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风起江南】路_18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QQ签名
破坏: 阅读:2190发表时间:2014-09-25 00:00:33
摘要:那条路,我依然说不清楚究竟承载了多少的意义,只是,它在我的心里成了一种标志,很突出的标志!

【风起江南】路(散文)
   每次回婆婆家,必定要走那条路!
   干净的柏油马路,两旁站立着高大而茂盛的杨树,然后,里面便是一排排的庄稼地。这是从大路上拐到村子入口的一小段路,只要踏入这条路,就意味着真的回到了老家!
   我说:每次一走到这条路,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女儿说:我知道,我知道。
   我问她知道什么?她说因为我说过,每次走到这里就会想到出嫁那天。
   是的,十多年了,每每走过,每每想起!
   虽然已于光阴的蹒跚中,倏忽间打马而过了将近五千个日子,可那一身的大红嫁衣,那声声的锁呐,还有那两行离别的泪,一直,永恒在了心上,捻起时,仿佛如昨!
   此刻,就算我刻意去想,去思,仍然是理不出半点的绪来。
   或许,那是一种昭示?亦或是一种生命意义的分隔符?或是一条浓重的记忆线?
   曾记,我说给我一个宽宽的胸膛,足够温暖,再给我一副可以承载我悲欢的肩,足矣!
   他的出现,几乎是圆了我少女时代所有的梦!
   母亲满心的欢喜,带着我羞涩的憧憬,一并,在那个初春时节,像急着冒出土层的芽儿们一样,显示出了一种巨大的力量。是的,没有什么能阻挡得了母亲将我许于他的决心!
   他的家人说:我们家最帅的孩子被你抢了去!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觉脸,一阵阵,一阵阵,被幸福晕红。
   孤单的灵魂,曾经在青春中寞寞而行,一双深情的眸,漫过了红尘几千,却一直未能遇见可以共我秋水长天,与我共语呢喃的人。母亲的焦急,成了她夜不能寐的魔咒。
   可我,只是想找一个:一眼,便可入心的人,可容下得我的任性,可许我一生一世不相欺,一世一生不相离的人!
   终究,他是来了,带着一份前世的相约,跚跚来迟!
   时至而今,我仍在想,他一定是与我前生有约,或是,前生他欠了我,此生踏山过水,终是要来还我这一场情债。
   因为,他爱我,胜于我爱他!
   病中,他用宽大温暖的手一直紧紧握着我,守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于是,我想我就是该嫁这个男人的。他大大的手掌握着我小小的手,就像是用满身的爱紧紧环抱着我一样。
   母亲是一个看人很准的人,难怪,她那么乐意着要我嫁给他!
   于是,那个春天,我成了他的新娘!
   穿着大红的嫁衣,穿着大红的皮鞋,蒙上大红的盖头,坐上漂亮的车子,我要走了。哈尔滨儿童医院羊角风中心 />   然而,只是车子一走动,眼泪便泛滥成灾。明明心中无痛,却丝毫抵挡不了眼泪。或许那是一种情结,一种千古情结。向沈阳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征着一种难舍,或是预示着一种别样的别离?
   总之,莫名,我哭了一路。
   直到,走到了他们村子口的那条路。
   记得,那天,到了那条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送我的嫂子们要下来换乘另一辆车。于是一路哭泣的我因为这小小的停顿,瞬间,意识清醒了许多,瞬间,停止了哭泣。
   抬头,望了望那路,心中感慨万千!
   而那一望,竟然在眸中成了一生不变的风景,定格在了记忆的深处。
   说来,我还是应该感谢生命的,不管生活中有多少的风和雨,依然有一个爱我如初的他不离不弃,那条路,也像一个码头,将我摆渡到了另一个幸福的港湾。
   而今,十多年过去了,再忆从前,依然能升起一缕幸福来。
   就那样,他陪着我走过新婚的兴奋,走过日子的平淡;走过了年轻的轻狂,也走过了成熟的淡定。
   是啊,当年,那条路生生将我的青春与成年分离开来!那条路,让我的人生从此变换了色彩!
   走过了那条路,我再不是那个可以趴在父亲肩头撒欢的小丫头;走过了那条路,再不能紧紧攥着母亲的手指望她为我擦干眼泪;走过了那条路,我开始学着隐忍、包容;走过了那条路,我再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了。
   从此,那条路,我要一遍遍地走,一遍遍地在它的上面踩踏出另一段人生。
   而今,路两排的杨树还在,庄稼地也还在,可是当年那个幸福的小嫁娘却变成了一个时近中年的妇人,当年那一对快乐的小夫妻,如今也被岁月染指了几许沧桑,身边,不知不觉多出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小丫头。
   春天的时候,我们会带着女儿回去,秋天的时候,一样,会让她的笑声洒落在那条路上。就这样,她从咿呀学语变得会唱一曲曲动听的歌;她从歪歪扭扭的学步,到了健步如飞;她从黄口小儿长到了婷婷玉立;她从不谙世事,长到了可以滔滔不绝与我谈天说地。
   那条路,一点点见证了女儿的成长。
   一直, 路没变,我心中的故事却是变了又变。那条路,并不长,可这些年一步一步走过,脚步声却好重好重!
   去年,当公公生病的消息传来,当他最后没有挣脱死神的手,寂然而去的时候,那个黎明时分的苍凉至今让我久久都不能释怀!
   曾经,喜庆的锁呐将我从那条路上送到了他的家中,公公一脸和善地笑着为我端上了一杯水,从此,便拉开了我与他的缘份。然后,是他默然付出着自己的爱,虽不曾有过刻骨铭心的感动,却一直和颜悦色,尽着他自己的本分。
   以为,缘份还会很久很久,以为,他的苍老定会是我生命中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一生,我还有太多的时间与他相处,这一生,还有太多的时间等着我去尽孝。
   然而,一切太过突然。未曾苍老不堪的公公,选择了一种最让人难舍的时候,带着我们大把大把的想念猝然而去。
   如今,再走到那条路,总有一种隐隐的失落,想到曾经是何样的欣喜,那些年简简单单的心情,慢慢被装进了太多太多的悲欢。以前回去的时候,是带着一种纯粹的归家的喜悦,而今,却更多的是对婆婆的惦记,每次回去看到她一个人的孤单冷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如今,走过那条路,对老家还有一丝牵挂,可是经年后呢?也许,终将那路会走得越来越少,直至走着走着,就不用再走了。
   有时,真的会感慨良久,当年,带着一脸的憧憬走过那条路,心中满怀的是少女的期许与幸福,而后,慢慢沉淀成了一种时近中年的平和。走过了那条路,我由父母的孩子慢慢变成了孩子的父母,再至有一天,女儿长大了,公公却离世了……
   曾经,心里装得的一个人的天地,最后,心中的天地变得越来越广,有孩子的身影,有自己父母的容颜,也有他的父母。那些身影,哪一个不是落在肩上的责任?哪一个不是心上的牵挂?哪一个,又不是生命中的念?
   走过了那条路,我走进了另一种人生,又在另一种人生里演绎着悲欢离合。
   那条路,我依然说不清楚究竟承载了多少的意义,只是,它在我的心里成了一种标志,很突出的标志!
  

共 2390 字 1 页 首页湖北癫疯病的症状是什么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74089&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