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我们一定要和舍友做到关系亲密吗?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浪漫青春

作者:成长中的王小青

01

这个学期,我们比新生要早开学两个星期。在热闹的迎新浪潮过去后,他们很快就会迎来自己的大学生活了。

记得小诺曾和我说,上大学前,总幻想自己能在大学里遇到怎样的人。特别是舍友,希望能像《万物生长》里的那样,能在失恋时陪喝酒打群架。实在没有,能志同道合也好。

一年后,我和小诺一起去吃火锅,问当初的幻想实现了吗?她涮了块肥牛说,都说是幻想啊,怎么会实现。下个学期我就要准备换宿舍了。我有些惊讶地问原因,她悠悠长长地回了一句:“因为和舍友处得不好呗。”

其实,不只她一个人是如此。

四年前,我刚到市里读高中,第一次住宿在离家稍远的学校。第一天,我收拾好自己在上铺的床位,和睡在下铺的舍友迅速相识,约好以后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回宿舍。那时,我们就像连体婴。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在交往中越来越吃力,舍友也变得没那么多话说了。慢慢地,我们就不再黏在一起了。除了都在宿舍时随口说几句话以外,我们几乎没什么深入的交际。分班以后,更是路人了。我们有各自的三观,最后也有了各自的圈子。

从开始的亲密到后来的空白,我慢慢地明白,所谓舍友,不等于朋友。

青春电影里那些和谐的宿舍场景,自然是会有的。但在现实生活中,冷淡是常态,撕逼的也很多。

02

毕业以后的寒假,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很多同学发和高中舍友们聚会的照片。感慨之余与橘子聊起,橘子突然说其实自己并不是很想约高中舍友。

在很多高中里,学生没有老师的批准不能出校门,于是都喜欢在吃饭堂之余来几顿外卖。准备高考前的某天,宿舍的人准备一起点顿外卖吃,就当是饯别饭。在打电话给餐厅的时候,舍友们才发现忘了问橘子想要吃什么。而那个短暂的课间,橘子正好在办公室问老师作业。

于是,匆忙之中,她们宿舍,除了橘子,其他人都点了外卖。那天中午,橘子端着从饭堂打来的菜默默地坐在床边吃,看着舍友们边开心地吃外卖边互相点评对方的菜。

“我知道这件事的发生只是偶然,但我那时心里就是不舒服。她们也问了我要不要一起吃,可我觉得自己在一开始就被排斥在外了。我很想出去,但忽然离开宿舍也太明显了,我就是得坐在那里,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忍受着这一切。我们平时相处得挺好的,但在那以后,只要想起这场缺席的聚餐,我就高兴不起来。”

此时事情过去已经快半年多了,她问我是否觉得她特别记仇,我说没有啊。

同为女生,我挺理解她的。女生们的情感真的很复杂很微妙,会嫉妒,会计较,会心口不一,甚至会小心眼。

某年冬天,粗心的室友回宿舍时忘了关门,宿管巡房说起时,门却只能由睡在床边的我去关。就因为这件小事,而且也不是别人故意为之,那一刻,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我依然在一片黑暗中努力忍住了摔门的冲动。

十几岁的我们也不过如此。是因为我们没有乐于奉献、忍让的精神,还是因为我们真的不懂得处理人情世故?

或许仅仅是因为,我们都只是普通人。平时礼数周全,你让我,我敬你。可一旦被塞进那狭窄的空间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时,再大的玻璃心也只能小心翼翼地藏起来。藏得久了,不戳痛皮肉才怪。

03

在知乎上看到过这样一段印象深刻的话:“有一种愚蠢叫做,以为把睡觉的地方变成社交场所,就可以把一些三观不同的人变成朋友。别他妈的开玩笑了。人家怎么可能对入侵自己私人空间的人怀有好感?我们尊重彼此,相安无事。若干年后想起某一个夏日夜晚的聊天话题,能够嘻嘻哈哈地念念旧。这是我最大的期待与让步。”

长大后渐渐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是个很好的人,你也是个很好的人,但我们不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更何况舍友呢?住在一起时,我们都已不是牙牙学语的婴儿,来自不同的地方有固定的价值观和思考方式,很难再真正忍受任何一种将就而来的亲密。

能做到关系亲密当然可喜,但哪怕做不到,也没有什么好惭愧的。有的舍友可能天生就是与你合不来的人,但谁也没有错,不合群是一回事,不勉强又是另一回事。

04

我不喜欢人们为“舍友”这个词赋予任何贬义的情感,也不赞同那种“舍友就必须手拉手”的话语。,它只是个巧合,是个靠随机概率来决定的结果。对于它,你千万不要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压力过大的幻想,那只是给自己徒增烦恼而已。

但即使如此,分别时,还是希望你我记得的都是开心的事。

比如睡前天南地北地闲聊;

比如我困得要死,懒得动,你顺手帮我打来一碗热腾腾的饭放在桌上;

再比如我夜里失眠,发现你也没睡,俩人压抑着,躺在床上哧哧地笑,听上去像临终的哮喘病人……

曲玮玮在公众号里说:“我至今对理想生活的愿景,就是有一栋大房子,几个相亲相爱的老朋友住在一起,接受不可避免的小争执小摩擦,也在往来谈笑间,见证了彼此人生中每个重要瞬间。”

很多人大概永远都达不到这样的程度吧。我觉得,与舍友不用一直关系亲密,彼此有着基本的尊重和理解,平时互不打扰,需要时给予帮助,这就已经足够。

当我很介意她们的某些习惯时,自己心里也要清晰地知道,她们也在尽力忍受我的一些缺点。

愿你遇到好的舍友,能共同进步。但即使遇不到,也不用惋惜,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

无论怎样,你总有一天会结束住宿生活,结束这个在狭窄空间里、有欢笑也有矛盾的生活。

作者简介:成长中的王小青,简书作者,大二的姑娘,带伤成长。公众号@王小青,始终在努力与不完美的自己和解,凭喜欢和坚持来写作。

邢台市治疗癫痫病三甲医院癫痫病如何去治疗好定西小孩癫痫病冶疗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