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继父辈志·同圆识字梦(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随笔散文

我出身官户人家,也算是老革命家庭,在当地可谓是名门望族。伯父十岁时,被日本鬼子抓了差,伯父怕鬼子的凶残不愿去,哭的死去活来。八岁的父亲顶替应差,为的是救下全家人的性命。不料,伯父十三岁时再次被鬼子抓了差。这次很难躲过去,他不忍兄弟再次顶替,在一天深夜,在非让他去应差的伪村长家的草料房放了一把火逃离出去,一路饥寒交迫,晕死在大山深处,被八路军的侦察员救起。从此,参加了革命,后被派回家乡拉起了武装队伍。大伯父和我父亲跟着伯父拿起了枪,伯父担任游击队连长,后被编入八路军太行总队任团长。由于没有文化不识字,弟兄们再不敢跟随大部队前进,个个留在了地方。他们虽没有文化,却共同做了解放劳苦大众,改天换地的梦,留在地方依然共同做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设新中国梦。他们个个学起文化识起字来,常常相互请教求学,比赛背写文字,看谁比谁会写多少字。老弟兄三个谁比谁会多写一个字便相互“妒嫉“,于是,谁比谁多会写了几个字便保密起来,而往往取胜的还是伯父,他的识字的机会很有利,他是县工业部部长,报纸,批阅,开会笔记都是他识字认字写字的机会。每每回家,他便希望和再三教育我们不要辜负了这个好时代,抓住好时机好好念书识俩字。

由于我出身在这样一个家庭,从小便喜欢上了文字:上学第一天,我没有书包,因为没有书。手里拿一块打了的破石板,就像我的小手掌大。那时候上学不知道书包,不知道书,纸,笔,本本。就一只小手拿着破石板也喜欢的不得了,连唱带哼哼,蹦蹦跳跳在上学和下学的路上。学校也不是学校,是生产队的大破库房,门和窗户七扭八歪。一·二年级挤在一块,三·四个学生伙一张桌。黑板是几块窄木板拼凑的,一写字就吱吱扭扭地响。老师是本村小学毕业生。她在黑板上歪歪扭扭写“中国共产党万岁”!我们在石板上也歪歪扭扭的写,当我学会写五十个字时,在进修学校的大哥便开始对我基础教育,拼音,笔画,写法,读音都必须按他的要求进行。每天晚上,大哥工工整整写在纸上,上面铺上一张白纸,让我印着写,大哥写一笔好字。所以要求我们弟兄姊妹也都像他一样,甚至比他还好。三个月后,老师发书了,我拿着崭新的书,也认得了字,心里甭说有多高兴了,双手抚摸着新书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别人的书,别人的书叫我看,他日我也写书让别人看。懵懵懂懂的想法,稀稀拉拉的求知,歪歪扭扭的一年级也就这样歪歪扭扭地过去了。

一场大雪把大库房的学校压塌了,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的二年级开始了,老师是初中毕业生,他开始教我们学两·三句话的课文,1+1的算术,由于我有大哥的辅导,读课文不怎么结巴,也就很受老师的高看。正因为有大哥的关系,后来上学,我的老师不是大哥的老师,就是大哥的同学,或者是大哥的学生,直到高中毕业。二年级是我学习成绩和兴趣突飞猛进的重要环节,因为当时社会上有了杂志刊物,加上有大哥给我施加的压力,才使我从小整天就抱着本大书看,养成了勤奋好学的读书习惯,直到现在。由于老师的高看,我的学习劲头特大,学习成绩真怕比别的学生差,也就在这一环节,我加深了那个奇怪的念头:别人的书让我看,我为什么没有书让别人看呢,我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也写书让别人看。杂志刊物成为我的要命之宝。于是,二年级的我就在这奇怪的念头伴随着《山西青年》的故事奇奇怪怪地度过了。

