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暖风熏醉了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2、蜂蝶戏花飞   3、是忏悔还是怨愤   4、邪耶?情耶?   5、惊闻风雨来天外   6、泄愤一怒究可哀   7、“将军”早逝,花叶依旧妖娆   8.、风亦萧萧,雨亦潇潇   一 、媚娘与虎子      这一阵子,小吴村可热闹起来了,松子的妻子媚娘居然要搬出松子家,和村里的鳏汉条子虎子住在一起过日子。经过争吵纠葛,最后媚娘妥协,她答应不离婚,但要两边住。松子家的父母整日唉声叹气,松子也总是蔫头耷脑。村子里的长舌妇们可有了嚼蛆的话题,说什么“日子过好了,人就发 骚了”。   说起媚娘,她可是村子里小媳妇中的一枝花,俊俏、苗条,肤色白嫩,眼睛顾盼有神。她怎么会嫁给瘦得像青竹竿、还有些侧(读zhai,方言读音,即斜视)眼的松子呢?这当中还有段趣事。   媚娘姓王,出生在双河镇西边山脚下一个叫“山王家”的村子,家境贫苦。她的父亲只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可是在农村,只靠做田能有多少收入呢!何况她娘也不是个勤快的人,喜欢玩乐,时不时地在家修饰打扮,经常到人家麻将场上转悠。媚娘从小就不得不和她的弟弟经常帮父亲打理农事,可一年年下来,想做件新衣服都很难。不过,经长期历练,身子骨倒是炼出来了,卷裤脚下田,捋袖子挑担,身条虽然稍嫌单薄,可练就了顽强的耐力,做家务也很能干。但这种穷苦的生活,给她精神上造成极大的压抑,迫使她一心想跳出这个贫穷的山村。可是她读书成绩不咋理想,白天辛勤劳动,使她不能像她的同学有精力在晚上刻苦攻读,明显看出在读书上是不能跳出“农”门了,那只有寄希望在嫁人上离开那个穷窝。在她初中毕业两年刚十八虚岁时,小吴村松子的父母吴家乐托人讲儿媳妇,先是讲到媚娘的一个女友,她女友来相亲并看看松子的家境时,约了媚娘一道来。女友嫌松子人面儿长得差,不愿意答应这桩婚事,媚娘却心动了。因为小吴村离街近,就在双河镇的边上,上街一个来回,只需要吃一餐早饭的时间,哪像山王村,上趟街要大半天。女友一拒绝,媚娘立刻说:“你不愿我愿!”于是便和松子确定了关系。两个月后,她嫁到松子家。   媚娘刚嫁来时,是比较勤快能干的。她虽并不壮实,像个纤纤袅袅的羸弱病西施,可一担稻子上肩,甩开步子一旋儿就到了场基上,比松子还能干。村里人在松子父母跟前都说他家有福气,娶了个这么能干又俊美的媳妇。松子母亲整日里嘴都笑呵呵的,松子的父亲心里暗暗庆幸,家里讨了这样一个好媳妇,真是八辈子有福,松子的弟弟妹妹们也跟在嫂子后面勤快地忙这忙那,一家人都其乐融融。   吴家乐是个做篾匠的手艺人,在村里,虽说不上很富裕,经济状况也还是很不错的。小吴村的特点是“三多”:在外工作的人多,做手艺的多,留在村里的妇女多。在那个时候,一个工作人员的收入比手艺人可差多了。当时,一般工作人员一年工资不足一千元,而到外地做建筑的木瓦工(有远到东北、内蒙的),做半年,除吃用路费外还能带回二千多元。在家的手艺人收入也颇为不菲,小吴村最先盖新房子的人家都是手艺人,生产队刚解体时,队里出卖仓库兼办公室,就是做篾匠手艺的林吾一家买下的。可是吴家乐为讨儿媳妇盖三间新屋,可以说是把家里盐罐子、油罐子都清刷了个干净。按说他的篾匠手艺还不错,收入在小吴村也还在数,可是他很在乎吃穿的,又喜欢跟大姑娘、小媳妇挑逗,在外面要有个人样,在家里要过得舒服,所以平常花费不小,当然也就结余不多,否则他家也不至于做三间屋子就伤筋动骨几乎揭不开锅盖。