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星火】感动一瞬间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精华作品
无破坏:无 阅读:1532发表时间:2014-04-28 22:19:36 一)   今天是女性癫痫病患者要小心什么?星期六。一大早醒来就发现多日不见的阳光不知何时已经穿透晶亮的玻璃,照进了房间。原本灰暗的屋子一下子亮堂了很多。木板床上,被捂了一个冬季的身体,被这暖阳瞬间唤醒了,充满了快乐的欲望。这样好的天气是不是很适合出去走走呢?我僵直了一夜的四肢,突然间异常地灵活了起来。   二十分钟,仅仅用了二十分钟,我便已穿戴整齐奔下了三楼。随着大门咣的一声响动,一抹笔直的影子就出现在了长长的巷子里。不过很遗憾,此时的小巷里没有行人,更没有说话声。我茫然地抬起头,想看看天空到底是什么样子。在这个狭长的小巷子里,目光所及是那一米宽的蓝天。至于白云,想看到它的身姿,那就成了一种奢望。我的脑子很自然就想起了一个词:一线天。一线天的愿意是从岩石缝中观看苍苍蓝天,是一种自然景观,在我国的很多名山大川景区都可以看到。但是,我这里所谓的一线天,却实实在在让人不敢恭维。毕竟它不是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城市发展中一个并非偶然的结局,如此而已。不过说实话,在这种现代化的城市之中,这种人为制造出来的景观常常会给居住在这里的人带来一种心理上的不安,压抑,无奈,好像还有些令人窒息的悲催。好比今天的自己!为了挣脱这种束缚,我赶忙加快脚步,想要冲出巷子,去看看大街上的景致。三月,应该是绿满枝头花儿待放的时候了吧?想想,都觉得心情格外的敞亮。   “来啊,来啊!”前面的巷子里跑出了几个孩子。其中大点的男孩一边在前面跑一边回头用手招呼后面的三个小孩子跟上,俨然就是娃头儿了。不过也不奇怪,那个男孩看上去确实比其他几个要大点,也就十岁左右吧,但另外几个怎么看也不超过七八岁吧。尤其有一个女孩样子更是可爱:只见她穿着一件米黄色卡腰小棉袄。(作为装饰,棉袄的衣领和袖口清一色配着一圈灰白色毛边。)脚蹬一双儿童款的棕红色短靴。一条紧裹着小腿的黑色毛裤直直的筒在靴子里,把本来就不粗的小腿衬托得更细,但说实话看着真的很不错。尤其让我好奇的是她头上那只用丝巾挽上去的飞舞的蝴蝶,简直太好看太漂亮了。这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在电视上看的一档生活类节目,好像专门就是介绍丝巾和服装之类如何搭配的,可那是介绍给大人的,没想到今天会在一个小女孩头上看到。我在想,这是孩子的妈妈从外面买回来的,还是自己亲手为孩子做的,如果是前者,我只能说这个妈妈很会打扮女儿。若是后者,那我真得给她竖起大拇指了。   从东边的巷子里传来了几声犬吠,接着一条小狗在眼前一闪而过。   “哇……”孩子的哭声传进了耳朵。循声望去,那个小女孩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想必是被刚才狂奔而过的那只小狗给吓到了。   “别哭,快起来!”我刚要上去扶那孩子,没想到那个小男孩抢先一步跑到了小女孩跟前,并向她伸出了小手。   “快点黑龙江癫痫哪治疗效果好起来,我陪你一块玩。”小男孩说。清澈明亮的双眼里含着关切和爱护。   “嗯!”小女孩愉快的答应着将小手伸给了男孩。   “起!”只听男孩一声轻喊,两双手同时抓住了小女孩的胳膊,稍一用力女孩就站了起来。   “转过去,我帮你拍拍!”小男孩说着用手将小女孩的身体转了个个,然后小心的替她弹着衣服上的土。说实话,我还真觉得他有点多余,因为这水泥地上根本就没土,要有的话充其量也就一点灰尘而已。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眼眶里反而有了一点润润的东西。就在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时,前面的两个孩子已经收拾完毕了。   “走,我领着你!”小男孩很绅士的伸手拉起了小女孩。   “嗯!”小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   “走喽!”小男孩拉起小女孩的手欢快的喊着。   “走喽!”女小孩高声的和着。就这么的,两个小身影就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好温暖的一幕啊!它让我在一刹那间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那群两小无猜的小伙伴。多年不见,他们现在究竟怎样?是在为生活打拼?还是在岁月感叹?仰或是和我一样,在这座城市的某个小角落里静静的怀念着那早逝的童年,以及它能带给我们的那份最纯真,最快乐的时光?真的好希望,那些纯朴的记忆能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三月,为他们疲惫的身心带去一点点温情;为他们奔波的身影镀上一层暖色;好让他们能够在未来的人生中保持住自己内心的那一份纯净不被污染,这是我的期盼,也是我的祝愿。   “阿姨,让一让!”我正沉浸在对童年的美好回忆里时,两个中学生摸样的孩子抬着一张书桌走进了巷子。由于路窄,我只能躲在一户人家的楼下等他们过去,之后又站回到了小巷。那两个孩子早已不知去了哪儿。我微笑着摇了摇头径直朝村口走去……      二)   早上十点,正是太阳光由弱变强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了街口,放眼望去,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呼啸而过的汽车和一排排光秃秃的行道树。也许是天气太冷吧,这些本该冒出新芽的小树一个个像失去了活力的老人,蔫蔫地低着脑袋,感觉快要死去了似的。我那原本被点燃了的关于春天的一点点激情,就这么被眼前的衰败给彻底浇灭。