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漫漫探亲路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QQ签名
无破坏:无 阅读:3087发表时间:2015-11-06 11:47:17 摘要:俗话说,新兵一年不想家,两年老兵盼探亲。对于一个离家的风华少年,长年在外的异乡人,回乡探亲就成了一件最幸福的事情。而这种心里的渴望,是一种本能的对家乡思念,对亲人的牵肠。 七九年十一月,那个暴雨如注的早晨,人生中的那个我,第一次身穿着衣袖折了三折、才能露出双手的阔大草绿色的粗布棉军装,戴着快要遮住眼睛的军帽,就那么心情激动的坐在接兵的长途客车上,两眼直勾勾地透过车窗的玻璃,一直注视着县城那条不算宽的街道和那些敲锣打鼓、前来欢送参军的人群。随着那首《送郞当红军》的音乐声越来越远,母亲和姐姐在雨中的身影越来越小,注定我的今生要经历一种军人的人生历程,从此要游走在一条思念故乡,想念亲人的情感路上。   我是个打小生活在乡村,最远不过只去过30多公里外的县城的农家小子,今生能参军,这第一次的出远门,更多的是兴奋,是美好的遥想,哪里会想到以后有思亲的心念和探亲的眷念。就这样,我同家乡一百多个互不相识的农家小子,在无形里成为了人们所说的战友兄弟。   几辆大客车,把我们一起拉到了离老家一百多公里外的传说中的药都名城--樟树,人生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像龙一样的长长火车,虽然即将要坐的是那种灰不溜啾的运货“闷罐车”,心里还是激动不已,浮想联翩,整个人兴奋得不知所措。一个小白天加晚上的火车轮与铁轨“吭哧,吭哧”的优美旋律过后,在隔天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火车到了一个叫邵武的车站,此时已进入到了福建省的属地。从“闷罐车”下车后,松散的队伍穿过车站的广场,人们陆陆续续地爬上了在此等候的军用卡车。这时,天上的雪花一直悠扬的飘落而下,迎来了闽北她最冷的寒冬,也迎来了她属地以外的新一批客人。   解放牌军用卡车一路穿过街道,驶过村庄田野,越过一座座山梁,终于在天亮的时候到了一处只有几栋低矮土坯房的小广场上。接兵的班长告诉我们,这个山丘之地是个国营茶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效果好场,也是我们的新兵训练营。从此,新兵的我们早上便敲开茶林小溪的冰块取水刷牙、洗脸,白天在晒场上冒着风雪操练队列和操枪,晚上则是几十个人紧挨着躲在铺着稻草的地铺上睡觉。三个月后,训练结束,我们在点名声中分到了不同的老连队,又一次被卡车拉到来时下火车的同一个火车站,再一次不知道要被“闷罐车”拉着去到何方,再一次没能看清邵武这个地方是个什么模样。   在一个山间小站下了“闷罐车”,又被卡车拉到一个群山包围的峡谷,下车后徒步翻越过几座山,终于到了驻扎的营地,简单的欢迎仪式结束后,老兵们带着我们进了一个100多米长,几十米宽的大库房。老兵讲,这就是连队的家,此地是江西省鹰潭市的一个镇,一个连队就住一个库房,你们别看这里看到的是头顶的一线天,但山里山外翠绿幽静,溪水清澈,风光旖旎,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就这样,我在32258部队(208团)成了一名工建工程兵,开始跟着老兵们学习风钻操作、炸药装填爆破、掘进作业和修筑公路等等事情,但偶尔也会练练队列和紧急集合,或是星期天去到10公里外的上清镇购买些生活用品,或是同老兵们去到驻地附近的村庄,帮老乡们打些喂猪的草,或是帮着一些困难农户干些简单的农活,到也过得快乐开心。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在这个有着美丽丹霞地貌的地方,我度过了军营中第一个人生最快乐的、不想家的新年。后来才知道,这地方是闻名天下的龙虎山风景区,部队就驻扎在上清镇的山区。   再返回福建,是第一个春节过后开春的季节,部队开拨来到了享有原始森林之乡的福建省永安。在这里,连队为32269部队进行营区道路建设,快一年里的工期里,都是那种营房--工地“两点一线”的生活行程。军装被汗水浸透的日子,回到营地的我是一个筋疲力尽的自己。有时,冲完冷水澡,换上衣服一屁股坐下,脑子空白一片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甚至不想拿起笔去写封家书,而睡梦里,总是浮现着一些千奇百怪的场景,不知梦里是在何方。   俗话说,新兵一年不想家,两年老兵盼探亲。对于一个离家的风华少年,长荆门看羊羔疯哪家好年在外的异乡人,回乡探亲就成了一件最幸福的事情。