好在他做点儿活计,把那些篾器拿到街上就能卖钱,手头活泛,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的。这就使媚娘有了个对比,确实,跳出那个穷苦的山村就是好。   媚娘嫁到松子家几个月后,渐渐地总是觉得哪里有点儿不舒服,累,不怕,那是什么原因呢?媚娘自己也不清楚。她自己劝自己,该满足了,山里人家的生活哪里比得上街边上人家?且不说生活比较富裕了,还能时不时的逛逛街,看看琳琅满目的橱窗里使人眼花缭乱的鲜艳衣物。   说到街边上的村子,这个小吴村虽然不是很富裕,在双河镇却也颇为有名,因为小吴村出过大学教授,很有几个人在外地当县级以上干部,“文革”前就出过几个大学生,“文革”后陆续考取大学的人数在当地可谓首屈一指,还有考取研究生的,一直为人称道。其中佼佼者就是林吾和江家英老来得子,成了博士后,在省内同专业界都知名,现在到美国讲学去了。小吴村虽然没有多少高楼大厦,但附近村子的人都说小吴村文风好,是出人才的宝地。其实一百多年前,小吴村原来是一塘之隔的大吴村搬来的几个佃户人家,以后陆续搬来一些不同姓氏的人家才形成村落。因为离双河镇近,交通方便,土改时划为地主的两户人家就又搬来,他们的子女都大学毕业在外地工作,他们本人已经在一九六0年前后去世。现在村子里以姓林、姓吴的为多。村子南边姓吴,村子北边姓林。还有十多种其他姓氏。土改时期分地主财产,村子房屋住宅有了第一次调整,生产队解体时房屋住宅有了第二次调整,以后陆续新建住宅,吴、林两大姓人家的住宅才交错起来。   双河镇是巢湖边上一个乡镇。巢湖,是我国五大淡水湖之一,面积达八百二十平方里,湖中有姥山、孤山、鞋山,风景优美,神话传说很多。湖边河汊密布,号称有三百六十条河汊,水路四通八达,东驱运漕与长江相吞吐,西纳南淝河与合肥相勾连,南宋词人姜夔说形势“奠淮右,阻江南”,三国时周瑜带领着东吴军马驻扎在巢湖。新中国成立前夕,解放军为进行渡江战役也在巢湖练过兵。巢湖物产丰富,盛产大米和鱼虾。巢湖的银鱼,肉质鲜嫩,味道鲜美。巢湖人杰地灵,说到冯玉祥、张治中和李克农,真是举世闻名,他们都是巢湖市人。   双河镇在巢湖北偏东流入巢湖的两条小河——东河与西河的交汇处,故名之。据说清乾隆皇帝还曾到过此地,为此地的一种糕点小吃起名为“金镶白玉带”,当地人简称为“玉带糕”。一九八二年,镇上合作商店携带此传统食品进北京参加商品博览会,从千万种食品中被挑选评为铜奖。双河镇交通便利,水上乘船可进巢湖下长江,有铁路通合肥、芜湖到全国各地,公路更是如蛛网四通八达,所以镇上市场繁荣。   小吴村与双河镇一河之隔,一桥相连。当时桥的北边属镇,桥的南边属乡,现在虽然都统归双河镇,但镇上属于街道,小吴村仍然属于行政村。街道居民中也有农业户口的,只是人均田亩少,但会经营,种植蔬菜,做些生意,都比较富裕。而行政村的居民人均田亩也不是很多,可主要是靠从事农业,收入有限。但小吴村的人不少兼做手艺,虽不及桥北富裕,和别的地方比,经济还是活泛的。   媚娘在双河镇上逛街,尽管眼馋,却从来没有买过什么值钱的东西,因为囊中羞涩,又不便直接向公婆要钱,而松子不掌家手头也很有限。公公倒是曾暗示要给她点钱,但一直还未出手。一段时间后,她发现,总有一双毛瘆瘆的眼光在身上乱舔。那是一次下毛竹时,她刚刚搬下两根,她公公来接,手从胸前插下,样子是要搂住毛竹,可那手偏硬是从乳房上刮过,刮得她身子一颤,差点儿把毛竹砸到公公身上。她瞥了公公一眼,发现他的眼光毛瘆瘆的。以后,她在做事时、吃饭时,都发现公公的眼光在自己身上转悠。她感到厌烦、恶心。   她打量了这个家,公公快到五十了,长得白净,脸面比他儿女们都端正、清秀,身材修长,虽然略显单薄点,但可以想象年轻时肯定俊秀风流。