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梅花引(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我爱梅花,半是因了曹雪芹。

他的《红楼梦》,赏梅、乞梅、分梅、咏梅、饮梅、用梅,真个把梅花给写绝了。

最是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与梅花有关的情节和故事,笔酣墨畅,读来不忍释卷,心向往之:“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之后每提及梅花二字,便有一枝傲雪红梅在心中悄然怒放,并且笃信梅花的花期是在大雪纷飞的深冬。爱上花卉摄影,那安放于心头的梅花,自然成为最期待的拍摄对象。我渴望像宝玉那样,在一个大雪没膝的日子,沿着一股寒香,踏雪寻梅。

然而,寻觅了一个又一个冬季,整个世界,都不见梅花的消息。倒是前年春节以后,沪上好友芳芳为我遥寄一枝梅。那是开在冬末春初的梅,宫粉,自网线这一端的屏幕上下载,似乎还能嗅到那一抹暗香。

“上海的梅花要在二月底三月初才开,北京的梅花岂不更晚?”如此自问,不由心头一凛。我愈加关注梅花的花期问题,陆续搜罗关于梅花的研究文字。

清朝《南京萌芽月令》记载,咸丰十年(1860年)“立春九,红梅花开,青梅出蕊。雨水二,青梅花开。“当代竺可桢先生从气象学角度分析,曹雪芹生活的清康熙年间,正是中国气候五千年来的最冷时期——小冰期。从15世纪一直到19世纪,北京当时的气温普遍要比现时低2℃,运河京津段一年中的封冻期长达百余天,比现在要多一倍,露地栽植红梅的可能性不大。而中山陵园梅园的农艺家最新研究得出结论:梅花开放的适宜温度为低温3℃以上,高温在12——13℃。

古代众多咏梅诗中,也无不把梅花和春联系在一起。唐张谓《早梅》“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元王冕《梅花》诗,“三月东风吹雪消,……无数梅花落野桥。”就连曹雪芹自己在《红楼梦》第五十回中的咏梅诗也不例外:“寻春闻腊到蓬莱”“魂飞庾岭春难辨”“江北江南春灿烂”“春妆儿女竞奢华”。这就印证了一点,我国大部分地区梅花不是开在严冬,而是在初春。自南向北,越北越晚;黄河以北,特别是更北的河北、北京地区,基本不宜露地裸植。

却原来,京地根本不可能有曹公笔下寒冬十月“白雪红梅的琉璃世界”。是曹雪芹犯了常识性错误,还是这位伟大的文学大师,大胆颠覆物候的一般规律,为读者心中植下一株天底下最美的红梅?

文学常与植物学搭界。但文学里的事,到底不同于植物学。

梅兰竹菊四君子,梅居首。

作家郝卫宁的散文《寻梅》,开篇第一句“我爱死梅花了。”直抒胸臆,真诚而敞亮,替许多人说出了心里话。如我者众,渴望像宝玉那样,踏雪寻梅。

有一年三月,庄儿里下了一场春雪,刚好是腊梅的花期。一时间,植有一二十株腊梅的平安公园聚集了大批赏花人,高峰时人比花多。更有摄影发烧友,长枪短炮,荷枪实弹,风云而至。“腊梅飘香”,印到了报纸上,演到了银屏上。

踏雪寻梅——大家长舒一口气,终于梦圆。

我是个不识时务的较死理者,在一学妹咏“梅”的美文博客发表评论:腊梅不是梅。不知道她读后扫兴有几分。

腊梅,学名蜡梅,蜡梅科,蜡梅属。李时珍记,“蜡梅,释名黄梅花,此物本非梅类,因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似蜜蜡,故名。”清初陈淏之《花镜》云:“蜡梅俗作腊梅,一名黄梅,本非梅类,因其与梅同放,其香又相近,色似蜜腊,且腊月开,故有是名。树不甚大而枝丛。叶如桃,阔而厚,有磬口、荷花、狗英三种。”

因南地蜡梅腊月可见花,别称腊梅,已经有些牵强了。其与蔷薇科、梅亚属的梅花,连一个老祖宗都攀不上,我又奈何。

腊梅非梅,却得梅之神髓。

今岁,春寒。难得,儿童活动中心的几丛腊梅也开花了。

清晨,穿越重重雾霾,去那里散步。一股股扑鼻的清香,让我愣怔。原来,连续几年怀满枝瘦蕾却引而不发的腊梅,竟然开花了。细细端详,那些不起眼的小花,磬口,紫心,好似陈淏之描述的“世珍”。

