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我的麻辣婆婆(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那一年,我挺着大肚子,直到频临预产期,才交了单位的手续,回婆家待产。

那时候,公公已经离休回家两年,和婆婆生活在乡下的老家。爱人把我送回家,第二天就返回单位上班了。我婚后因为上班忙,几乎很少回这个家,它在我的眼里几乎是陌生的。就这样,我走进了公婆的世界。公公对外人很亲切,在儿女面前却是不苟言笑的;婆婆能说会道,精明能干,家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她来定夺。

婆婆对我说,孕妇要多运动,生孩子时才会少受罪。我挺着个大肚子,也不认识周围的邻居。每天就在院子里转转,遇到乡里逢集,就去门前的集市上看看热闹。为了多锻炼,打水的任务我就主动承担了下来。每天拎着水桶去井边用辘轳帮家里打几桶水,再拎进厨房里。其实井就在自家院子里,倒是很方便的。婆婆又拿出准备好的布料和棉花,让我给肚子里的孩子缝制小被褥。我在娘家时,因为是家里的小女儿,深受母亲宠爱,母亲又一心想供我读书,从没让我干过针线活。

“你会缝被子不?”婆婆问。

“我以前没干过。”我红着脸说。

“缝被子很简单,就是大针子活,只要干一次,下次就会了。再说又是缝小孩被褥,很容易的。”

婆婆告诉我方法,又叮嘱了几句,就和公公去外面串门聊天了。我坐在卧室的床上,紧张兮兮地缝被子,生怕婆婆回家看到我笨拙的摸样,又担心婆婆唠叨我活计做得不好。我关上了卧室门,拒绝别人打扰。被子快缝好时,婆婆回家了,她很快就来敲我卧室的门。

“妈,我还没缝好呢,等缝好后,你再进来吧!”

等被子缝好后,我才开了卧室的门。婆婆看了我缝的小被子后,笑着说:“缝得还行,就是针脚大了点。你说你这孩子,做活计怎么还关上门,怕别人看到?你没听人说过吗?‘要得巧经三老,要想拙背后窝’。要想有双巧手,就得向行家请教,要不耻下问。村里那些笨拙媳妇,在干针线活时,如果遇到长辈或者妯娌要看,就连忙藏到脊背后面,怕人家笑话她。本来手就笨,还死爱面子,不虚心向别人请教,手能变巧吗?”

产假期间,因为家里就我和公婆,公公除了去自留地里干农活,就是去和村里的老汉下棋。婆婆除了做一日三餐,干点家务,就是去门前和邻居唠唠嗑。大多的时候,就待在家里和我说说话,于是我就知道了很多婆家的事情。

婆婆妯娌二人,二娘比婆婆小四岁。婆婆对我说:“你奶奶对人很严厉,你二娘嫁过来后就被你奶奶打过好几次,但你奶奶从来没有打过我。”

我不解,问:“为什么呀?”婆婆就说:“听话孝顺的媳妇,哪个婆婆不喜欢?我进了你奶奶家门后,从来没和你奶奶犟过一句嘴,你奶奶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人又勤快,又懂规矩,帮你奶奶洗衣做饭干针线活,你奶奶能不对我好吗?你二娘就不行了,她成亲那天晚上,村里一个长辈来家里,你奶奶让你二娘给这位长辈见礼,可你二娘坚持说自己不会,硬是不愿给这位长辈行礼。你奶奶当时气得不行,觉得很没面子。你二娘过门后,一天下厨做饭,正在用勺子往锅里添水,你奶奶刚好从外面走进来,就走上前去,抬手给了你二娘两个耳光。你二娘当时就给打蒙了,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奶奶这才说:‘我打你是为了教你懂规矩。往锅里添水,要从外朝里倒水。你倒好,反着手腕倒水。我打你一下,让你长点记性。’你二娘这人就是忒糊涂,扫地也不懂规矩,人家都是从外朝里扫,她倒好,偏偏从里边朝外扫,一次,刚把垃圾扫到堂屋门口,让你奶奶看到了,上前就夺了笤帚,又打了一顿。”

“妈,我奶奶也太霸道了,不过是些小事,至于这样打人吗?”