婆婆也清秀苗条,平时只顾埋头做事不多话,待人温和宽厚。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他们的儿女们却外貌瘆人,松子侧眼睛不说了,十六七岁的二儿子嗓音哑哑的,村里人都喊他“公鸭嗓”,小女儿身上就像有鱼鳞,常看到她在那儿抓呀抓,一层层白皮屑往下脱落。   在以后的日子里,媚娘有意和村上人交谈,询问公公家的情况。有人告诉她,她公公家几代都是篾匠,还在街上开过篾匠店,弟兄三个有两个仍是篾匠,只是老大艰巨以后不见踪影,家里丢下一个孩子与奶奶即吴家乐的母亲相依为命过日子;老二是搞机械的,双河镇第一台抽水机就是他家老二当着全镇几千人围观时开启和关机的,后到外地机械厂去了。分了家,他家里生活在村里还是比较富裕的,虽不是顿顿大鱼大肉,但基本上每天都不断荤腥。她公公家在小吴村这个小小的村子里是个大姓,跟村上人家处得还很融洽。她公公为人热心,也聪明能干,村上人家有个喜事什么的,总少不了他出头帮着维持料理,以前一般人家娶媳妇闹房,总是他领头“说好”。说好话的多,但从人们说话中时而住嘴截断了一个什么话题,使她不解,也就产生了一些疑惑。   她心里有了数。有次下毛竹,看着公公张臂又要来接,她瞪着眼说:“我自己送!”公公愣住,眼神犹疑。但没过多长时间,有一天她从外面回来急匆匆要到房里拿东西,家里只有公公一人在剖篾。在经过公公身边时,不知是感觉产生幻觉还是咋的,媚娘觉得自己屁股给扭了一把,尽管是轻轻的。她感到是被毛毛虫挠动,恶心,瞪了公公一眼,“呸”了一声进了房,关房门时故意使劲,用“哗哒”一声表示着抗议。   家里的事虽然闹心,可村里有了新传闻。一个退伍回乡多年叫虎子的人赌博赢了钱,为他哥哥盖了一幢四间砖墙瓦盖的新平房。当时媚娘也未在意,谁家都要过日子嘛!不久,她发现,虎子就是与别人不同。   虎子姓林,大名叫林立虎,个头不高,但长得笃实,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人们都叫他虎子。他读书迟,也只读到小学三年级,便因那年头饥饿而辍学,等能有饭吃了,却过了年龄,不愿与比他小很多岁的孩童同桌读书,挨到一九六五年春应征入伍。虎子长得不咋样,脸稍嫌窄了点,名字叫虎子却生了一张驴脸,两片嘴唇有些外噘,说话厚嘴唇一张开就显得特别大,特殊的是眼睛,很有神采,瞪人看时犹如两把小匕首。他入伍服役不久就成了部队军事训练骨干,曾在军区级大比武中勇夺冠军,受到巡察部队军事训练的罗瑞卿的夸奖。当年罗瑞卿接见他们时对他们说:“今后的将军、元帅在哪里?就在你们当中!”他很快入了党,可是准备把他提干时,却被他接近文盲的文化程度给涮了下来,当然被涮他是不知道的。每想到当年夺冠披红戴花时,他就有一种醉醺醺的感觉。“文革”粉碎了他的美梦,“文革”后期,他退伍了。虎子的父亲在一九五九年饿死,母亲多亏当时身材矫小,她随时随地到外面偷取南瓜、萝卜勉强度过“艰巨”,但也在前几年病逝。家中还有哥哥和妹妹,都没有读多少书。哥哥是个忠厚老实的汉子,在一九五八年也服过役当过兵,早就退伍,已经结婚生子,妹妹也在不久前出嫁。家里原来三间土墙草屋在“艰巨”时期就倒塌了,虎子哥哥退伍后在原址垒了三小间土墙瓦屋才结了婚。虎子退伍回乡后就和小侄子挤睡在一张竹床上。   洛阳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癫痫为什么晚上发作武汉癫痫病的遗传几率治疗癫痫到底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