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西风】爱的责任和真谛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小说纵横
无破坏:无 阅读:3129发表时间:2016-11-15 12:59:38 我很敬畏我的四舅。在我心目中,他就像一个男神!   四舅曾经是一个军人,身材魁梧、英俊潇洒。他当过六年兵,在部队入了党。那一年四舅应征入伍的消息传到村中后,外婆家里就像迎来了一件大喜事,外婆外公脸上挂满了掩饰不住的笑容,左邻右舍的村民都很羡慕,他们前来祝贺,见了外婆就说:“王大娘,你儿子真行,当兵了!”外婆会喜滋滋地回应:是啊!我四儿子当兵了。   在那个年代,若是谁家孩子当兵了,那可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家里的门楣上会挂一个红色的塑料牌子,上面写着“光荣军属”。   四舅入伍的那一天,村民们敲锣打鼓去欢送。临走的时候,四舅和外公外婆照了一张黑白相。这张照片一直挂在我家的相框里,相片上的外公外婆笑眯眯地并排坐在长条凳上,四舅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站在他们后面。小时候,家里如果来了客人,他们都喜欢看相片,我们会自豪地指着四舅的相片给客人介绍:那是我家四舅,他是一名解放军。   听母亲说,四舅当兵前外公外婆托媒人给说好了对象,是同村张家的三姑娘,张秀梅。秀梅虽说长相一般,但是,心地很善良。外公给四舅定了这桩婚事,等四舅退伍后娶秀梅。四舅对父母给他相准的媳妇很不满意,为了让二老放心,只好勉强答应了。其实,四舅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他看上了邻村二狗的妹妹。那时候四舅常找二狗去河道里摸鱼,二狗的妹妹翠翠也跟着他们一起去。翠翠皮肤白净,扎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真招人喜爱,四舅渐渐喜欢上了翠翠,处于妙龄少女的翠翠心里早已察觉到了四舅对她的暗恋。   四舅被部队录取后,专门去了趟二狗家和二狗道别,他去的时候,二狗正在院子里劈柴,他叫了一声二狗,二狗停下了手里的活,和四舅拉起了话。在屋子里绣鞋垫儿的翠翠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她停下手里的活,从窗户纸的破洞往外看,看到四舅来了。   翠翠听到四舅对二狗说两天以后就要去部队了,翠翠立刻放下手里的鞋垫儿,出了屋,她立在门口,低着头不停地用双手捻她的麻花辫子的辫梢,眼睛还时不时地偷偷瞄一眼四舅。四舅看到翠翠后,嘴里和二狗说着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站在门口的翠翠。四舅说是和二狗去道别,其实心思都在翠翠身上,他是想去看一眼翠翠。   翠翠发现四舅一直盯着她看,脸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颊立刻火辣辣的热,她不好意思地转身进了屋。   四舅和二狗东拉西扯说了两个小时的话,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走的时候,对二狗大声说了一声:二狗,我走了。他是说给翠翠听的,说完转身走了。翠翠听到后,一直趴在窗户边对着窗户的破洞往外看,直到四舅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四舅参军走的那天,翠翠起了个大早,从近道赶去了乡镇,她挤在送别的人群中,寻找四舅。一辆绿色敞篷军用车载着胸戴大红花的军人缓缓地开走了,四舅站在军车上一直向人群里张望,他在找翠翠…… 拉莫三嗪治疗癫痫效果好吗  四舅在部队期间,媒人一个接一个到翠翠家里提亲,翠翠一个也没相准,这可急坏了翠翠的娘,眼看着和她同龄的女孩一个个都出嫁了,翠翠就是不嫁人,整天坐在家里绣鞋垫儿。   四舅本来在部队服役三年就能放复原,不知为什么又延期了三年。张家秀梅没再等四舅,她出嫁了。