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纵横 > 文章内容页

故事他是个催眠师半夜帮助失眠的她快速入睡却被她大骂流氓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4-25 分类:小说纵横

秦阳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被苏小小迷惑,他偷偷看了一眼唐明月,结果唐明月直接把头扭到一边。

秦阳就明白了:这是个陷阱。

他将计就计的接过咖啡,作势要喝,最后却在苏小小期待的目光中,只是闻了闻,道,“真香啊。”

苏小小白了他一眼,得意的说道,“当然了,这可是正宗的牙买加蓝山咖啡。全球最好的咖啡。”

秦阳笑着把咖啡放到一边,说道,“但我喝不惯这个。没办法,穷人穷命。”

苏小小心中着急,却不表露,她故作不屑的端起另一杯咖啡,说道,“你不会以为我在咖啡中下了药吧。我可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要知道,我给你准备的可是最为精纯的。我自己都是次品。”

秦阳笑着说道,“那我怎么敢喝珍品呢。来,咱俩换一下。”说着,秦阳伸手在苏小小的手腕一托,轻松的接过了苏小小手中的咖啡。然后顺手把自己的那杯放在了苏小小的手中。

“先干为敬。”秦阳把自己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朝着苏小小示意了一下。

苏小小傻眼了。

她确实没有在咖啡里下药,秦阳的咖啡也确实是最为精纯的蓝山咖啡。但陷阱就在这里,现在可是傍晚了,喝了那么精纯的咖啡,别说晚上了,第二天中午都别想睡觉。失眠可是最折磨人的。尤其是之后时差紊乱,造成的各种生活作息混乱,对人的精神绝对是种折磨。

而苏小小也就有理由堂而皇之的把秦阳赶出苏家。因为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来照顾她。

但是她刚才只是用了一下激将法,谁知道秦阳居然将计就计,快刀斩乱麻的把陷阱推到了自己手中,苏小小完全没有想到啊。秦阳太不按套路出牌了!

苏小小现在是骑虎难下,不喝都不行,谁让她刚才自己说这杯咖啡没问题呢。

苏小小!输人不输阵!她在心中呐喊着,然后恶狠狠的瞪了秦阳一眼,道,“我喝!”,说完,她一咬牙一跺脚,她学着秦阳的样子把咖啡一饮而尽:虽然失眠很痛苦,但也不能让这个坏蛋看扁了!

喝完,她把杯子重重的扣在桌子上,转身气冲冲的回了房间。

唐明月在一旁笑的不行了,她对秦阳说道,“好好一杯咖啡被你们两个人牛嚼牡丹的糟蹋了。”

秦阳则是咧嘴一笑,道,“这不是被人逼得嘛。”

原来只是玩笑,谁知道唐明月却是收起了笑容,狠狠瞪了秦阳一眼,道,“真有你的,居然还欺负小小。”说完,她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阳:...

女人,你的名字叫善变。

凌晨一点,明月高悬,柔和的月光洒在落地窗内那个娇小可爱的女孩身上,女孩有着天使般的面孔,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格外动人。

她身穿着一身白色蕾丝睡衣,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着滚,嘴中还兀自念叨着,“一千零五只羊,一千零六只羊,一千零七只羊...一千三百二十一只羊,一千三百二十二只羊...”

“啊啊啊!该死的!睡不着啊!”那个女孩抓狂了!

这明明是她给秦阳那个大坏蛋安排的“失眠之夜”,结果现在居然落到了自己头上。这种感觉实在太窝火了!

“大坏蛋!臭家伙!打死你,打死你!”苏小小咬牙切齿的对着身边有一米八高的玩具熊挥舞着粉拳,拳打脚踢,显然把他当成了秦阳。

就在苏小小发泄的时候,一个轻佻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了过来,“哟,小公主居然也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苏小小循声望过去,发现站在门口的赫然是刚才自己口中念道着的大坏蛋。

她先一愣,接着感觉浑身僵硬,一股寒意从心中蔓延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至全身: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怎么那么像港台片当中女主角失身给反派的狗血桥段啊。

再联合秦阳没敲门,直接进到房间里的诡异,苏小小顿时心惊胆战,“你,你想干什么?”

秦阳看着苏小小那吓坏的样子,哪里治疗癫痫病的偏方可不可信不知道她想歪了,他坏坏的一笑,把门轻轻关上,然后用无比淫荡的语气说道,“你说呢?~”

那一波三折的声调差点把苏小小吓哭了,苏小小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一边带着哭腔的说道,“咱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别太过分。”

秦阳心里都乐坏了,但还是故作坏人的说道,“是吗?为什么我记得你一直对我不满呢。”

苏小小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

“哈哈。”秦阳不由的笑了出来,苏小小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太可爱了。

他走到苏小小面前,说道,“我是来给你治疗失眠的。”

苏小小却还治疗癫痫大约要多少钱没从刚才那种气氛当中脱离出来,她依然紧紧抓着被子,磕磕绊绊的说道,“你别,你别乱来,你要是想干嘛,我分分钟撞死在你面前。”

秦阳怪怪的看了她一眼,一把女孩从被窝里抱了出来,横抱在了腿上,然后一个反转,那浑圆的臀部就翘起在秦阳面前。“啪~”秦阳毫不留情的在那可爱的小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老神在在的说道,“你有本事就撞呀。小小姑娘,一点都不听话。”

苏小小刚才就吓坏了,秦阳一打,眼泪直接就“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秦阳手足无措,以为自己把女孩打哭了,他连忙在苏小小的臀部上轻轻揉着,还解释着,“我没用力啊,很疼吗?”

结果,没摸几下,秦阳就面红耳赤,那充满弹性的肌肤,还有完美的蜜桃形状,太诱人了。

苏小小还没发现秦阳的变化,兀自哭伊春市治癫痫病专科医院着,“你个坏蛋,你居然这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阳不由的头疼,知道自己玩大了,他连忙轻轻把苏小小抱起来,在苏小小屈辱的目光当中把她放倒在床上。

苏小小感觉万念俱灰,知道自己今晚一定难逃那个色狼的魔爪了。她手攥的紧紧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往下流。

本文来自《麻辣催眠师》,点击下方“加入书架”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