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划拳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老丈人白玉林挺高兴,心说这孩子真够爽快,喜欢!亲自烧了四个菜:红烧排骨、酱炖泥鳅、芹菜炒粉条、炝拌土豆丝,外加一个西红柿牛肉汤。   菜上齐了,老爷子从柜子底下掏出来一瓶38年江城大麯酒。   白露见了瞪大了眼睛,惊呼道:“老爸,咱们家什么时候还藏了瓶酒啊?妈妈,我爸他会喝酒吗?”   “哼!贼丫头,小瞧了你老爸不是!”转身召唤陈鹏,“来,姑爷,今天陪老爸喝点!”   陈鹏开车,原本不打算喝酒,可是冲老丈人这份欢喜的劲儿,不喝点实在是枉费了老丈人的一番心意,于是也就不能拘泥于新不新郎官了,顺了老丈人心意要紧,应了声坐在老丈人身边。   白露扯了下妈妈衣袖,妈妈偷偷地笑了,告诉女儿:别管他!   酒杯一端,别说,这新姑爷子还真对了老丈人脾气,二人你提一句,我提一句;一个夸,一个感谢;一个嘱咐,一个表决心,你来我往,一两半的酒杯,片刻功夫,一人喝了三杯。   正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儿,新郎官头脑感觉喝到这儿也就行了。于是眯缝起眼睛亲近地看着老丈人,满脸笑容地说:“老爸,您这酒可真够劲儿啊,再喝我可就不行了,瓶中这些我给您倒上,咱就这些吧?”   陈鹏这一声“老爸”叫的,哎呦!老丈人感到全身毛孔都舒服,眼睛也眯一条缝,连连摆手,站起来说:“怎么的,新姑爷,看老爸酒不够?你别急,等着……”说完,转身上里屋柜子底下又拎出一瓶。   “老爸,您什么时候还藏着私货!”白露又一阵惊叫。   “嘿嘿!什么时候藏的,那能告诉你吗,叫你知道,还不得偷着给我报销了啊!”   老爷子坐下来,把这瓶酒又起开,左手搭在陈鹏肩上,右手拉着女儿的手,温和地说:“姑爷,你知道我早是干什么的吗?我呀和酒打了20多年交到了,而且你爸爸陈唯全,30多年前,我就认识!还有就连你们两个小毛孩上技校就处了对象,这事我也早就知道了!”   “是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年轻的时候,我和你爸都是江城大曲酒厂的职工,而且同是厂里的技术员,今天喝的这酒是我和你爸当年在厂里搞技术创新生产出来的,当时获得过全国大奖呢!”老爷子一脸得意,陈鹏心里也暗暗佩服老丈人不一般。   “后来你们怎么分开了呢?”   “唉,还不是有人瞎折腾!把酒厂卖给私人,牌子砸了。我和你爸都下岗了,我一气之下,离开了县城!唉,过去的事了,不说了,喝酒!这老江城大曲酒啊,是咱江城一宝啊,还在巴黎拿过金奖呢!”   说着话,白玉林拿起酒瓶在手里晃了晃,仔细端详酒瓶上的商标,叹了口气!随即又摇摇头,哭笑了下说:“喝吧,以后再也喝不着这样的江城大曲酒啊,没有了。”。   两个人的酒杯又都斟满了酒,白露这边看看老爸,那边看看老公,简直被这二人吓懵了,看谁心里都没底。   陈鹏在老丈人面前不敢硬推说不行,小两口把目光投向丈母娘,丈母娘明白,就劝老头:“行了,别喝了,孩子头一次喝酒,能行吗?”   白玉林抬头看了看老伴,呵呵一笑说到:“放心吧,别看我老头26年没喝酒了,可是心里有谱!”   “孩子,你今天陪我喝的挺高兴。我跟你说,你们两个都31岁了吧,我26年了没喝了,今天是特殊日子,破个例!会划拳不?咱们划拳!”   “唉呀!老爸,这个我可真不会!”新姑爷子陈鹏有点发毛,心说,别看这老爷子半斤酒下肚,脸不变色心不跳的,可说话终究还是离谱了,哪有姑爷和老丈人划拳的呀!你老爷子不怕人说,可我这姑爷传出去不得叫人笑话掉大牙啊!   老丈人呵呵一笑,“孩子,来,老爸跟你说,这喝酒要想尽兴,我别的不会,就会划拳。一划起拳来,就兴奋,酒劲儿就消了一半,伤不着身体。你不会划拳不打紧,这东西简单,来,我教你!”   “唉呀,老爸,你可别让陈鹏丢人了,他哪能学会那个呀!”   “嗨,怎么叫丢人了,这是高雅!再说了,这是在咱们家,谁管得着?”   “来,姑父子,别听她的,我教你,你跟我学。划拳,这是酒文化。嗨,我们国家呀,就是这文化保护的不好。划拳,就是文化,有人反对,那是理解不同。比如什么一心敬啊、点状元啊;哥两好啊、三三元啊;四季财呀、五魁首啊;那都是小儿科,我不玩那个!我划拳,就划文化拳。”   “什么,老爸,你还有新玩法?”女儿倒是感兴趣了,“陈鹏,你跟老爸来一把,看看怎么个划法?”   “去!这合适吗?”陈鹏推了一把白露。   “有什么不合适的,老爸让你划,你就划!”   “唉,还是我闺女懂老爸,你学不学?”   “好、好,我学,我学。”   白玉林见陈鹏答应跟他学了,脸上皱纹又开了。煞有介事地告诉姑爷:“跟你说啊,这划文拳,有两种玩法,一种是行拳的双方同时说出一个物,这种物必须相生相克,比如我说虫子,你得说雉鸡,我说雉鸡,你得说老虎,我说老虎,你得说棒子;还有我说金,你得说火,我说木,你得说金,我说土,你得说木,我说金,你得说火,否则你就输了,输了就得喝酒,这叫五行相生相克。第二种方法更深刻的,那叫接花拳,现在会这个的不多了,有点像古人作诗、对对子,都是酒文化的一种,和划拳异曲同工。”   “奥,确实跟街边上划拳行令的不一样。”   “怎么样,咱们从简单开始,先说动物。女儿,你给当个裁判,你说开始,我俩一起出。”   “好,开始——”   “虫子——雉鸡!”   “老虎——棒子!”   “棒子——虫子!”   试了三次,陈鹏全输了。三轮过后,老丈人要来一把真格的,谁输谁喝一口酒。   陈鹏知道这是老丈人在变着法子让自己陪他高兴,老人家一辈子对自己生产的酒有太深的感情,今天想要喝个痛快,不能扫他的兴。于是就用心地跟着岳父划了起来,但是毕竟不是岳父对手,三轮全输了,杯子里的酒也喝进了四分之一。连忙摆手说:“老爸,不行了,我可真不行了,我认输了!”   老丈人见状,哈哈大笑,抓住陈鹏的手说:“好啊,姑爷,这就算会了!我明白你的心意,是想要陪我多喝一点,好叫我多高兴高兴,白露没看错你!划拳不再乎输赢,就是想看一看人敢不敢认输;输了敢不敢斗,斗到兴头上,能不能收住,这看的是酒品,酒品好,人品就错不了!中了,你杯子里剩下的这些,不让你喝了,你看我一个人怎么划拳的!”   “一个人,怎么划拳?”   “嗨,谁说一个人就不能划拳了,只要心顺了,两个人的困难,一个人也能承担。”老人说着,把陈鹏酒杯拿过来,又倒满了酒。接着说:“你看,你这杯酒,放在我左手,我这杯酒,放在我右手,我现在左右手随便同时出手指,再随便大声喊出数字,把两只手指的数字和嘴里唱出来的数子加起来,如果是单,就是左手赢;如果是双,就右手赢;哪边输,就先喝哪边的。瞅着,咱们试试。”   白玉林说着,开始了表演。老人家左右开弓,表演的兴奋。桌上这两杯酒全喝干了。然后拿起了瓶子,在手里晃了晃,递给老伴儿。笑笑说:“呵呵,行了,这些不喝了,26年没白等,那天给亲家找来,接着喝!”说完,往身后沙发上一倚,睡着了……   陈鹏也喝了不少酒,晚上住在了老丈人家里,第二天早晨起来时候,老丈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来牵着三头老牛出去啃青草去了。   丈母娘做了早餐,小两口匆匆吃了几口粥,怕老丈人回来再留他们,急忙开车出了镇子。   陈鹏和爸爸妈妈一起住在城里,路不太远,但是赶巧前面沿途多处修路施工。开车走了将近5个多小时,到家已经下午一点了。   小两口自己有钥匙,开门进屋一看,都愣住了!只见妈妈在客厅沙发上睡午觉,爸爸一个人在餐厅喝酒。   陈鹏细看,喝的居然也是38年江城大麴!更让二人惊奇的是,爸爸同样摆着两只杯子,左手边一只,右手边一只,左右开弓,一个人划拳呢!   陈鹏急忙上前,拉住爸爸的手问:”爸爸,您怎么和白露的爸爸一样,一个人划拳呢?”   “怎么,老白也一个人划拳?好!好!好!这就对了。”   “是啊,爸爸,您和我爸爸有好多故事吧,给我们讲讲吧,”白露也坐在了陈鹏爸爸身边。   “哈哈哈哈,我的好哥哥,你怎么到现在还瞒着孩子呢?”陈鹏爸爸放下酒杯,把两个孩子叫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深情地看着这对新人,慢慢地说出来26年前的故事……   最后说:“孩子,知道了为什么我们两个都喜欢一个人划拳了吧,这件事联系到了你们两个孩子的身世,今天总算是跟你们说了,不管怎样说,你们终于结合在一起了,这不妄当初我们哥俩在一起划拳,种下的姻缘啊!”   郑州在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不常见癫痫病的病因有哪些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病更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