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 草堂微语 (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现代都市

语一

说是初冬,秋气还未退尽,晴日,去了长安的二郎山。

这山不畅,沟细水也小,看着涓涓清流打石涧淌过,石上的青苔却干燥如纸,绿还是那般的鲜亮,却不见了生机。水声潺弱,听不到叮咚声响。

山里很静,能听到松鼠在山间的跳跃,咝啦啦的枯叶儿在动,松鼠的尾巴也在动,大半有了人声,便凝固着不走,片刻,突儿跳起,一溜风似的窜上陡坡,坡上爬满了藤草、枯叶。

有山雀在叫,一声两声的,像在呼唤伙伴,立即就有雀儿在四面叫起,声音委婉的,极细且清亮,叽叽喳喳的喧闹起来,这寂静的山便有了气氛,有了活跃,有了生命的感觉。而人总是瞧不见雀儿的身影。

路是人踩出来的,就在陡陡的山坡上,有损折了山草的痕迹,光秃秃的石径上全浮着落叶,厚厚的一层。叶儿深红发枯,却不干燥,捏起来有些柔软,往下翻,枯叶竟润润的泛潮,到处散发着泥土的香气,贴地的叶面上全是湿润润的水。大山养育着生命,同样也滋润着死去的生命,让它慢慢的化腐为土。

初冬的山,少了润色,到处成枯藤干草,有红叶也有黄叶,但褐色成为主调。突现一株黄叶的树,阳光下在灿烂的跳跃,令人的眼球突然一亮,带来了十分的喜悦。这便是色彩给人的激动,特别是这个季节,大山里常常会有动人的色调,让人美不胜收呀!

天上有薄云,山里便有雾气,灰蒙蒙的像漫着一层烟,烟雾里的山就有着一种仙气。烟雾缭绕,但闻钟声,听说山中有寺,人心顿生佛念,只是路途遥远,求佛不得啊。

这山带点荒野,像不修边幅的汉子,细心察看,不见自然的作为,是人的破坏过度的强烈,人想将山变为旅游地,又是修路又是架线,自然山坡被推为平地,常见人为开挖的痕迹,有纸屑、塑料制品、烟蒂散见在山草中,这种破坏有悖于自然的保护,也是一种罪过。

走出二郎山,山下有着一面平湖,湖边是一带杨树林子,水色青幽,林子灿灿,阳光里山色水色十分的秀美,心中真有种担忧,但愿此情此景永远保留在自然,不要再人为的破坏了。

入夜,灯下思虑,想到二郎山,心有不忍,落笔草堂微语之中,唯恐日后再没有如此自然山水的感觉了。

语二

入冬,落了雨,也落了雾,雾中有霾,这天就昏暗了数日。

霾对人类有害,雾对秋叶有损,一场雨雾便落一片黄叶,树就瘦了许多,光秃秃的裸出浑身的筋骨,身下围满了枯叶,仍有青葱的草和绿叶的冬青,生和死便在这里相遇。

雨是静静的,雾是轻轻的,枯叶躺在那里,是默默的。生在为死而感伤而流泪,泪做雨丝,纷飞为雾。死却淡然一笑,说:哭着来,笑着走,活着有用就行。生死就是在这个季节里相遇又相别。

清晨,是寂静的,地面上就躺满了叶,如花似的色彩,有黄有红也有深紫。黄是灿灿的,那么一大片,壮美的不得了,生时的绿没有给人震动,死时的黄却令人惊叹不已,又加上红与紫的炫烂,真让人感动这生命的伟大啊!这是生命的色彩,从青葱到深的绿,到青黄到灿烂的红和紫,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过程,而人们能深知多少!人只能在走向终点的色彩中感叹而已。

这是一个生命的情结,在这个季节里,它表现的最美丽最悲情又最富于诗意的了。因为它与生命有关,就一定有着生命的故事,有着欢笑和哀伤,有着激情和悲愤,有着可歌可泣的动人情结。可这一切都将随着生命的终结而淡去,随着这雨雾飘散在严寒的冬季,漫天的雪花飞舞在大地上的时候,生命的情结又系在了新的生命之中。