“老辈人家法严,都是那样的。你说你奶奶霸道,怎么没打过我?我成亲后回门那天晚上,你奶奶对我说,做媳妇就要有做媳妇的规矩,要懂得勤俭持家,孝顺公婆。你明天起早点上厨房起好面,我下午要蒸馒头。我那时只有十六岁,我娘家是大户人家,几十口子人,都是我母亲和婶子们做饭,我们女孩子只让学做针线活,我可没做过饭。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自己没干过,还没见长辈干过吗?还不会照葫芦画瓢吗?要是实在不会,也要先答应下来,再请教婆婆。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进厨房先洗好脸,然后拿着面盆准备舀面,你奶奶看到就笑了,说面我已经起好了,我这是想考验你一下,你小小年纪倒挺懂事的。”

接着,婆婆又讲起人民公社那时候,她在公社缝纫社做衣服的事。说她在缝纫社做工那会子,为了能多挣工分,到了年关,除了吃两顿饭,从早到晚就待在缝纫机上做衣服,直到三十晚上,赶制完了缝纫社接下的那些活,才腰酸背痛地回家。还好家里有你奶奶带着你两个姐姐,蒸馍、磨豆腐,操办年货。到了大年初一,人家都吃饺子歇息,我还要趴在缝纫机上,赶着做自己家孩子们的衣服。后来,你爸调到民政局上班,每年民政局都要找人给那些五保户、军烈属缝棉衣、被子,缝一床被子挣五分钱,缝一套棉衣一毛钱,你爸就用自行车带我去县城,给公家干活。我们几个做工的女人,天天坐在大仓库里,像山一样的棉花堆中,弓着腰干针线活。为了帮家里挣工分、挣钱,我什么苦没吃过?”

“妈,你上过学没有?”

“我们家旧社会虽然是大户人家,可长辈们重男轻女,觉得女孩子读书没用处,哪里会让女孩子读书!”

休产假期间,我和婆婆也闹过几次不愉快,婆婆看不惯我的大手大脚,我看不惯婆婆的抠门。做饭时,我帮婆婆在灶下生火,因为没经验,燃了七八根火柴,才把火生着。婆婆看到后就说:“看你生个火,就用那么多火柴,简直太浪费了。”

帮婆婆洗衣服时,婆婆又絮叨说我用洗衣粉太重,说是旧社会时人们哪里见过洗衣粉,有皂角树的人家用皂角洗衣服,没有皂角树的人家就用草木灰洗衣服。现在用洗衣粉洗衣服,又省力又轻松,可也不能太浪费。”

怎么老是说老掉牙的话?帮着干活,还要受数落。我负气去门外小卖部,买回两包洗衣粉和两包火柴交给婆婆。

婆婆就说:“你这孩子,说你两句,你怎么还见外了呢?我就是怕你将来不会过日子。当家过日子,就要勤俭持家,到什么时候也不能浪费。”

十几天后,一天晚上,零点左右时,我的肚子突然痛起来。爱人那段时间每天傍晚回家,清早坐公共车去单位上班,因为来回奔波劳累,晚上睡得很香。也许公婆太能干了,爱人就不大爱操心,也不怎么会关心人。

爱人睡得很香,我有些不忍心叫醒他,就自己忍耐着。一会儿,又不痛了。我又躺下睡觉,可过了一会儿,又痛了起来。就这样反复好几次后,疼痛就变得剧烈起来,我实在忍受不了,这才叫醒了爱人。

爱人连忙去婆婆房间,叫醒了婆婆。婆婆进厨房给我做了煎水荷包蛋,里面泡了馍,放了红糖,说:“你把这个吃了吧!要不,到时候没力气生孩子。”

婆婆看着我吃下去后,就说:“我已经和周医生说好了,由她来给你接生,咱们这就去医院吧!”爱人打着手电筒,我和婆婆跟着,乡医院就在婆家对面。

婆婆对医院很熟悉,径自来到一个窗户前,喊醒了周医生。

周医生是个微胖的中年女人,也是医院的院长。她把我领进产房,做了一下检查,对婆婆说:“让你媳妇在产房周围多走动,产前要适当运动。她宫口还没有开,预计生产还得几个时辰。我回房间再休息一下,一会就过来。”

婆婆对爱人说:“你照顾你媳妇。我回家取一下孩子的东西。”

我当时真是很懵懂,就像初生的牛犊,哪里知道生孩子的可怕。也没想到要去县医院生孩子,就这样我忍着剧痛在产房走动,实在痛得受不了就在凳子上趴一会。那时正是农历四月底,天气倒是不冷不热的。

