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时光记(散文四章)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哲理

【那些没有雾霾的情境】

近乎于一种召唤。

我只要出门,只要乘上那趟公交,只要在那条熟悉不过的路上漫步。心情和心境便能平复。

路尽头,可以往南,可以往北。一处通往俗世和喧闹,另一处通往的地方,你无法用语言表达,无法用所知丈量,无法在游移不定时判别。那是确定,又不确定的结果。是通往智慧之路的途径。太多的未知,跟山上的树一样数不清地等待着你去接近。

那一天有点阴沉。雾霾把清静的山谷,涂上了一层灰色。

灰色有点像将要入暗之前的夜,把寺院和大门封固了起来。我走近的每一步,都显得点闹腾。一扇栅栏门,悄悄拦着。我进去后,便感觉自己开始清爽起来,似乎一切不痛快的过去,都真的全部被切断。

好象只有咫尺之遥,我便能够回到那些快乐的时光里。

那时,每天十点钟,在这样的山坳,就开始放炮,老人都凭借这样的声音,去准备午饭。慢慢遥着晃着去自留地拨上一个萝卜,割上二棵大青菜。再跑到河边上,把米淘了,把菜洗了。那时的人们,把去菜地里,和上踏渡洗菜的时间加起来,应当是现如今的人,去菜场的时间差不多。因此,到灶头上开始炒菜,烧好饭的时间,差不多是家里人从地里干活回来。照样的,干活回家的人,会先去踏渡上洗手洗脚,有的还会擦上一把脸。然后,将那热腾腾的饭菜,喷香咽下肚。

我不晓得为什么,自己一踏上这片宽敞的土地,就要想起耕种,想起那些艰苦的岁月。我是那么迷恋过去,甚至很多时间都把当下给忘记了。

原本以为,世界总归会越来越好,吃的会越来越多,穿的用的会越来越丰富。那样的生活,肯定会美好的不想回到过去。

可生活恰恰跟我和全世界开了个玩笑。

我顶顶想的,是在眼底下的水泥地面,归还到原来那无边无际的良田,可以隐约看见村庄看见家。那一个家乡,不会产生雾霾,甚至连垃圾都没有。所谓垃圾,都可以回归到肥料那一类。

我还记得老人们常讲的一句俗语:三日不吃回魂食,四脚笔立直。这句话用苏州话讲,是极富意味和韵味的。应当还有很多很多的谚语,只是我再也找寻不回。我找寻不回那样的生活,因此也找寻不回那些谚语。

在每天产生垃圾的日子里,我感觉自己日渐愚蠢,找不出问题所在,只是感觉活得有些不安,有些心神不宁。时不时地总会掉进一种踏不出门的情绪,一种没办法表达的情绪,那种被憋屈的状态,似乎总会在某个时候,让人要崩溃。

这种时候,我总是不知不觉就走到观音山边。在这里溜达半天,看看浓淡分明,远近错落的原始树林,看看青山还保留了大部分的感觉,心里就踏实了。那些停止打石头的石壁上,开始种上了假的花草,也感觉略显出了点生机。无论如何,它煞有介事地在重生着。

【尊重与安慰】

三年前,在朋友的帮忙下,开始收学生教小孩子画画。

由于上得起画画课的孩子,一般家境也都不算太差。又因为孩子们,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在这些孩子的身上,还带着许多被纵容的习性。但大多数时,他们都还很纯净,让我比较没有压力。

孩子总归是最最美好的一群生命。当他们喜爱你的时候,就连他们喊你的称谓,都明亮清澈,不留一丝虚假。

这几年与孩子的亲近,让我获益良多。我上课尽量让她们发挥想象,不希望自己去轻易折断孩子们可以飞舞的思维。

另一方面,我以自己擅长的颜色来引导他们。让他们觉得,学习画画跟玩一样,可以轻松,自由,乃至于是畅快的。

但这样的自由,总是会被某种声音阻挠,家长之间总是出现相互比较,更让人揪心的是,许多家长,对孩子的期待,变成了对老师的期待,似乎,他们的孩子送过来没几天,我就应该让他们画出一张又一张的好画来。我一直希望用耐心的解释,让他们对画画为孩子带来的附带价值要有所保留。但我的解释,似乎都没有真正起到过任何作用。

