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我只想要你陪伴(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现代都市

阑夜窗外雨,敲断一帘梦。

橙色的灯光,薄薄地洒在窗台上,洒在墙壁上,洒在地板上,洒在一个孤独人的影子上……

房间里很幽静,只有我的呼吸和落在窗玻璃上的雨声有节奏地交错着。他在哪里?我急忙跳下床,赤脚跑到客厅,又奔到了一楼。

一楼客厅,一楼书房,依旧只有我一个人急促的呼吸声和“怦怦”的心跳声……

此刻,我就像战场上的残兵败将,站在夜的孤寂中一动不动,没有受伤的感觉,唯有担心充斥整个身心……

手机!手机!

我以同样的脚步急忙跑上二楼,在卧室的床上每个角落寻找着手机。每天晚上我都会把手机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在望眼欲穿等待中,多少回不知不觉睡着了,手机就从手里滑落于地。

“亲爱的,不要等我了,早早睡,我应酬会晚一点回家。”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

“亲爱的,把门反锁,喝多了,我和朋友去唱歌醒醒酒。”时间是凌晨一点半。

看着他的短信回复,我就有一种说不清的心绪。此时,睡意全无了,一杯红酒在手,站在卧室的阳台上,外面黑的夜,黑的高楼,黑的窗户,让室内的灯光愈加暴露我行走的孤影。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站着,这几乎是我在深夜的基本姿势,说不清是等待他回来,还是等待天亮。

春风偷时来,两心相依依。

那个春天,我和他认识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上,他对着麦克风向所有人大声说道:“下面,我为大家唱一首带有西部民风的情歌《草原之夜》,我愿把这首歌献给今夜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姑娘!”

他的话音一落,在座的目光都在满场搜寻着,我也在四处寻找着。当我感觉到目光齐刷刷地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才想起了自己今夜身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

他的歌声很动听,人间的天籁之音,迎来了满堂掌声,我在表面极为平淡中听完了这首歌。

他在一声高于一声的“再来一首”中,走到我跟前,很绅士地邀我跳舞。他的个子很高,我踮起脚尖才能听到他的呼吸。

“很少有人把白色穿得这么美!当我走向你时,有一种走向玉兰花的芳香心情!”我是第一次听到有男生这么赞美我。

我和他就这样认识了。他家在农村,他一直不愿意带我去他家。他说和他相恋三年的前女友,就是去了他家之后和他分手的。

如果不亲眼见,我无法想像出那种贫穷。四周土墙围起的院子,三间厦房,屋身从半米以上,没有一块砖,许多土胚早已剥落,屋檐里的苇条已有不少散开来,房顶的瓦片不一,整个房子看上去摇摇欲坠。我虽然没有转身离去,可眼里却是涩涩地。

母亲说,爱情可以浪漫,婚姻必须门当户对。

父亲说,家庭背景和职业对一个男人很重要。

而我痴迷着他的歌声,觉得被他的歌声浸泡着的日子,有一种浪漫的美,父母的话根本就充耳不闻。

在玉兰飘香时,我身着玉兰样的白纱挽着他的胳膊,在不被父母祝福中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爱情开花的日子,在一间半的租房中就这样开始了,房子很小,却足够放进我们的爱和甜蜜;一张书桌,一台衣柜,一架雅马哈电子琴,就组成了婚姻生活的全部内容。

他任教的中学和我上班的政府大院相隔一里多路,他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送我上班,每天下午骑着自行车接我回家。

他以匀速踩着脚踏,边走边唱着歌,歌声轻轻地飘着,路两边美丽的树木、美丽的花草缓缓地后退,伴随他的歌声像是跳一种柔美的舞蹈。我坐在自行车后面,搂着他的腰,贴着他的背,陶醉一路,幸福一路……

一碗白米粥,一碟红萝卜丝,就是我们的家常便饭。每当他看到我吃得津津有味时,他都会疼惜地对我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

晚饭后,他就会坐在电子琴前,或弹,或边唱边弹;我或站在他的身后聆听,或在琴声的伴奏下舞动起来。一曲,两曲,三曲,三曲过罢,他的弹奏就结束了。

接着,他就靠在床头,点燃一根烟,看着一本书;我便小鸟依人般靠在他的胸前,闻着那淡淡的墨香,和他一起徜徉书海中。他看书的速度很快,我才看了半页,他就要翻过了。我会缠着他把另半页给我读完,他读书的声音和他唱歌的声音一样让我沉醉,我会在他的读书声中慢慢入睡……