污染物弥散的晨光中,腊梅花儿朵朵,是阳光般的色彩和态度。

有人说,腊梅是严冬写给初春的诗行。此言不谬。庄里无梅,却有腊梅,一幸也。

那年去武汉大学赏樱花,无意间步入梅园。已是三月下旬天气,那园中尚有粉花灼灼,蜂飞蝶舞,妩媚风流。

这花,与紫叶同发,且有一段花梗,不太像梅花。问学子,皆说是梅,言之凿凿。再打量,叶似李,花如樱,蕊类梅,可谓“李为衣裳梅为心”。莫非叫做李梅?

在新浪博客结识“一苇兮”老师,存于心中两年的疑惑终于解开。我所见武大之“梅”,叫樱李梅,又称美人梅,为紫叶李与梅花中的宫粉品种杂交。

“度娘”说,梅花有四个品系:真梅系、杏梅系、樱梅系、山桃梅系。从狭义上看,除了真梅系,其他名字里有“梅”的花,都不算梅花;从广义上讲,四个品系的子子孙孙,都姓梅。

梅花,作为最古老的中国文学形象之一,作为中国文人心中最磊落高洁的君子,怎能不拿出兼容并包的襟怀?而一个欣赏者,又何必作茧自缚呢?

这个春天,我与形形色色的“梅花”和解。

初春,我几乎天天去拜访腊梅,并且顺访与红梅有些许神似的红花贴梗海棠。仲春,是榆梅的好日子。单瓣榆梅,花型小,花瓣剔透,颜色淡而不薄;重瓣榆梅,有粉红和胭脂红,黢黑的老干上,或单挑出一两个细枝,疏疏朗朗一两朵花,便有了几分梅的姿致。有一种绢梅,骨朵是淡绿色的,花朵小而密,洁白胜雪,颇得梅花之冷艳。垂枝桃梅,深红,艳丽中透着几分冷峻,卓尔不群。

杏花,最有梅的风度。红蕾,艳而不妖;盛开,白衣如雪。细品,暗香流泻。王安石《红梅》语,“北人初未识,浑作杏花看”,本是为了抑杏扬梅,我却以之印证杏与梅的相似。

宝玉《访妙玉乞红梅》诗有句,“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我无处乞得红梅,却曾拾取西山农人剪下的多余杏枝。回家,插于瓶,三日发花。

中国古典名曲《梅花三弄》,数千载流传,家喻户晓。

相传,古曲《梅花三弄》创作者为东晋名将桓伊。肥水之战后,桓伊功成身退,带着心爱的笛管来到少年时曾客居的衡阳云锦庵。桓伊爱云锦的梅香,如痴如醉。一个冬夜,下起了大雪。清晨,放眼窗外,正是“梅花燕支雪”。顿时,灵感如电光火石,他立即记录下来,谱就梅花调。曲成,兴致勃勃地手握笛管,照谱吹奏。那清雅、悠扬的笛声绕过殿宇,穿过梅林,直上云霄。

《梅花三弄》,又名《梅花引》《玉妃引》,由唐代著名琴师颜师古移植为琴曲,音乐中代表梅花形象的曲调在不同段落中反复出现三次。聆听《梅花三弄》,潺音串串,梅花点点,“漫弹绿绮,引三弄,不觉魂飞”。

唐以降,中国气候渐渐转凉。除了岭南地区,梅花不能在深冬绽放了。衡阳云锦庵的“云锦梅香”,与桓伊清雅的梅笛一起,定格于古代温暖的季候里。但梅花傲寒斗雪、高标风流的形象,与《梅花三弄》一起世代相传。

隆冬,是梅花孕蕾的季节。“一剪寒梅,傲立雪中”,虽无胭脂颜色,但那瘦弱的新蕾,却在最冷枝头历尽一番彻骨寒。冬末梅花开,没有理由不为那迎寒绽放的报春使者而感动。

看人间多少故事,最销魂梅花三弄。感谢桓伊。

湖北得了癫痫该怎么做睡觉的时候突然浑身抽搐河南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癫痫病吃什么药副作用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