嫁到一个比外婆家家境好的铁匠家儿子。   在部队里,四舅一直很担心,生怕自己的心上人做了他人的新娘。   终于熬到复原的那一天,四舅打听到翠翠还没有嫁人,心里偷着乐,很快托媒人去二狗家提亲。   那时候,姑娘都喜欢嫁给复原军人。四舅顺利地和翠翠结婚了,她就是我的四舅母。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四舅第一次带着舅母来我家走亲戚,那时舅母长长的麻花辫儿已经剪短了,只有齐肩长。她穿着一件浅红色的小碎格子外衣,灰色的裤子,一双黑色方口布鞋,面目很清秀。婚后两年舅母生下了大表弟,全家人欢喜得不得了,舅母更是对儿子亲不够,整天把儿子抱在怀里,给儿子取名大宝。在大宝两岁多的时候,舅母又生下了一个女婴,不幸的是女婴长到一岁以后得了肺炎,高烧不退夭折了。舅母心疼的每天茶饭不思,抱着女婴的衣服以泪洗面,家人越是劝说她越伤心。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哭,十多天之后,家人发现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还时不时地自言自语,拍着女婴的衣服说:“我的心肝宝贝儿睡觉了。”四舅察觉出舅母有问题了,赶紧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舅母得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舅母疯了,那一年她才刚满二十三周岁。   四舅开始带着舅母到处治病,可是舅母的病就是不见好。只能靠药物控制病情,药停了病就复发。有人说舅母是魔鬼附身了,让四舅请巫婆到家来给舅母看病,四舅是党员,他不信那些迷信。舅母就这样反反复复在疾病中折磨着,安静下来的时候,她也洗衣服做饭,只是不和家人交流。   在治病期间,舅母又怀孕了,四舅很犹豫,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村子里有的老人说,要了吧!指不定孩子生下来就会带走妈妈的病。也有的说,这孩子不能要,如果遗传了妈妈的病,可咋办?四舅最终选择了要这个孩子。   舅母自从怀上孩子以后很安静,不哭闹了,只是目光很呆滞,偶尔还会自言自语。常常对着镜子笑。   经过十月怀胎,二表弟出生了,四舅给儿子取名小宝。舅母寸步不离守着,如果有人去她家看小宝,她会把儿子紧紧搂在怀里不放,生怕被人抢走了。生下了二表弟后,舅母的情绪没出现过大起大落,每天闷声不响,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事儿就低头绣鞋垫儿。   四舅就这样又当爹又当妈,既要照顾两个儿子,又要照顾舅妈。总算把两个儿子拉扯大了。大表弟到了婚娶的年龄,村里爱嚼舌头的都说舅母疯疯癫癫的,大宝肯定娶不上媳妇,谁家女儿愿意嫁给这样的家庭?可是,大宝不但娶到了媳妇,而且媳妇还很善良,很贤惠。四舅总算熬出了头!   大宝结婚以后,二表弟也有了对象。二表弟长相随舅母,他很帅气,皮肤也很白净。看上他的姑娘好几个,几经挑选,他选准了本村的春花姑娘,姑娘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满意,两家大人给孩子定了亲。就在四舅张罗着准备给小宝办喜事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到了四舅头上,好端端的儿子突然精神失常了,嘴里胡言乱语,时不时地指着前面玲玲家的房顶笑着说:“爹,你看,玲玲家房顶上有好多人在唱戏。”四舅心里想这大白天的儿子不会说梦话吧?难道儿子也和她妈妈一样疯了?四舅赶快带儿子去精神病医院检查,结果是:二表弟得了精神病。这给四舅当武汉看羊角风最好的医院头一蒙棍,四舅好多天一个人坐在墙角发呆。真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个坚强的男人第一次嚎啕大哭,不停地问:“老天爷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   舅母疯了是因为孩子夭折后受了刺激,二表弟在毫无症状的情况下突然疯了。