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农民母亲(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随笔散文

我的母亲是一位普通农民,没上过学,不识一个大字,也没去过大城市。平凡的母亲此生无传奇,却是我心中永远的神话!

今年春节过后,工作不好找,母亲先是在镇上一家饭店洗碗,后来又勉强打了两股零工就没活可干了。几经周折,直到农历二月底才找到一份在建筑工地上为农民工做饭的工作。

立夏过后,日头越来越长,早晨五点一过,天就慢慢放亮了。工人们被要求五点钟吃早饭,六点前出工。这样,母亲只好一早不到四点钟就摸黑起床做饭。

适逢乡镇庙会,包工的老板破例为工人们放了一天假,并为每位工人预支了五百元工钱,好让工友们赶会用做盘缠。

“哈呀!五百块哩!上工快两月了,终于见着工钱啦!”母亲着重强调了“五百”这个数字。

“这五百块再加上平时卖废品积攒的几十块,这一算,这个月的房租就有着落哩!”电话里,母亲乐呵呵地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五百块,也许在有的人看来,这其实不算什么,可母亲是一位恓惶了一辈子的农民。显然,这笔钱已经让她欣喜兴奋了,农民,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我只是附和着“嗯、啊”了几声,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电话那头,母亲还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我细听着母亲正合计着她这五十多天来用辛勤劳动创造的“价值”,她自言自语道:“一天六十快,五十天满勤的话就有三千块哩!不过有两个下雨天没法出工,不能算在内……”

听罢,我却沉默了,一种难言的滋味涌上了心头……此刻,我既感受到劳动给母亲带来的莫大充实感,又感受到母亲熬苦负重的辛苦酸楚。不知何故,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多少回劝母亲不要再那么拼命打工,多休息静养为好,可母亲却不听,她总以自己身体健康没病来“敷衍”我。

“妈呀!人,就像一台机器,平时工作负荷过重、消耗过多,到老时维护保养的成本自然就高了。万一再落个病根儿,那多不值啊!我可听说了,平时不生病或者很少生病的人,只要一生病,麻烦可就大了。现在生活好了,很多人都追求养生,健康长寿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您老平时得调整好情绪,保持心情畅快,健康饮食,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不要再顿顿熬酸菜或者煮挂面......”

本以为我这一席话能说住母亲,不求母亲立即点头,哪怕母亲能稍稍沉默一下,落个不同意不反对也行。

没想到,还没等我说完,母亲就接过话茬:“嗨,碎娃,甭跟我提什么养生保健,农村人没那么多穷讲究。咱山里人,在山里干活,在山里奔跑,呼吸山里的空气,吃自己种的粮食,可健康了呢。你看邻居的老杨,七八十了,耳不聋眼不花,每天吆着两头牛上山放牛,跑得可欢实了。至于人的生死,这是命。要真有那么一天,一合眼,一蹬腿,这辈子就完了,没什么……”

我很震惊,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生命,在母亲眼中,在一位农民的眼中,竟是如此云淡风轻。

从小,我就从书本上读到珍爱生命、敬畏生命。然而,在母亲的眼里,生与死不过是一合眼、一蹬腿的事。

我不认为母亲不热爱生命,就冲她每天辛勤劳动、拼命打工,就说明母亲的心是活的、血是热的,对生命是充满美好希望的。

作为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母亲此生没什么丰功伟绩。母亲这半辈子最值得夸耀的,恐怕是粮仓里曾经积攒过十几石上好的粗粮(谷子)。仓里有粮,心里不慌。对一位农民来讲,不管世事风云如何变幻,只要咱仓里有粮,就不会被饿死,母亲就认这个理儿。

我真的很佩服母亲,她能把仓里的十几石粮食积攒了十几个年头。

家中一九九九年前后产的谷子,一直封存在西窑一口用大石块砌起来的粮仓里。直到二零一二年春天,父母举家外出打工时才从粮仓里挖出来卖掉。十几年哪!母亲用的是何种无氧保存的土方法?

我好奇地问母亲:为什么把粮食积攒了这么多年却不卖掉?换成现钱多好,现钱可以活用,可以置办生活所需,改善生活条件。相反,仓有余粮却攒着不动,这跟手有余钱却闲置不用是一样的啊!

母亲的答案是这样的:早些年,粗粮市场行情不好,既然卖不上价钱,那就等。这一等,就是十几个年头。咱自己有粮食,就不用花钱去买吃食。吃自己种的粮食,最踏实、最实惠!另外,万一赶上年景不好,闹个年馑什么的,这十几石粮食足可以支撑咱一家人熬过几年啊!

说来说去就一句话,母亲是对早些年吞糠咽菜的穷苦日子过怕了!

母亲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少年时代即赶上三年自然灾害与十年文革浩劫。我不敢想象,那些苦难的记忆对母亲产生了多少刻骨铭心的影响。实事求是地讲,我作为一个成长在八九十年代的青年人,虽然没有赶上那些动荡骇人的艰苦年月,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血液里继承了许多跟母亲极其相似的性格特点。

母亲,就是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平凡的母亲此生无传奇,却是我心中永远的神话!走进母亲的内心世界,我才会重新审视自己,才会深刻地认识自己;走进母亲的内心世界,我身上所有的矫情、任性与懒惰,都会掉在地上碎成渣。

像母亲这样平凡的农民,在她粗鄙的生活中一直孕育着希望的种子。她用毕生的信念执着于自己的追求,一生辛劳,一生节俭,一生无悔;母亲这半辈子都在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一个关于人生的课题——如何看待生活,如何看待劳动,如何看待生命。很多年以后,当母亲谆谆唠叨的声音回响在耳畔,当母亲躬耕劳作的身影浮现在脑海,就像一本书,就像一幅画,时刻激励着我不畏困难、奋勇向前......

湖北市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老年癫痫病人怎么治疗最好?癫痫病怎么治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