我一直声称,画画的目的,只能为将来的生活,增加一种减压的方式。因为人类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像一根拉紧的牛皮筋一样,即便是马上放松,那根牛皮筋也已经松松垮垮得不像样子了。如果要恢复如初,必需在艺术和音乐中寻找到归途。

有人称汉民族真正有血性的贵族,在明朝末年,已完全消失。

这样的说法,也并不是没有根据。因为在此之后,历朝历代的大事件中,再没出现过真正把自己的生命能无任何目的奉献出去的人。那样的人,拿到现今社会,自然会被视作为傻瓜。而且,他也没有机会,能接近那些大事件。而那种骨子里的谦卑,那就更是无迹可寻。因为在这个社会,你一旦谦卑,便能马上被挤压下去。

我们这个民族的可悲之处,也正在于此。

这几年,我一直喜欢看那些关于二战的影片。

所有关于犹太人的影片,都说明了这个民族的人,真正懂得尊重文学艺术和音乐上有一定造诣的人。他们培养着孩子的审美时,也培养着孩子们对待艺术的观点和态度。正因为他们真正懂得艺术之高贵,一直以来,他们也同样被世人所尊敬。我基本上没有看到过,任何对犹太民族具有负面影响的作品。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国内的趋势。所有电视和电脑中,充斥着全都属于垃圾似的影视作品,没有一部电影在追问我们的过去和现在。当下和将来,都被狂妄和欲望所填满。一切的发展,都令人心情低落。一切的影响,都让人无比的忧伤。

人们无法看到真正的社会面目时,不代表人们没有感知和预见。忧郁症这个种群的增加,就是人们在潜意识中,对自己和后人的担忧,对整个社会的担忧。而这样的担忧,似乎并不为人们所注意。

给孩子教授绘画的过程中,我渐渐开始清晰自己所做的这件事情的意义。因此,上课的过程,我要比一般老师付出的更多。

我很清楚,我无法影响太多人,但我可以去影响那些走近我的生命。他们若喜欢,我要教会他们懂得欣赏什么才是高贵的艺术,然后,让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自己去选择,是做一个高贵的生命,还是仅用绘画给自己带去抚慰。

对于将来,我不作任何评判。我觉得,孩子们选择任何一种方式,都将是对我的尊重和安慰。

【炎热夏季里的一个夜晚】

那天,我穿了一件旧衣服出门,去见朋友。

我是有意穿着这样一件衣服出门的。首先我是喜欢,第二我还是喜欢,喜欢这件衣服的质地和纹路。这件衣服穿了好几年,比起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它已经是旧得羞于提起的一个物件了。

然而,如若时光倒流,流到那个好衣服都能传给年青女子的年代里。这件衣服,绝对不好说旧的。它颜色还挺鲜亮,白底子煞白,黑草纹墨黑。不过就是破了一个洞。

我穿着这件衣服乘地铁,地铁里刚下课的女学生,朝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她可能想提醒我一下,我穿了一件破衣服。然而,她很快又把眼神从我身上移开去了。或许是我耳朵上的瓷挂件吸引了她,她又止不住,望了我几眼。当我的眼神也扫向她的时候,她急急地又把眼神飘走了。

出地铁后,我朝官渡里桥走去。这是与平江路相反的一条路。

匆匆走到烧饼店,烧饼店的桌子已经空了。炉子烫着,飘着食物特有的香味。服务员在问一个男子:只有五个咸的了,你还要不要。男人犹豫了一小会说:那就五个咸的一个甜的吧。等到我问服务员还有没有烧饼卖时。服务员没有回答我,却先问我要买几个。我说你有几个,我就买几个。

拿到烧饼,我就赶往平江路口,去等候北京的朋友。华灯初上时,我们坐到了一家茶楼前,开始吃点心,喝茶。

那晚的月色真好,如果平江路的灯光弱一点,少一点,就好了。面对喧闹的街市,女艺术家连连感叹,商业味太浓。要拍一条安静的河,却怎么也避不开那几盏妖媚的红灯笼。转身去拍树吧,又绿得像拉斯维加斯那么假。