而这种心里的渴望,是一种本能的对家乡思念,对亲人的牵肠。   第一次回乡探亲,我已是一个军校的学员了。学校的暑假虽长,可规定探亲假期只有15天。离开家乡两年后回到故里,心情有些激动,更多的是看到乡亲们用赞许的眼光在瞧自己。感受的是我离家时的那些乡音、俚语的亲切,是家乡的一草一木,山丘、稻田、村庄的熟悉,和那种泥土芳香的迷人,空气的清甜。   再一次的回乡探亲,我已是个“四个口袋”的军人,此时已在福州军区后勤部直供部勤务连任职。许是好久不曾回乡的原因,就用每月50多元的富足工资购买了许多当地的特产,装入一个大包,然后像现在的农民工朋友们一样挤着火车、长途汽车,踏上了回家的行程。这种回乡,似乎没有劳顿和疲惫,而是有一种什么东西在牵着自己的心,而且,心里的那种期待也变得特别迫切,似乎自己要是能有一双翅膀更好。   那年探亲,家乡已分田到户,家里还种有四亩多的水稻田,可姐姐已在镇上工作,妹妹还在上学,只有母亲一个人在打理田地,而我那退休后的父亲,他又眷恋着原单位,回到县城当他得意的“保安”去了,母亲只好一人守着她恋恋不舍的土地,日复一日地种着她心爱的庄稼。   我这不算长的假期,本想好好的帮着母亲收割稻子,做些农活,可亲戚们听说我这个在部队当了才不几年的兵,现在是个“军官”,就都赶来家中探访,特别盛情的邀我去他们家里做客。碍于这乡里乡亲的风气,这样,我最终也没能在这个假期帮上母亲什么忙,倒是享受了一下家乡一些久违的美食。好在家中的几位堂叔任劳而无怨的出手,帮着母亲收割完了稻子,翻耕了稻田,我最后只是在田里载下了些许待长的禾苗,然后就到了要返回部队的日期。可母亲总高兴得合不上嘴,沉浸在别人夸她儿子多有出息的幸福里,这就是我那一生无私,相守土地的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母亲。   成了排长后的我,总算每年有了20天的探亲假期,也就尽量选择在农忙的时节回乡探亲,心里想着好回到家乡帮上母亲一把,打理着自家的田地,尽一点自己的感恩之情。可我的来去匆匆脚步,也赶不上时光让母亲一年年的老去。探亲,也就变成了我内心一种更加迫切的想法,演变成了我心中一种牵挂和极为奢求的事情。   记得七九年那场自卫反击战打响后,一封家书很快到了我的手里,那是一封父母亲询问我是否会去参战的信。我没能被抽选去,只是在国内负责组织后勤物资保障的供给调配,但我的同乡战友水生,他是舟桥部队的,八四年七月以工兵排长的身份去参战了。他来信告诉我说,他写好了临别的遗书,让我回乡探亲时不要告诉他的亲人,家书他仍然会每月不少的从战地寄往家里,让父母安心。在208团部队时,我和水生同在一个连队,他是连队的文书,我是统计员,只是优秀义务兵推选参加考军校后,我俩双双都在同年考进了军校,他当了工程兵学员,我成了后勤管理学员,各自成了部队培养未来不同战力的兵种之人。这场保家卫国的战争牵动着国家,也牵动着千万个父母和兄弟姐妹及爱人的心。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水生战友他平安的回国,然后是荣归故里探亲。他在回到家乡后,这才向他的母亲告诉自己参战的事情。可他母亲回答道“儿子,我早已知道你上前线打仗去了,我同你一样伪装着,装着不晓此事,生怕你分心,不好好打仗,报效国家。现在你能平安回来就好,母亲高兴,也长了咱们农村娃的骨气。”然后,就是他母亲抱着他失声痛哭的场景。在这种复杂的心情里,水生战友陪着他母亲,第一次流下了他作为一个军人,一生中最为让他难忘的眼泪。   时光早已老去,但军人的为国奉献职业精神不会老去,军人探亲的心结永远不会老去。在军人的心里,国家永远是自己最值得献身的母亲,而老家则是自己心里最温暖的童年港湾。因为,没有国家就无小家,而故乡不过是自己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感牵挂。那是家乡有看着自己长大的亲人和乡亲,有同自己一起玩大,一起放牛的发小,有熟悉的山山水水和泥土芳香,她是个根的所在地。   现今,往事沉淀在岁月的光阴里,退役后的我再也不用踏上探亲的路,可对于那些仍然是军人的人来讲,探亲的行程远没有结束,永远延续在心中。因为路的另一头有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有自己梦回的故里。只是如今的交通发达了,缩短了军人们思念的旅程,这也许是国的富强后留给所有人的启示,更是军人自己保家卫国付出后,带给他们自己的另一种惊喜。我想,祝福那些现今能惬意行进在回乡探亲路上的每个人,也祝福着我们现今国泰民安的盛世美景,更祝福每个军人梦回故里。   共 329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