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太平洋的风,拂过你我心中的价值观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高考作文

之前很多人都问我,台湾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后来我魔怔到,没有人问我,我也会主动交代:那个祖国的宝岛,触动我的并非一草一木,更并非万水千山。我与同行的一位朋友相谈甚欢,一路上总是颇为阴险的奚落人家的景点。因为这些所谓的景色,在大陆来说,不过是枯草荒山,随手便可拾得。

比如在鹿港的时候,正是阴雨蒙蒙,随行的一位志愿者和我们讲起那里的文物保护。所谓文物,其实不过是清朝末期留下的一些寺庙。对于这些寺庙,政府是肯出钱修缮的,但所请的装修队呢,一定是招标中报价最低的,他们的工程也不会用什么昂贵的材料。于是乡亲们决定自己捐钱,修缮寺庙。这位志愿者颇为憧憬地问我:大陆的寺庙好多都是宋朝的吧,我们这里差很远啊。我当时很不好意思的一笑。

北投的温泉博物馆无疑也是一个非常坑爹的景点。所为博物馆,不过是日本人在北投所建设的第一家温泉店。当时拆迁的时候,政府的挖掘机推到了门口,却猛然间看到了一群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把这家温泉店遗址围成一圈。他们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穿着同样的衣服。之后的故事是,这家温泉店被保留下来,作为北投温泉旅游的象征,免费向公众开放,里面的工作人员,也都是附近社区的居民义工。

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来自台湾九二一大地震。这次地震几年之前,日本阪神也发生了同样的惨剧。那时候,日本的一位建筑师召集了300多个志愿者,用“纸”搭建了一座临时教堂,供人祈祷。之后,当台湾代表团去日本参加一个地震研讨会的时候,听说这座临时教堂已经完成历史使命,即将被拆除,于是提出了一个吓到日本人的要求:能不能把这些纸做得柱子和房梁送给台湾?

没错,他们要在台中的9·21震区,恢复这间教堂,作为对地震伤痛的共同缅怀。台湾人甚是有趣,自己的东西不让拆,就连别人拆他们的,他们也会跑过去:刀下留人。

就是这样,台湾人对于自己的文化和生活珍惜到一针一线,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台北市区几乎每天都有不同人群的抗议;为什么家门口公园的一棵树被砍掉了,都有成群的人在举着牌子大喊“公园种绿树,警察请止步”,为什么每次民众请愿,都会有议员穿着印有自己名字的夹克,在一旁摇旗呐喊,即使愁眉苦脸。

在台中停留时,我去了附近的东海大学。它是一个基督教大学,校园中有一片相思林,种满了大大小小的相思树,那一定是小伙和姑娘谈恋爱的好地方。上个世纪90年代,学校要以“交换”的方式把其中一部分树林卖掉,于是学生们愤怒的占领了两层楼的校长室。据说,当时赶上了期末考试,大家就轮流在校长室里自习,考完的人就跑回来,替班换该去考试的人。最终校长不得不出面妥协,把相思林暂时保存了下来。

为什么不给学生们记个大过呢?或者报警不就好了?当然不,实际上,学生们是无比渴望被处罚的,因为如果这样,学生们就可以把这件事情闹大,把“学生被迫害”的新闻传到“总统”耳朵里。学校不可能这么傻。然而换个方向说,正因为学校不傻,才会用各种方式和抗议的学生周旋,实际上,到如今,相思林确实被拆除了1/3。

那么,我们能不能说,这是民主的失败?我想也不能。因为正是这拆掉的和未拆的,才构成了民主的完美与不完美,才构成了抗议双方的缠斗,才构成了我们看到的妥协和不妥协,才构成了这片美丽的相思林,才构成了一段小故事——

有人问东海大学美术系的蒋勋,就是《孤独六讲》的作者:凭什么你们东海大学也有美术系?蒋勋说,唔,那是因为我们有全台湾最大的写生景观。

台湾人一定很得意自己的民主。于是竟然把自己的贺岁片主题定为反抗强拆。这部名为《鸡排英雄》的片子拍的其实并不好看,但台湾人却乐在其中,因为这是他们所要输出的价值观。

的确,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价值观。比如美国,他告诉世界自己代表着自由与平等。其实中国也有自己的价值观,只不过这个价值观来的颇为复杂。我们可以是两个凡是,三个代表,八荣八耻,以后也许还有更复杂的,例如三百六十五个不为什么,一千零一个大家一起来天天五分钟。

这样的输出注定是要遇到很多挫折的。今天看到一个朋友的博士论文,写的就是这个事情,另一个问题颇为有趣:为什么我们所宣传的政策一直是“和平统一”,却还在不断拍摄丑化国民党的抗战题材电视剧,企图把自己树立成“以有道伐无道”的高大形象呢?台湾总在叙述血脉的温情,我们却诉诸于血肉的温度。

我们和台湾的记忆有着不同的轨迹。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家国想象,充满了赞美与仇恨,充满了英雄和恶魔,救世主和反动派;台湾的故事则更多属于个人叙事。这些日常事件的温暖,支撑起一个海岛的文化与传统。

这也就是为什么,台湾给我最大的触动并非五岭逶迤腾细浪的磅礴,而是我在为兜里没有坐车的零钱而苦恼的时候,街边的奶茶妹会热心帮忙而不担心我手里拿的是假钞,而是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我投入硬币,司机口中说出的那句谢谢。

民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台湾也没有走向真正的民主。重要的是,他们在朝温暖处行走,并未停下脚步。于是,当大陆网民信誓旦旦地宣称“借我一队城管,占领宝岛台湾”的时候,我们都心知肚明,首先被占领的却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武汉哪里能治癫痫兰州癫痫病医院哪里的好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点滴收获感动
下一篇:最新情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