这让四舅怎么也想不通。难道真应验了当初村里老人的话?这孩子遗传了妈妈的病?四舅已经顾不得自己伤心,他立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退了儿子和春花的婚事,送儿子去精神病医院治病。   二表弟始终不配合医生,常常拒绝吃药。四舅就偷偷把药放在水里哄儿子喝,有时候会把药放在馒头里哄儿子吃。二表弟的症状和妈妈一样,药停了病就会复发,几年下来,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始终不见好。村里的老人也感到这孩子病的很蹊跷,都说一定是鬼附身了,让四舅请巫婆来家里看看。这一次,四舅没有拒绝,他悄悄请来了巫婆,巫婆又是烧香,又赶鬼,折腾了几天,拿了一笔钱走了。二表弟的病还是没见好。四舅认命了!   面对两个精神病患者,有人猜想,四舅会被逼疯的,也有人猜测,四舅不会守着半疯半傻的老婆过下去的。令人想不到的是,四舅撑了下来,他一直不离不弃地照顾舅母和二表弟。   晚年的外公外婆还托了这个疯儿媳妇的福。   外公外婆生养了十个子女,五男五女。由于家境平困,必须送几个孩子让别人抚养,否则,孩子会饿死的。外公外婆的重男轻女思想很严重。生下的儿子都留下自己养,闺女只留下了两个,三个都送人了。他们本想着让五个儿子给自己养老送终。只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外公外婆在晚年的时候先后得了重病,瘫痪在床。几个儿媳妇都不愿意伺候,更不愿意让两位老人去家里住。外公外婆只好去了四舅家落脚,舅母虽然疯了,她还能勉强做饭,每次做好了饭,四舅要端给外婆他们吃,舅母总会说一句:“他们怎么不到别人家里去吃饭?”   四十年多年来,四舅在外面没有任何绯闻,他不赌博,不喝酒,唯一的爱好就是拉胡琴,胡琴是在部队的时候跟战友学的。在当地,四舅的胡琴已经小有名气,当地人婚丧嫁娶的时候都会请地方戏班子演出,四舅是乐队里的的主角。   每到农闲季节,四舅就坐在葡萄架下拉二胡,舅母则坐在他身边默默地绣鞋垫儿,几十年来她绣的鞋垫儿累积起来都有几尺高了。每当听到四舅的二胡声,村民们就去四舅家听演奏,每次去了他们都会逗舅母:“翠翠,你男人二胡拉得好不好听?”舅母只顾低头绣鞋垫儿,头也不抬回答他们:“好听!”   两年前,我回了趟家乡,去姐姐家住了几天。有一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听到村东头传来熟悉的二胡曲:《二泉映月》,我问姐姐是谁在拉二胡,姐姐说:“是四舅他们,四舅经常来村子里和一个二胡爱好者一起拉二胡。”   我只听说四舅的二胡拉的很好,但是,从来没听过四舅演奏,那次听了才知道,四舅的二胡水平果真不错。姐姐说:“我推你去看看吧?”说完,姐姐推着我的轮椅沿着琴声去了村头,四舅看到我停下了拉二胡,站起来迎我。此时,他已经是一个快江苏癫痫病的治疗七十岁的老人了,头发都已经花白,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绸短袖衫,人显得很精神。我和四舅聊起了舅母,四舅说舅母身体很好,就是不出门,不和人交流。我又问四舅:“舅母和你交流吗?”四舅说:“不交流,自从二十几岁得病后就不交流了。”   一个丈夫和妻子四十多年不交流,就这样一直坚持守候,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我从四舅脸上根本看不出愁容。如今,四舅和儿子、儿媳和睦地生活在一起,大孙女已经上高中了,对爷爷很孝顺,四舅身上的那件丝绸短袖衫就是孙女在网上给买的。舅母和二表弟这些年情绪都很稳定。我想,正是因为四舅的淡定,舅母和二表弟才这样安静!   我问四舅,你想过放弃他们吗?四舅说:“儿子是我生的,我哪能放弃?你舅母嫁给了我以后才病的,我更不能放弃!放弃了,良心上能过去吗?我要对他们负责。”   这个男人没有豪言壮语,但是,他懂得一个男人对女人和孩子应负的责任!   这就是一直让我很崇拜的四舅,四十年来他用行动诠释了爱的责任和真谛!   共 40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