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眼睛,等不及教授执治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摘要:一扇窗户坏了,窗口就变得狭窄,流通的空气就少,萎缩了窗口进入的视野。所以一定会请人把窗户修理好。眼睛坏了,那更严重,不像修理窗户这么简单。该请谁修理? 一扇窗户坏了,窗口就变得狭窄,流通的空气就少,萎缩了窗口进入的视野。所以一定会请人把窗户修理好。眼睛坏了,那更严重,不像修理窗户这么简单。该请谁修理?   我原本不错的眼睛,积劳成疾,近些年来总是断断续续地会发生一点事故,于是日积月累,年岁消磨,眼睛病变。刚刚迈进2013年的时光,眼睛在一个寒冷的日子里辛勤到夜里后,突然一片黑暗。然后畏光难受,才发觉左眼出大问题了。可是本土医生诊断说严重,却判断不清病情,没法治。于是奔杭城,去甬城。虽然诊断了病情,可一直没有找到修理良方。因为眼睛动脉长了血管瘤,眼底增生黄斑,视物不清,而甬城的医生不敢手术,怕血管瘤出血危险惊人。于是只能让窗户黏上厚厚的膜斑,而封闭了阳光的进入,于是我领略了独眼世界的狭窄与变形。那只病眼前膜增生,黄斑斜拉,万物变形,阴暗而妖怪状模糊一片。而清醒的眼睛与病眼复影交叉,叠影迷离,视物影绰。闭上病眼,左边的世界就少了些许景象,故而葵子戏谑地给了我“独眼龙”的称号,而最危险的是左边突然而来的车,让人心惊胆颤。看来天地造人,真的是精致绝伦,五官之用缺一不可。古人说,耳灵为聪,目清为明。我是耳不灵,至今心灵窗户坏了一扇,自然是迟钝愚昧。好在我也缺心缺肺,自然不去多想,就随随便便得过且过。   2014年8月4日,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妻子终于决定陪我去上海寻找修理师,修理我的眼睛。   有本地Z医生推荐介绍了上海一家HP眼睛专科医院。一张小小的联系单便是绿色的通行证,有专人接待陪送,一路绿灯。经过四十开外的Y医生认真仔细地检查诊断和各种现代设备B超等检查后,Y医生说应该手术,并且可以手术。但有一个大问题,就是血管瘤,如那东西破了出血,那就危险。她决定请H教授决断。   尽管Y医师知道H教授正在做手术,她还是坚定地打通了H的电话,进行了联系。没想到教授竟然没有拒绝,让我们到三楼手术室去让她看看。   在陪同人员进入手术室落实后,我们就在手术室门外的家属等候区等待。过了好些时候,手术室那紧闭的门打开了一扇,一个穿着蓝色医务服的女医师站在门口叫我的名字。看她白白的脸上有了细细的皱纹,脸肌松弛,似乎上了年纪,带着金边眼镜,身板挺硬,气质雅致,猜想她就是H教授。看她很平易地跟我说了几句,就拿去了我的病历卡和检查资料,那门就闭上了。我想这得等多少时间,不想不到十分钟,门就开了。她站在门口,把病历资料等交给我,轻声说,需要做手术的,先进行激光治疗,两星期后再来,那时再补做一次激光,我给Y医生打电话好了。说完对我们点点头就又进去了,又一个新的手术在等着她。   于是我们下来,H教授的电话也已经打给了Y医生。Y医生就带我去特检科做了激光,叫我两星期后找H教授。全部完成下午四点多点,急忙赶到车站,买到了末班车最后的两张回程票。没想到这上海的治疗比本土还方便还轻松,真的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及早到上海修理。   回到家中,又上网查了查,才知H教授曾去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皇家维多利亚眼耳医院眼科玻璃体视网膜组作临床进修学习,现任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擅长诊治常见眼病和常规手术,更偏重于玻璃体视网膜病、眼底病。教授可是学术界的最高级别,那一定是学识卓见,医术高明的大师。看来我这眼窗修理有希望了,而且,那教授还没有一点架子腔调,这么平易这么顺遂。