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天涯】被雨淋过的夏天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小说纵横
第29章误伤小丽(一)      星期天,小丽去中央音乐学院看望林笠。海阔天空地闲聊了一会儿,林笠打趣地问小丽:“你知道吗?在高一下学期在操场上,是谁打了你的脸吗?”   “是谁?不是林黎吗?”小丽很期待地问道。   “你还认为是林黎?他是替别人顶罪的。”   “那会是谁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林笠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怎么会是你?不是你和林黎送我去医院的吗?”小丽有点不相信地问道。   “说来话长,当时,我和林黎站在操场外的小河边朝操场比赛掷石子。当我掷第二块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惨叫,把我们吓了一跳,没想到操场上还有人!”   这时,一个念头几乎同时控制了我们俩,那就是赶紧逃跑!   此刻,静寂的小河两岸空无一人,没有谁看见我们,没有谁会知道是我俩在掷石子。即使受伤的人也不会知道,当时我们站在河滩上,操场边上的栅栏墙外还有一排冬青挡着,按正常推理受伤的人是看不见我们的。   我和林黎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林黎拉我停下说:“我们还是去操场看看吧,万一你掷的石子把人伤的很严重怎么办?”   而当我们来到受伤的人身边时,才发现是小丽你!而你已捂起受伤的眼睛了。逃跑!赶快逃跑!这念头像风车一样在我们的脑海里旋转,可我俩却依然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我们就像突然患了瘫痪症似的,脑子里很明白,可就是挪不开步。   当时,剧烈的疼痛使你不再呻吟,而开始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你蜷缩着身子,一个劲地在地上打滚。你的衣服早已脏得不像样子;头发也散乱了,沾满了泥土;鲜血已流满了你的脸,并从你的指缝里滴到了衣服上,渗进了草地里……   现实生活中,一个念头的转换有时并不需要漫长的过程,而只需几分之一秒的瞬间就足够了。   猛然间,林黎扑了过去,也不知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一下就把你抱了起来。当时我还愣在那里,林黎朝我大吼了一声:“林笠,你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我这才醒悟过来,赶紧跑上去把你的身子转到了林黎的背上,然后一起奔出校园……   当时的我们就像突然遭到一场暴风骤雨的袭击,一时间被打得老年人癫痫病影响寿命吗晕头转向。现在,风雨似乎暂时停息了,顿感疲惫不堪,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我俩闷头坐在一座桥洞里,久久地谁也没说一句话。   刚才,我们背着你直奔医院,半路上几个过路的大人接应了我们。在这个不大也不小的城市,消息传的很快,我们到医院不久,你的妈妈、班主任、年级主任和校长都赶来了。   当你妈一见自己的女儿伤成这副模样,顿时泪流满面,因为你是她唯一的孩子,而你的爸爸又远在部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校长把林黎和我拉到一边,焦虑不安地询问道。   “我……我帮着林笠出好黑板报正准备回家,听到小丽的哭叫声,跑到操场一看,小丽她……她已经满脸是血、血了……”   林黎一向口齿流利,此刻却说得结结巴巴,他显得多么慌乱啊!但他跑得满头大汗和气喘吁吁的模样救了他的驾。校长并没有产生什么怀疑。当你跑得很急,突然要你停下来叙述一件事的时候,你自然也会这样结巴的。   “你们看见操场上还有其他什么人吗?”校长又问道。   “没,没注意…好像有一个人影朝校门口跑的,但我们急着送小丽上医院,也没好好注意……林笠是这样吧?”   林黎在慌乱中居然能随口编出这一套谎话来!我大吃一惊,自从这事情发生以来,我的喉咙里一直像塞了一团棉花,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林黎突如其来的问话,使我根本来不及考虑,便慌慌张张地点了点头。   校长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你的伤势上去了。这当儿,我俩赶紧溜了。  福州看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我和林黎从桥洞里望出去,河岸两边的住家都亮起了灯火,光线有些昏黄,好像也打不起精神来。今天是个月夜,月亮时而隐在云里,时而露出脸来,显得很不开朗。灯光和月光映在河里,使河水闪起幽幽的星星点点的光泽,就像一双双忧伤并愤恨的眼睛,正默默地窥视着我们。   