她喜欢看砖缝裂开,钻出几棵小草。那样的情景,像一个干净的生命,在天地万物面前毫无遮拦。

后来,我们去了随园,随园中有一个琉璃屋顶,还有一些石刻,一缸荷花,一个天井,几扇别致的门后面,有一张大桌子。墙上挂着车前子和秋一的画,我们去时,主人家和老车还没吃完晚饭。

老车的朋友,给我们倒茶递水。有一个中年人,还给我们拿了几盒苏菲奶酪。他自称是文艺青年,那一日是他第一次见到车前子。奶酪很好吃,是中年男的妻子做的。因为喜欢,他妻子走到哪里都要去打听这奶酪的配方做法。吃到了这盒奶酪,听闻了做奶酪的老板娘学艺的经历,女艺术家不再说遗憾。她觉得这样的苏州,她是可以喜欢的,且要喜欢下去。

除了茶和奶酪,当然还有酒。酒是冰的,甜甜的,摆满一桌子的小酒杯共十六盏,每一盏下面都有一个字,都由酒延伸出来。或醺。或醉。或酩。或酊。或酕。或醄。或酝。或酣。或醑。或醴。或醨。或醪。或酴。或醵。或酾。或酲。

这些字里有酒的味道和颜色,有喝了酒之前之后的状态。酒里该有千姿百态,全都深藏杯底。

【北寺塔上看姑苏】

春天和春天是不一样的。

最早的春天,被冬天割据,冷得不像春天。最后的那段春天,又突然热得和夏天无异。因此,能穿着两层单衣,又不冷,又不热的日子。适宜的日子,显得短而急促。

即便如此,只要有太阳。春天便是可人的,缤纷的。招招摇摇的。

最先显露出来的当然要算梅花。

许是骨子里的习惯。看多了园林里修剪过的梅枝,便觉得也不过如此,心底里更喜欢没有修剪的,自然向上向周围,向着有阳光处生长的梅枝。当梅枝循着阳光,弯弯折折地抽出技条,在枝条缀满了花朵。那样子,才是俏人儿一般,不修粉饰。却丽质天生。

北寺塔的后院,便种着这样几棵梅树。小小一个土丘,种着红梅,白梅及绿梅。配着假山,小桥,翠竹掩荫。亭子小巧地立于丘顶,跟梅骨朵一样的傲立着。它站得更久,久得不动声色,看天下间风云变幻。

我们去的那天,绿梅已经绽放过了。红梅及白梅靠近一排树,被树挤着,处于一块稍冷的位置。所以,它们有的还含苞,有的正怒放着。因为被挤着,所以姿态更显妖娆。

坐在北寺塔塔顶往下看,苏州城被一股烟尘所笼罩。

似乎,近几年中,没多少天能看见一个晴朗而干净的天空。还得靠着某个强台风,吹尽头顶上的灰尘,才能一窥天尽头的那抹湛蓝。

烟尘弥漫和被层云压顶的感觉是不同的,前一种状态是狂妄。而后一种自然现象则令人敬畏。它迫使你思考着自己的局限性,从而有节制地汲取内心的智慧。

只有那样的智慧,才能使一条小弄堂,显得静谧而安宁。

年少时,我无数次走过这样的弄堂。骑着单车,在石板路上穿行。远远就能听到远处的人声,泼水声,小人的哭闹和打斗声。进入这样的弄堂,因为不熟悉的缘故,我总会产生一种进入迷宫的错觉。因为这样的错觉,直到今天,我还是喜欢一个人在小巷子里闲逛,希望能在行走中,找回往日那种生动的情趣。

然而,在我行走的过程中,已经很少能踏到那样的石板路,石板路被青一色的沥青所替代。往日那一路曲曲弯弯看不到头的屋檐,门前晃着的鸟笼,老人家用一只干净的玻璃杯,盛满的一杯碧螺春,还可见到茶叶尖不停地浮动。这些印象,如今是一件也找不见了。找不见这样的精致时,苏州城便开始向所有的城市一齐同化。

可怜的,是那几座园林,独吊吊葱郁着。再没有先前那样的老房子,可以衬出它的别具一格。

不知道在百年后,有没有人会寻责生活在我们这一代的人。

我们这代人,已经集体失声。他们找不到一个具体的人,把好好一座老城,改造得面目全非。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公立常见的癫痫病护理措施有哪些呢癫痫发作急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