看不到绿,在这个女人为大的三月,我失望到了极点。幸好,在我的头顶还有那么一轮阳光,这多少给了我一丝安慰。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有什么副作用吗 既然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看不到绿意盎然的景色,那去人流量相对较多的天桥上走走,也未尝不是件愉快的事。我瞅准时机从人行道上跑去了过,一直走上了天桥。自从搬到这个小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那个天桥将是我打发无聊时最好的去处。站在那上面既可以看到四周的街景,又能听到音像店里传出来的美妙音乐。   说到这家坐落在天桥的右边,一个不是很大却收藏了很多唱片的私人音像店,它是我来这儿的第二天,出来买东西的时候就发现了。后来在交往中有所了解,店老板是一对八零后小夫妻,他们和大多数来城市打拼的农民工一样,也渴望被人认可、被人尊重,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员。然而无论他们怎么努力,城市依然还在排斥这他们。那种不被接纳、不被人理解的感受就像随时会被甩出去的垃圾一样,让他们难以消受。很多次,他们都想离开这里回到老家去过那种没有喧嚣、没有歧视,又能自给自足的日子。那样的生活其实他们的父辈一直在过,只是到了他们这一代却是如论如何也不能过了,这就是两代人不同的追求和不一样的人生观。所以,他们不想离开城市,尤其有了孩子以后,这种愿望就更加强烈了。正因为这样,他们才选择留在了城市,过这种漂泊不定的生活。而这家音像店就是他们迈向幸福生活的起点,也是他们能够扎根城市的希望。   我站上在桥头。比起日日不见阳光的小屋,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弥足珍贵。我张开了双臂做了一个伸展运动,扬起脸看了看头顶的蓝天,感觉阳光似乎比刚才更温暖了。一阵哨音传来,扰乱了我的心情,让我不得不收回仰视天空的目光,迅速将它拉向对面人流密集的十字路口:一个不算太大却时常堵车的交通要塞。   十字路口拥堵的车流中,一个年龄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岁的交警正在疏导着交通,而他的上下嘴唇间夹着一只看不清颜色的小口哨。刚才的哨音就是从他的嘴里吹出来的吧?再看看他的手势和他的身姿,有种酷酷的潇洒味道。我忍不住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想要拍一张帅气的照片。可我的眼睛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山西羊癫疯可以治愈吗幕:一个女人抱着孩子从旁边的街口急急地冲到了路边,还来不得及站稳脚跟,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就直冲了过来。   “哎呀,不好!”我一惊,拿相机的手抖了一下,还好相机并未脱手!我连忙解下脖子上连着相机的带子,把它和相机一起装进了口袋,转身奔下了天桥……   街边,奔驰车还未熄火。一个约莫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站在车边和刚才还在十字路口执勤的那位年轻交警说着话,好像是说叫警车开道什么的。而在他的前方,离车子五十米左右的地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抱着一个男孩轻轻啜泣,看情形似乎并无大碍。只是她怀里的孩子看上去更让人担心。倒不是因为孩子哪儿被撞伤了,而是因为他的面部表情:脸色惨白、嘴唇青紫,这种症状怎么看都像是食物中毒的样子。她怎不赶快送孩子去医院反而在这儿哭呢?我凑了过去,并不是想看热闹,而是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哎呀,刚才可真悬,要不是司机刹车及时,这娘俩差点就撞上了!”   “是啊,这要是真撞上了可怎么得了!”   “你知道这叫什么?叫慌不择路!你没看孩子都成什么样了?”从围观人群的议论声中,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并未发生撞车,而是那女人的孩子生病了需要送医院,而这会路上又堵得厉害。   “大姐,你先抱孩子上车。”奔驰司机打开了车门将女人推进了车,回头对那位年轻的交警说道:“你能不能让他们快点,孩子不能再耽误了!”   “警车马上就到!”年轻的交警回答着。   话音刚落,一辆闪着警灯的巡逻车停到了奔驰车旁,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从车窗里探出了半个脑袋对着奔驰司机说道:“我们前面走,你在后边跟着!”   巡逻车拉响了警笛,迅速调转车头向市区开去。   “知道了!”奔驰司机一边应着警察的话,一边对流着泪的女人说道:“大姐,坐稳点!”   一踩油门,汽车急速离去。   围观的人群慢慢散开了,他们的谈论却不时地穿透我的耳膜:   “这娘俩今天算是碰到好人了!”   “是啊,你看那孩子看起来多危险啊!”   “就是就是,你看现在车堵得这么厉害,要没有警车,估计非耽误了不可!”   “其实还是那奔驰司机,他敢冒着被人讹诈的危险打电话求救,也算有胆!”   “真是的,你没看前一阵电视上报道的,为了救人反被人讹的事情出了多少?现在这世道,好人难做啊!”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幕时,我一个人悄悄的远离了那块播撒温情的地方。因为我知道,回家之后我一定会为这件事书上一笔,在这个三月。不为人性的善良,就为善良的人性,为那令我感动的瞬间。 共 37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