沉默了许久,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只能守口如瓶了。林黎你能保证不把这件事的真实情况说出去吗?”   “那块石子,可不是我掷的……”林黎支支吾吾地答非所问地说。   “是我掷的,哥哥你能保证不把这件事的真实情况说出去吗?”   “我……”   “哥哥,我知道你与小惠关系好,也知道小丽与小惠的关系。你可不能出卖我啊!我可是你的亲弟弟!你千万千万要守口如瓶啊!”   “弟弟,我手里的那块石子确实没掷出去,真的没掷出去。”林黎还是一个劲地说明。   “哥哥少啰嗦!告诉你,你说出去对我对你都是没有好处的!如果我对别人说,那石子是你掷的,别人也会相信的……”我有点生气地对林黎大叫道。   一股透骨的凉气从林黎的心底里冒了上来,他一阵颤栗。他不敢抬头看我,他知道我现在的眼光一定非常凶狠。   是的,我们是一对亲兄弟。我对哥哥林黎是很佩服的,甚至到了崇拜的地步。哥哥是一班之长,是班级、学校公认的学习尖子,前不久他的名单已送到市里,毫无疑问,他还将马上成为我们学校唯一的省级三好学生。   林黎待人处事一向很稳重,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也十分注意,从不会轻易干出让人非议的事情。他和同学间的关系是和睦的,平时,他能很巧妙地躲避和同学的任何冲突,即使受老师委托向有的同学提出批评,他也能做到措词委婉,不去伤感情。   当然,有时候个别同学免不了也会和他发生争执,按说他完全有理由把人驳得体完肤,但他从不这样做,也许是认为不值得争吵而停顿下来。这样,不但不显得他软弱,相反他又以一种令人敬佩的姿态出现在同学们面前,仿佛他是一个宽厚大度长者似的。然而,我们同样只有十八岁。在这样的年龄有这样的风度,是多么的了不起啊!   照理,一般的学校会尽量避免让家庭很有背景的学生被别人知道真实情况。而我们兄弟俩却不必担心被人知道,我们的家庭背景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清楚,林黎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从不利用这一点来抬高自己。他常常告诉我说:“林笠你要记住,我们做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可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每次集体活动,林黎不但能指挥自如,而且都首当其冲;有时候想出的一些别出心裁的活动项目,常常会使同学欣喜若狂。他对外界似乎比别人也有更多的了解,常谈出一些新鲜的见解,使同学们大饱耳福……他是依靠自己的本领来赢得同学们对他的信任。   我们从小学起就是同班同学,我一直是林黎号召的最积极的响应者,尽管高二开学不久,我就留级进了高一21班,可我还是对哥哥很崇拜。林黎为此也很高兴,他有时有些不便由自己出面对同学说的话,也常常通过我的口说出来。由于我当时身体瘦小,有些同学免不了会欺侮我,哥哥总及时出面做我的“保护人”。我们兄弟俩相处亲密,配合默契。   前年冬天,祖母病逝了,在我们最悲痛的时候,哥哥却反过来陪伴我,给我安慰,给我温暖。尤其上学的纠纷,只要他一出场就能镇住——正是他的这种态度以及他渊博的知识、雄辩的口才,使他在同学中具有绝对的威信。   平时,他十分注意自己的仪表和谈吐,很少开玩笑,对某些有争议的人和事,他也从不轻易发表或褒或贬的态度。无论对老师还是同学,他总是言吃左乙拉西坦片能抗癫病吗谈沉稳,举止得体,深深地显示着他的城府和涵养。   人们都说,父母身上的遗传因子在林黎身上表现得最充分,最具体了。无论相貌、神态,还是性格、气质都是那么相像,难怪林黎在同龄孩子中显得有些早熟。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班主任老师的心情很沉重,脸色阴郁。他在讲台上站了片刻,才慢慢启唇:“同学们,你们也许都知道了,我们班上小丽同学的眼睛受伤了,伤势很重。为此,我心里非常难过……”   “事情是昨天傍晚发生的。可是,肇事者却逃之夭夭了。自己闯了祸,又企图把应负的责任躲避掉、推卸掉,这是何等的卑鄙和可耻!这是丢掉了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观念和良心!这个人是谁还不清楚,但我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人做了坏事而不最终败露的,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在这里,我要表扬两位同学,那就是我们班的林笠同学和高二一班的林黎同学。昨天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林黎同学帮我们班出完黑板报正准备回家,突然听到小丽的哭叫声,便不顾一切地背起她,在林笠同学的协助下,把小丽送往医院,并替她付足了医疗费!他们的衣服上也都沾上了血……想一想吧,那个肇事者与这两位同学相比形成何等鲜明的比?”   班主任老师的这番话充满着感情,充满着义愤,在同学们的心里激起了波澜。