这个生命的循环过程,在这初冬的落叶里,你能静静的感悟到。

语三

天在落雨,去了汉城湖。

这雨落的慢,又细密的像雾,汉城湖就如烟雨,朦胧似梦。

地面有水,是一圈又一圈的镜子,照着你的脚,又映着天上的云,你便行在了天上。脚踩在水镜里,啪儿便碎了,你就落在了地上,旁边便是一条湖。

湖面很静,水色幽深,细密的雨丝激不起水花,却能让水面无光,密密麻麻的像退去了水的本色。偶尔有鱼跳跃,一尺来长,泛着青红,水面就扑咚声响,整个湖面就活跃一瞬。

路边有栏,湖边也有栏,这路常常就伸到湖面上。路面是板材的,板材有缝,缝中透着湖水,能看到莲叶在湖中泛绿,像镜里的画,有着水墨泼出的痕迹。下面一定有着鱼,岸边就坐着几十号的钓者,在这烟雨蒙蒙中,人是来追求湖的静呢,还是看那鱼儿出水时的动呢!肯定有一种乐子在里面,不然人会这么呆傻,穿着雨衣,撑着雨伞,一坐几小时不动,抽着烟,眼却不离水面,悠忽一下,钩起,无鱼,食是被咬了,再放饵,再摔去,又木呆呆地坐着,身边放着一碗方便面。

这是一种热爱,以水养心,水静心则静,心静了人就愉悦,愉悦是人生难得的一种东西,人生苦难十之八九,能求得愉悦便是一种境界。坐在这湖水边,就会产生这种境界,不信,你在这种时候,站在这烟雨蒙蒙的湖水之上,聆听着天与水的相融之音,你真想幻化做一条鱼儿,在这汉城湖里畅游一凡,到那深深的湖底静心一刻。你也想变做一只绿蛙,在湖心的荷叶上轻轻地睡上一宿,你真的会感受到汉城湖给你带来的一种境界,一种超脱自我,心属自然的轻松和愉快。

有桥从湖上通过,桥为拱形,桥头就有汉代建筑。其实这湖周的建筑颇多,有古塔、角楼、拱门以及长达二百米的浮雕。能看到文景之治、张骞出使、班超安边、昭君出塞以及苏武牧羊等一系列文化典故,全都突出一个汉字,体现了一个汉桥水镇的汉文化氛围。

这里与汉文化有关系吗?一个游者总会这么去问,终于看到一座城碑,才知这里竟是汉长安城城墙东南角的遗址。于是你便惊奇古时的汉城竟会这么的大,你的脚下也曾是古人踏足的地方,也是人类故事演义的地方。这时的你,心便不能平静了啊,尽管眼前依然烟雨蒙蒙,雨丝如帘了,你的心境竟有了从古到今的穿梭,不知古人是否也如今人一般在这城墙下的湖水中垂钓!如有,我想钓者的心境怕也是为着求静取乐的吧。

又撑起了伞,踏着如镜似的水面,那里有我的脚,我的身,我的伞,还有天上的云。踏碎了水面,便是大地,是今天的汉城湖,又是古时的汉城角。人就像走在历史的长廊里,从那一头走到这一头,数千年过去,这该是一个多么伟大而有趣的历程。在烟雨蒙蒙的汉城湖中,我的思绪如这漫天飘飞着的雨丝。

语四

难得,冬天里有这么一个晴好的日子。灰霾散尽,阳光朗朗,一个清亮亮的太阳,清蓝蓝的天空,天地都变的清明起来。

驱车往南山去,平日蒙蒙事物,今日居然意外的清晰,连南山也轮廓显现,有了层次,有了虚实,有了山顶上的树影和山间的屋舍。

近了南山,延环山路西行,畅亮的山边突然多了一片绿林。入林间,就奇怪这里的树了,粗粗的身子,都长了一付大大的头,头上又伸出枝杆,直直地往空中探去。

这奇怪的树种让我想起十多年前去青海的路上,曾经见到过。远远地的一片荒野中,就立着一带一带的怪树,因置身列车之中,无法细察,便留下这怪模怪样的树影在我的脑海中。

今日得见,又在眼前,便仔细地端祥起来:这哪里是在长着的树,分明是倒栽着的根,根系粗绉而蛮横,任意地突现成怪模怪样的形状,让人想象里,这树的思维一定是发生了变异,把天当地,又把地看做天了,偏偏就倒着生长起来。

倒着长就有了奇怪的态势,让正常思维的人便看出了奇妙,看到了新奇,又看见此物的艺术情趣。它的形态怪异、出格,不按长规走势,说它像根又无根须,像树又似残缺,反倒有了一种苍桑之美,一种雄浑又强悍的气势,那气势由树顶压着下来,让人惊撼不已。

就想起一位名人讲过的话:艺术的最高境界,常常表现在残缺上。此树之所以吸引了人,正是在它那残缺般的怪状上,这个现象正好说明了这个问题。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绿园,竟能让人体味出艺术的思想。

该感谢此园的建造师,造出园林,又留下了思想,创造出独特的艺术境界。还好,在一棵树下见到了一面小牌,上面注着:馒头柳。

癫痫患者要做好哪些生活护理工作?治疗癫痫要花费多少钱?南昌好癫痫病医院哈尔滨专看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