发现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   “走,前边看去!”王女士热情相邀。   “对啊,一块走吧!”周女士也随声附和。似乎老朋友一样。   如此盛情,我岂能拒绝?于是,我们开始结伴同游。   都说映日荷花别样红,可这雨中的荷花看上去却更加美艳。你看,那片片翠绿的荷叶从中,几枝亭亭玉立的荷花,像一个个披着轻纱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   细雨蒙蒙,挑战着不想淋雨却想看荷花的人的耐性。而雨中的荷花,透亮的花蕊上凝结着水珠,微风一吹,水珠滚动,荷叶轻摇。这情景,到让我想起清代吴敬梓《解语花.雨后荷花》里的诗句:“青萍乍破,绿叶低翻,掩映遥天。香心撩惹,还剩有、珠颗盈盈欲泄”。   “呱……”一声蛙鸣陡然响起,立时勾起了赏荷人的好奇,大家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试图寻找这声音的来源。奈何,放眼望去,却终无所获。这让大家不觉有些失望。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约摸半个多钟头后,这声音又再度响起。紧接着,就看见一只调皮的青蛙从荷塘边纵身一跃,跳上了近身的荷叶。   “呱……”随着它又一次的精彩亮嗓,荷塘里即刻响起了动听的和声,“呱……呱……呱……”   “妈妈,快看,青蛙!”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指着荷叶上蹦跳的青蛙对身边的年轻妈妈说。   “是,太美了,这情景。”年轻妈妈用手摸着小女孩的头,笑着回答。这时候,我身边的王位女士也发出了感叹:“哎呀,这地方太漂亮了。”   “就是,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了。”周女士随声附和道。随后,两人拿着手机开始互拍。我则在呆立在荷塘边,静静地欣赏着。   瞧,那一枝枝亭亭玉立,仪态万千的荷花一扫平日的羞涩,有的傲然探出碧波,舒展着或淡红,或粉白的花瓣;有的与绿叶比肩,倾情一笑中展红傲绿,争艳斗媚;有的则躲在一片翠绿从中,半开半和。像一个个羞涩的少女,胆怯地觊觎着身边走过的看花人。而那些如盖、如伞、如裙般展开的荷叶,或抬头,或附身,或低头,或傲立,一簇簇,一片片,组成了一泓碧海,执着守护着头顶的娇花。那一片清爽鲜嫩的菏叶上,晶莹的水珠随风滚动,把个荷花映衬的更加洁净、雅致,给人一种超凡脱俗之感。走进它们,欣赏着它们,你会突然发现,之前的烦恼、纠结、迷茫、失落、在这一刻通通都不存在了——除了眼前这片碧波荡漾的荷塘。   “走,去那边,那边离湖边比较近,可以拍的更清晰。”周女士拿着手机招呼我和同伴。   我们又继续向前走着。   然,还没走几步,我的目光就被一位老先生吸引了过去。只见他一手托着小画板,一手拿着素描用的铅笔,正在荷塘边专心的临摹。我好奇的走到他身边,一探头就看到了长在画板上的几枝荷。这些荷,叶脉清晰自然,花瓣栩栩如生,一看就知绝非一日之功。再看老先生正在画的,却俨然就是一枝刚探出水面的小莲蓬。   “呵呵,画的不好。”大概看我一直站着不动,老先生停下了手中的画笔,朝我笑了笑。   “很好啊,栩如生的。”我亦笑了。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老先生告诉我,以前就喜欢画画,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钱给他买画画的东西,所以他便放弃了这个爱好,进厂当了一名工人,这一熬就是几十年。现在好不容易退休了,没事了,就又拾起了画笔,一来是为了圆自己当年的梦,二来也想让老年生活过的充实点,免得整天待在家里,看这个不对,看那个不好,最后还落得个惹人讨厌。听完老先生的话,我不由称赞老先生,真是个明白人。老先生听后呵呵一笑说:“你看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孩子们过得也都不容易,管好自己也就当帮他们了不是?”   “这倒也是。”我笑着说,“您这些话,听着随意,其实充满人生智慧。”   “呵……”老人轻轻一笑,又拿起了笔。   我该去追那两位同伴了。我想。正待转身,就听王女士在前边喊:“快来看,这枝白荷花开的多好。”   我闻声赶去。果然发现一枝白荷傲然盛开在一片碧绿从中。就像一位穿着白色纱裙的公主,看上去圣洁而高贵。只是,稍微有些遗憾的是,两片洁净的花瓣不知何时脱离了白荷的躯体,无精打采的躺在硕大的荷叶上。不用猜,这一定是被雨水打落的吧。我暗想。此情此景,倒让我想起宋人叶梦有一首《临江仙.与客湖上归饮》写的大概就是风雨荷花,十分精致:   “不见跳鱼翻曲港,湖边特地经过。萧萧疏风乱雨荷。”   荷,又叫莲,水生花卉,性温味干苦。能活血化瘀,解暑去毒。也可用于治疗摔伤、毒疮等病痛,用时,只需将花揉碎了敷于患处即可。这是百度文库里关于荷花的介绍。而在生活中,有人视它为谦谦君子,圣洁之魂。也有人以它不屈不挠,敢于直面恶劣环境的勇气和精神自勉。因此,古往今来,有许多文人墨客吟诗作赋来赞美它,歌颂它。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人们对它清丽纯真,洁身自好的一种赞誉。而“杨柳枝头甘露撒,莲花池畔慧风声”则是人们对它吉祥美好之意的褒奖。   荷花,扎根淤泥却能自珍自洁,虽环境恶劣却能随遇而安,保持自己的本色。所以,它的美是干净的,大气的;它的精神是值得我们赞美和学习的。   “哎呀,这么快就到头了。”王女士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果然,再往前就是刚进荷塘时走的青石小路了。也就是说,这场久违了的约会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不过,说实话,我总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其实,不光是我,心结识的两位女士也有同样想法。   于是,我们仨约定,一个星期后,还在这里,大家不见不散。所以说,朋友们,如果有时间,有心情,不妨走出家门,去赏荷吧!   癫痫发作一定会口吐白沫吗癫痫发病如何急救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医院在哪甘肃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