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你陪了我整整11年。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古典文学

  “妈,这个是啥品种啊!”

  “你啊!还是个农村人呢!这个是红玫瑰。”说话的这个人正是我的母亲,一个已经有着11年葡萄种植经验的老农民了。在浙江沿海这个享誉全国的经济发达城市,像母亲这样只会种葡萄的人已经不多了。一来,搞农业太辛苦,二来,大多数人都身怀好几样绝技。而母亲已经跨入50岁大关,怀旧情绪高涨,就喜欢天天在葡萄地里,照顾好这个朝夕相处了11年的老朋友!

  我们所在的地区是浙江海宁下面的一个小乡镇。这个乡镇是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出名的,我已无从得知。但是有一点肯定的是:当年这个叫做周王庙的小乡镇被推上致富强镇明星排行榜绝对不是因为葡萄种植,而是它举足轻重的皮革皮衣特色。只是,随着皮衣皮革行业在当地扎根越来越深,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慕名而来,从学徒工,到正式工,到熟练工,到回到自己家乡开办皮革皮衣公司。全国各地的繁华商业中心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皮革购物中心,大型专卖店。这些店面装修之豪华,渐渐成了当地的一张张名片。

  历史的洪流不断被一种叫做激烈竞争的东西搅动着。其中有那么一批人,不愿意通过屠杀其他生灵来获得物质生活的提升,另一方面随着时代发展,有人想尽自己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经验,为自己家乡声名远播开创另一条道路,也好为自家后辈树立一个好榜样,不辱祖宗使命。

  我幸运地生在了这样的家庭。如今,我所在的乡村早已经被评为浙江省示范种植园区。上千亩的葡萄种植园,不断地吸引着水果商贩们前来采摘,大批量采购。葡萄的品种也从刚开始的藤稔,维多利亚,发展到了无核四号,红地球,红玫瑰,白玫瑰,维多利亚,藤稔等10多个品种。一起丰富的还有村民脸上的皱纹,皱纹上萌发的微笑!10多年前这里跟很多全国各地的乡村一样种满了很多人类赖以生存的水稻。一块块方方正正被村民切割好的水稻田上,总是传来青蛙叫,总是有各种鸟儿在天空不断盘旋,总是有村民们边工作边说笑的和谐场面。如今,新闻上我们随处可见的是,大批的文物古迹被占用,开发成了一个个价格不断被刷新的楼盘,一片片山清水秀的诗画里,驶进了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冥冥之中保护着眼前这片千亩葡萄园。让这群习惯了望着朝阳扛着锄头出门,与夕阳交相辉映,依旧能够在习惯中呼吸着翠绿的葡萄叶释放的氧气慢慢老去,一如曾经呼吸着水稻释放的氧气长大一般。

  这片广袤的种植园上哪户是第一家开始种植葡萄的。我思前想后,我问父母,我问邻居!可是,最终得到的结果惊人的一致。不知道!然而,做才是得到。在不断走访中,我也听到了这样一幅生动的画面。

  当年一片片的水稻田上,在某一天突然出现了很多水泥柱子,一根根上百米长的铅丝正笔直的横卧在柱子的腰间。一株株仅仅几十公分长的绿色小植株被一群群相互熟识的村民们放进了一个个不大的坑里。

  母亲说,事情要回到10多年前,当时几乎没人懂葡萄种植。大家凭着一股子热情,互帮互助的原则,在一块块长长方方的土地上聚集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着,而后你种一棵,我跟着种一棵,你负责挖坑,我负责栽种。一片片水稻田,在热情的笼罩下,慢慢地改变着!接下去就是静静地守候和等待。

  今天大家去看看,明天大家去看看。

  葡萄似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它在江南这个小乡村,用稳步地向上生长,用稳步地慢慢变粗,回报着这群看起来很傻的老农民们。

  葡萄长得很高了,它的枝杈被老农们固定成了一个个好看的姿势。

  葡萄叶子长开了,它的叶子下栖息着一个个商量该如何修剪的老农们。

  葡萄地表干裂了,它的身边总有那么些身影忙前顾后,手拿老式的舀水器具,将水一点一点用力甩向葡萄最深处。直到所有葡萄的叶子上流淌着一滴滴晶莹如汗珠的水滴。

  葡萄果子变红了,变绿了,变紫了,变成了老农们不会描述的颜色,它的身边聚集着越来越多来大批量采购的水果商贩们。在留下了一沓沓红色的钞票后,也给这片土地留下了葡萄很好的美誉。

  10多年下来,当初一个个种植葡萄的门外汉实行生早就蜕变成了在葡萄园里活蹦乱跳的种植能手,在茶余饭后对葡萄侃侃而谈的种植专家。

  这么多年下来,虽未曾有一次全程参与葡萄的生长,发育,到采收,到培植幼苗。但是,母亲们越来越欢乐的容颜里,母亲们越来越强壮的身体里,我似乎明白了很多。有一次,我问母亲:

  为什么我们这里的葡萄不采用那种高科技的喷洒水技术呢?一个没啥文化,连手机如何存储手机号码都不会的母亲跟我说了这样一番话。

  就像当年你很小的时候,用的尿布不是尿不湿一样。尿不湿虽然好,只要给孩子用上,整个夜晚都不用担心!多省事。同样的,当我们如果采用了高科技的喷灌技术之后,我们就会自以为是的认为,高科技几乎是万无一失的,我们只要轻轻一个按钮就可以了。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在人工舀水给葡萄的过程中,也顺带观察着葡萄的不同时期的生长情况,以便我们随时调整策略,保证葡萄在我们的观照下,最好的生长。我记得自己当时就只是鼓掌而已,因为母亲一本正经说着的样子便是最好的答案,便是对全天下喜欢吃葡萄的食客们最好的报答!

云南省医院看羊癫疯挂哪科兰州癫痫病医院正规吗癫痫病全兴庵攻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