暮雨斜风急,坠落锦华年。

我懒懒地陷在沙发里,无聊地看着电视,听着窗外急急的雨声,听着他迟迟走近家门的脚步声。记不清他第一次晚归是什么时候,我常常会在等待中睡着,直到他回来把我抱进卧室。

他离开讲台、离开琴键以后,我和他开始了独自的上班路,从此,我的路上没了自行车,没了歌声,没了依靠的背。

他第一次晚归后,满眼的愧疚;

他第二次晚归后,满眼的心疼;

他第三次晚归后,满眼的疲倦;

……

在他一次次的晚归中,歌声,琴声,烟的清香,还有读书声,慢慢地走远直到消失。他带进家门的是浓烈呛人的白酒味、粗重的呼吸声,我讨厌这种味道,我讨厌这种声音。他传递给我的不再是愧疚和心疼,而是各式各样的首饰和数字递增的提货卡。我突然害怕回家了,想逃离,对挤满抽屉的首饰生出了莫名的厌倦和烦燥。顺手拿起手机给闺蜜打个电话,电话那段传来戏笑声:“你知足吧,我都想嫁给他哦!”

于是,咖啡馆便成了我下班后的驻足地,我喜欢选择临窗的位置,品着不加糖的咖啡,看着高楼上此起彼伏的灯光,咖啡里便欲断欲续跌落着一种咸味……

想起了小学毕业那年,去外婆家碰到一个白胡子老人在化缘,我只是从面前跑过。后来外婆告诉我,白胡子老人说我长大后一生衣食无忧、富贵生活,唯感情一路多水。外婆说水就是眼泪,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真是应验了。

在咖啡馆里,我认识了另一个他。我至今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他看上去比我大几岁,他让我叫他云,他叫我小妹。我不知道云是不是他的名字,我也不想知道。我们只是坐在一起喝咖啡,面对面,却从不多说话,也从不问对方的事。他除了爱喝咖啡,还喜欢喝红酒,慢慢地我也喜欢上红酒,家里的台架上便多了一瓶红酒。

咖啡馆或酒吧,灯光很朦胧,我一直没有看清过他的脸,只觉得他就是一个谜,我不想揭开这个谜,也不想猜透这个谜底。有时候,生活在谜里,会很轻松。

一年时间里,我窸窸地走在这品不出滋味的幽梦里。

“豪宅给你了,名车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他把我从咖啡馆硬拽回了家,流淌在地上的红酒和他如血的眼睛一样红,玻璃落地的破碎声把空气切割得弥漫着硝烟味......我想要什么?他不知道,我知道。那晚,我没有哭,空茫的眼神蜷缩在沙发上......

从此,我不再去咖啡馆,也不再去酒吧。

他把卧室观光阳台进行了一次大改装,就连窗子也换成了白色木边框的,在窗棂和窗壁上挂满了绿的吊蓝,阳台正中一米高的花架上放着一盆盆白玉兰。

他说,让我在家里照样拥有咖啡馆的味道。我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伤心,只觉得透心彻骨的冷......

我是个普通人,我不向往锦衣玉食的奢华生活,我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和一个自己爱的人有个小窝,不求两个人眼里只有对方,只求两个人能望着同一个地方。

我和他的生活在追求一些东西的同时,却牺牲了太多不该牺牲的东西。他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这么努力、这么辛苦,就是为了让你过上最幸福的生活!”可他不知道,我们牺牲的这些,恰恰是幸福的组成。

偶然,在一本书上看到:即便拥有再恩爱的伴侣,人生也难免有寂寞。所以,你必须要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也学会有一个人的生活,读书、交往、冥想,用喜欢的事情来丰满独处的时间。

从此,业余时间我就开始喜欢上了爬山、跳舞、读书、写文。就这样,在不大不小的时空里我不紧不慢地走着自己的生命历程。可当这些停下来的时候,越发觉得悲凉不已。

……

此刻,一阵刺耳的车鸣声,将我的思绪猛地从过去的回忆中拉回来,送到嘴边的杯子已空,头感有些眩晕。打开窗户,一阵急风裹着雨点迎面扑来,打落了一瓣瓣玉兰花。我俯下身轻轻拾起,捧在手心,放在鼻息上用力闻着,那种沁人心脾的芳香没了踪迹,只可惜花开正艳时,却没了阳光。

如果有阳光,一切生命都会活得滋润坦然。于是,我明白了,女人如花,柔情似水,爱人的陪伴就是阳光,我只想要你陪伴!

北京市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最好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是怎么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