教室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嗡嗡声,同学们有的在诅咒那个肇事者,有的在为小丽的眼睛叹气。同时,大家又都把赞许的目光投向我。   我依旧那么端坐着,眼睛看着正前方。表面上来看,我的表情很是坦然、自若的。但细心一点的同学也许能发现,我的鼻尖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很想把头垂得低低的,可以埋到桌子下面,让别人看不清我的表情。对我这种受到表扬时常常会出的谦虚的羞涩,谁也不会感到惊异。   班主任老师的每句话对我来说,都像锥子一样刺痛着我的心。按说,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我应该松一口气了。按正常情况来看,我已经进入了“安全地带”,任何怀疑也不会落到我的头上。如果说每一个班的五十六个同学都可能被列为“怀疑对象”的话,偏偏我俩已摆脱了这种可能,我们是作为“救人英雄”而让大家学习的。小丽你不觉得,世界上的有些事是多么荒唐啊!   你知道吗?我并不因此感到轻松,心弦始终绷得紧紧的。我相信,此时只要谁稍给我施加一点压力,我的那根弦顷刻间就将崩断。我总隐约感到:危险并没有和我远离。   这一个白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每堂课上的是什么内容我全然不知,我几乎是处于一些朦朦胧胧、飘飘渺渺的半睡眠状态之中。同学的一声招呼,老师的一句问话,都足以使我失魂落魄。一下课,我尽量离开教室,最大可能避开同学……      第30章误伤小丽(二)      夜深了,蒙城市也在静静的安睡。月亮已挂上中天,她像一位善良纯真的姑娘,用她温柔而洁净的光辉,亲昵地爱抚着酣睡的大地,忠诚地守护着人们甜蜜的梦乡的同时,她又关切地注视着人间的一切秘密。   在医院住院楼的前面,有一排冬青树,月光给冬青树的一面涂上了银辉,而给另一面投下了阴影。在这阴影里,伫立着一位穿着校服的高中生。   他仰着头,正默默地凝望着二楼的一个窗口,里面的病床上正躺着他的同学小丽。他就是我,在这儿已经站了很久了,春夜的露水打湿了我的头发和肩头。尽管我并不能望见窗户里的一切,但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   事情才过去一个晚上和一个白天,时间过得多慢呀!我时时刻刻被恐惧笼罩着,茶饭不思,坐卧不安。我想哭,却不敢哭出声;我想叫,却不敢叫出声。我的神情恍惚,心如乱麻。   刚才,我想早早地睡了。想让沉睡来摆脱痛苦,用梦乡来替代这可怖的现实。可是,我一闭上眼睛,你在地上打滚的情景即刻浮上我的眼前:你的头发,弄脏的衣服,指缝里溢出的鲜血……   我的脑海里时不时地回响着你揪心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癫疯较好断肠的哭喊,你的妈妈跨进医院时的泪流满面,还有班主任老师在晨会课上义愤填膺的话语、同学们那怒骂哽咽的声音,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眼前交叉着出现,在我耳边重复响起,使我置身于恐惧的漩涡之中。我不敢再闭上眼睛,只能睁大眼睛痴痴地望着房顶。   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的,不能让这样骗下去了!我无法忍受这精神上的折磨。我知道,像我失魂落魄的神态,终究会被们人察觉的。与其最后让人家查出来,还不如自己早点把真相说出去还要好一些。   再者,我一想到小丽你在精神和肉体上忍受着那么大的痛苦,你的妈妈因此痛心疾首,可她们还不知道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是谁造成的,这是多么残酷啊和不公平啊!   得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和你的妈妈,告诉校长和班主任老师!我有责任揭开这个秘密。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我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做一个诚实的、有道德的人!   怕林黎告发我吗?他可是一个三好学生,终究会理解自己的;怕班主任老师吗?这更不能成立,他教导我们不能推卸掉应负的责任;怕自己被学校开除吗?虽然林黎不是直接的肇事者,但只差一秒钟他手里的石子也会掷出去的!可以说是他和我一起造成这场事故的,但这与小丽所受的痛苦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你不是多次劝说小惠要勇敢一点,要坚强起来吗?那么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呢?”我自然自语的说道。   我渐渐地振奋了起来,呼吸也似乎畅顺了。我披衣而起,悄悄地离开了家,快步朝医院走去…… 共 55399 字 12 页 首页1234...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