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柳笛(散文外一题)

    晚风拂,柳笛声残。响器:人要发声,借助于器物,此为响器。有管者,腔者,喇叭口者,更有西洋诸器。吾村响器,自柳笛始,泥口哨,到远古之埙,皆就地取材,哩哩哇哇,起伏于桑间濮上。迎...[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漂泊的云(散文)

    云是天上的布景,用不同的色彩装扮着天空的颜色。有时它灿烂如霞光,给大地抹上明丽爽朗的色调,营造出光艳万里的祥和;有时它洁白如素练,在天空堆积成蓬松的棉团,把蓝天衬得更碧蓝;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走过】一座城市的颜色(散文)

    娄底小时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天宽地阔的公路,也不是一马平川的广场,而是黄土堆与绿草地。第一次与娄底邂逅,是因父亲的引领。那一年,我十岁,乘了黑色锃亮的小车,跟他去娄底办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血土之恋(散文)

    80年前红军的热血在这里沸腾,赋予这块土地不朽的历史血脉;80年后,当我穿越一个公安英烈、全国二级英模的前世今生,一枚警徽、一捧血土、一阙警魂赋泛着血性的光芒触痛我的灵魂,让我洞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乡】一堵土墙(散文)

    离开家也已经十几年,期间也有一年回一两次家,每次回家也是匆匆的停留,有点走马观花的意味,粗心得错落了家乡原风景在悄悄地变化也没能察觉。十几年,鬓角在变,眉钩在变,家里的老父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秋日遐思(散文)

    【秋雨,秋思】雨声就在窗外,一阵的紧,一阵的松。隔着透明的窗玻璃向外四处张望,眼前的房屋和街道都被罩在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薄纱之中,宛如一场幽幽的梦。又是阴雨蒙蒙的天气,昨日还是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海蓝】救救孩子 (外一篇)

    记得小时候,老师问:“小朋友长大做什么?”小朋友常流着口水认真地回答说:“我要当坏蛋。”老师惊讶地问:“为什么不当好人却要当坏蛋?”小朋友擦了擦亮晶晶的口水说:“因为,当坏蛋...[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丁香•祝福丁香】我教曾孙学老虎(散文)_1

    我有一个最最亲密的好朋友,肌肤相亲,口水相连,彼此都把对方顶在头顶上,挂在心尖上。俺俩是忘年交,我七十,他三岁,出生相隔了六十七年,他就是我大儿子的大儿子的大儿子。简单地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辞灶(散文)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民间的辞灶日,也是现在大家所说的小年。辞灶,顾名思义就是送灶王爷上天言好事,总结汇报这个家庭一年的生活、收入状况。是年前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从这天起就标志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在临湘扮禾_1

    无破坏:无 癫痫不发作了还需要忌口吗 阅读:648发表时间:2017-07-16 13:21:39 1982年7月16日,奉老四的命令,去给一位公司里头头在临湘的老家参加“双...[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