在她紧张手术之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决断我眼窗修理方案,激光的安排,时间的间隔,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成分。或许此类眼疾在她是司空见惯,临床谙习,耳熟能详,驾轻就熟,应对灵敏,故而有胜券在握的镇定,有决定果断的自在。于是我充满了美好的期待,等待着两周后的教授的修理执治。   两周的时间如流水闪逝,心中的期待总是飞得悠远快捷。8月18日周一上午又乘四个钟头的车赶到医院。选定周一,是做了两手准备,因为周二是H教授门诊,如果周一不顺当,那么周二就可找H教授门诊定论。   然而一切都很顺利,很快办了住院手续。接收并主管我的L医生,三十开外,温和柔缓,在用仪器检查了我的眼睛,查阅了我那些检查单后,慢条斯理地对我说,手术要想恢复原来的视力是不可能的。手术是为了保护眼球不让它再继续恶化,至少能够保持现在这样朦胧的水平。不过这血管瘤很危险,在动脉上,弄不好碰破出血就难办了,风险很大。我说那就不做手术。他依然不急不慢地说,可人生就是一场赌博,总会有赢有输,总要充满信心希望能赢,一旦赢了那就是胜利。不愧为硕士,这么自然地博弈的理论用到医学的思想工作上了。妻请求L医生,早点完成H教授提出的再做一次激光的安排,并请H教授给执刀修治。L医生说,好的,等我跟H教授议定就可做。   这么顺当,穿上蓝条病员服,躺在床上,成了病员,可想想很快就可以修复眼窗,自然就爽如春风,安如湖水。下午,眼部B超、OCT、眼部X光等检查一一完成,就是激光术没有音声。妻子心急去找L医生问询,得到的回答是,H教授一直在手术,很忙,没能议定。   周二早上,妻子就早早去等L医生,得到的信息是,昨晚L医生跟H教授商定了今天做激光,但是H教授外出了要到下周一才能来上班,手术就要等到下周一。这就意味着,在病房里要无聊而孤寂地等待一个星期,真可谓顺风顺水满欣喜,忽遭逆浪转头风。看来顺逆之间阴阳之变对立转换处处都无法逃掉。   期盼过强的等待往往是一种煎熬。家里的事积着,病房空待的烦躁,使妻子焦急不安,四处求询。获知原来H教授因那天手术做到晚上九点多,感冒发病了,需养息一周。这教授也真是,一天竟做这么多手术,如果每个手术一个半小时,那也得十多个钟头。这脑力体力一起消耗,不累才怪;只是感冒,足见H教授不简单。   她怎么不要命地做这么多手术?是因为利益的驱动吗?不全是吧。更重要的也许是她临床的医术,令病人们纷纷求追。哪一个病人不想请她手术修理,一个医生心有病人,责任在肩,自然也无法推拒。看来作为病人真的应该爱护她保护她,让她的医术能够传给年轻的人,那才是上策。可是,病人又能做什么呢?   我不正是奔着教授来的。教授养息了,我心里空空落落地躺在病床上,早没有了那一份宁静,焦躁的妻子四处探问,得知了副主任A医师也临床经验丰富,医术也不落顿,而且正年富力强。于是她就去向L医生请求,如果A医师能够提前给我修治,那就请A来执治,否则只能先回家,到下周再来。   很快得到A医师周四修治的答复。妻子松了一口气,于是请教授修治的美好的期望,在现实面前只有收敛,现实的妻子作出了现实的决定,人还得让现实左右。   不过,手术前夜,得知我病房隔壁的病友竟是同乡,而他就一定要等到周一,坚定地请教授手术。毕竟为期望理想而忍耐的还是有人,而我呆不住,等不到,只能在同乡耐心的期待时,把期待扑灭,用祈祷抚慰现实的抉择无奈。   等不来教授的修治,也许就是一种命运,无法超越现实,那就顺着现实的时势。有过了教授的一面的“既定方针”,也算是一种运气。那就把这种现实的选择,作为能让教授多一点保重的回馈。   看那公示牌上,下周一手术的病人已经排上了五位,如果我也等待,那就是六个。现在少一个我,让教授多一点调节的空间。呵呵,人总是有点二律悖反的情结,想到这样,就能让欣慰占点上风,不亦乐乎。      男性癫痫病因有哪些宝宝突然抽搐是因为癫痫吗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哈尔滨正规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