三年级是最糟糕的一年,学校没有教室,学生们抬着书桌,搬着凳凳,进行游击上课,大树下,窑顶上,山头上,野地外,到处是我们的课堂,到处是我们的读书声,这一年,许多学生产生了厌学情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今天头疼,明天脑热地逃起学来,我的老师也许和我大哥入常通气的缘故,他每天开课时,必先叫我到办公室,先表扬后教育在鼓励,然后在给我几本故事书,看书时我把不认得的字,另写在石板上,上学时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问了生字,老师特好,他先告诉我字的读音,再给我讲解字的意思和用法,老师最后告诉我这些都是语文知识。由于我的好学和记忆,所以在这个最糟糕的一年里我却学了不少东西,为后来的写作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四年级的学习是在没有泥皮的窑洞里度过的。一年的游击课堂,跑了不少学生,给村里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偷摘瓜桃梨枣,损害集体财物,打儿童,骂老人,成了村里无人敢惹的“坏鬼们”。为了加强学校的管理,上面给派来了校长,校长姓张,是我大哥的同学,也是我们四年级的老师,张老师非常严肃,我们学生都很怕他,他不在教室时,学生都像叽叽喳喳的小鸟,他一推门,教室就鸦雀无声。四年级开始写作文,老师命题我们写,我的第一篇作文,就得到张老师的赏识,他再忙,也忘不了在作文课给我辅导指教,每篇作文后面的红笔批语,就是我爱好写作而点亮的红灯。大哥时刻教诲着我,篇篇作文他都得把关,就连一个标点也不放过,大哥是新中国第一批知识分子,对我也摆那臭架子,动不动就训教我,字写不好从写,作文写不好从写……为此,我没有少哭过,哭也不敢哭出声。

大哥虽然对我严,但纸、墨、笔、本本都先给我,这在当时我是最优越的。而最令我难忘的是一次的全校大会,一天下午,张老师通知全校师生搬着板凳上西场垴开会,具体开什么会谁也不知道。我们在西场垴坐整齐后,张老师宣布开会,我没有想到的是张老师指名让我上讲台,当时我被吓蒙了,不知我犯了什么错,我低着头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前面坐的同学们都扭回头来看我。张老师走到我的跟前笑道:“让你上去,你就上去,怕什么?”我静了静心就上去了,张老师从包里拿出一本作文本来,我一看是我的,他展开我新写的一篇,叫我给同学念读,我念读完,张老师说:“这位同学的作文篇篇都写得不错,而最好的就是数这篇了,今天召集同学们在这里开个会,是鼓励大家要勤学上进,将来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也就是这篇作文的缘故,我爱上了写作,日记,见闻,三言两语。到了初中,我的又一篇作文《一块石板》又受到全校师生的赞赏,我的班主任说我写得是小说,我问小说是什么?班主任说小说就是文学,文学又是什么呢?而真正让我走创作道路的是上了昔阳中学,我的语文老师刘学智,河北人,他常常在下课业余时间鼓励、点评、指教我的作文,还鼓励我坚持,不要放弃。

中学毕业后,我牢记每个老师的教诲和鼓励,搞起业余创作,一次比赛中获得三等奖,又得到县文化馆作家、诗人梁石的启蒙,学生时代真是幸福的时代。我学到了基础知识,开始施行我的誓言,《收割归来》:

山肩横过一条霞光

挑着沉甸甸的粮仓

拢不起丰收里的喜悦

场上盛不下一秋金黄

在一份小报上发表,我拿着小报给父母看,父母当然很高兴,我又拿着给大哥看,大哥却不冷不热说:“那算啥,我的文章都在全国飞呢!”我暗下决心,我也全国飞。第二篇上报是处女作小小说《左邻》,记得文里这样描写了兄弟六个:“大的大邋遢,二的二邋遢,三的鬼难拿,四的木疙瘩……”引起县文化馆本地作家诗人的注意,参加了县里召开的创作交流会,结识了区署文联的作家诗人。我的小说和诗作陆续在本地杂志《松溪》发表,小说《唱》描写了全民健身活动。里面人物“牛角老人”和老情人也是老搭档“谋事官”嘻嘻哈哈,拉拉扯扯最后搭档上演了本地有名的剧目《水磨头送闺女》获得特等奖,发表在省级报上。实现着我儿时的梦幻,直到现在。想来真是无怨无悔,我努力了,我奋斗了,我认了字,也用了字,对得起供给我念书的父母,对得起教我识字的老师们,对得起这个上得起学,念得起书的时代了。总算没有白白浪费了大好时光,也比有时间打麻将强了几百倍。什么头悬梁,锥刺股,三择邻,借雪光,月下读书,程门立雪都激励着我奋发读书,读起书来还是什么也不顾。而每读一本好书就自觉惭愧,总想写一篇好文章自己交代自己一下。

自加了网络文学后,结识了许多写书的,他们出了书定赠我一本,一直是我看不完的书,珍藏不尽的友情,这使我的人生大大有了价值。

每当我一篇又一篇文章从我的指尖流出,又得到文友们的赞赏时,我特别的高兴,不为别的,只为继承父辈志,同圆两代人的识字梦。而我还圆着父辈只能识字写字而用不了字的梦,我的文学梦。我虽不能为我的家庭争光,却没有辜负了他们的期望。

时光莫虚度,人生莫浪费,买书,读书,写书,藏书,永远和我朝夕相伴,朋友们爱书吧。

郑州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在哪?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盘锦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费用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