婆婆的那个年代是不实行计划生育的,婆婆相继生育九个孩子,也不拿生孩子当什么大事。后来,婆婆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包裹,里面是初生婴儿的小被褥。婆婆处变不惊,一副安之若素的神情。

我如今回想起来反倒很后怕,当时如果有突发状况,后果不堪设想。天将破晓时,周医生终于来到了产房,让爱人扶着我上到产床上,检查了一下,说宫口已经开了,接下来要按她的吩咐使劲。我躺在产床上,难受得痛哭流涕。婆婆说:“人家陈老师的媳妇前几天也生孩子了,陈老师说他媳妇可皮实多了,硬是没哭也没喊叫。大概是碍着自己婆婆,人家媳妇不好意思哭闹吧!”

我的婆婆呀!你真是做思想工作的天才,在产房都能临场发挥,真是把思想教育工作做到极致了。听了婆婆的话,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太没出息,竟然就忍住了眼泪和哭喊,用右手把自己身上都抓了几个血印子,硬是没有再哭喊。第二天早上七点,女儿终于呱呱坠地,我这一劫终于过去了。

因为是顺产,当天我就出院了。因为爱人工作忙,在家里只待了两天,婆婆就坚决让爱人回单位上班了。婆婆伺候着我坐月子。孩子出生后,我却没有奶水。婆婆很是着急,让公公骑着自行车上县城买回猪蹄和鲫鱼,熬猪蹄汤和鲫鱼汤给我下奶,可我依旧没有奶水。婆婆着急了,去村子里找老中医开了下奶的药方,熬好了汤药让我喝。我喝了一口即刻又吐了出去,我说:“妈,让孩子吃奶粉算了,这药太苦了,我实在咽不下去。”

“奶粉哪有母乳好,母乳既方便又有营养。让孩子喝奶粉,孩子大半夜饿了,你也得下地帮孩子冲奶粉,热冷也难掌握,即花钱又不方便。你忍着点把药喝下去,就是嘴巴苦一下,等有了奶水,今后你照顾起孩子来就方便多了。”婆婆苦口婆心地劝说,守着我把煎好的汤药喝下去。婆婆的苦心没白费,几天后,我就有奶水给孩子喂奶了。

婆婆每天按时给我做着月子饭,给孩子洗尿布,帮我经管孩子,得空在门前和左邻右舍聊聊天。怕我坐月子寂寞,闲暇时就坐在床边陪我说说话。当然了,说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可婆婆讲得却有声有色。

婆婆说:“一天,你二爷上山砍柴,光着脚挑了一担木柴走山路回家,走到半道,脚底扎了一个狼牙刺,可道路又窄又陡峭,没办法歇脚,你老爷硬是咬着牙把那担柴禾挑回了家。到了家,一放下挑担,你二爷就痛得受不了了,那狼牙刺已经深深扎进你姥爷的肉里面了。你二爷就对我说:‘XX媳妇,你眼睛明,帮二大把脚底的刺用针挑出来吧!’我一看那刺已经扎进肉里面了,我吓得不敢答应。你二爷就说:‘你尽管帮二大挑刺,二大不怕疼,就是疼二大也不怪你。’我抱着你二爷的脚,帮他挑刺,整整一个下午,那个狼牙齿终于被我挑出来了。我紧张得满头大汗,你二爷的脚底已经血肉模糊了。你说这老辈人真是傻呀,把那担柴禾看得比自己的脚还重要。”婆婆叹息着。

婆婆喜欢与人交流,她有讲不完的故事,总是想把她的人生经历和生活智慧说出来与儿女们分享。

婆婆那个年代是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婆婆相继生育九个子女,又含辛茹苦的把这九个子女抚养大,这其中的艰难困苦,个中滋味只有婆婆自己能体会。而公公,虽然是个工作人,可仅凭公公微薄的薪水,没有婆婆的勤俭持家,没有婆婆的日夜操劳,没有婆婆的精明能干,没有婆婆的一双巧手,能养大这一群儿女吗?

休产假结束后不久,我们单位就开始了承包责任制。那一年,我二十几岁,既没有生意人的精明和算计,也不具备生意人的头脑和智慧,可为了那个来之不易的“铁饭碗”,被裹挟进了生意场,义务反顾承包了店面。而婆婆,为了帮我保住“铁饭碗”,承担了帮我照顾女儿的重担。当时,婆婆还要帮在水泥厂上班的四嫂带孩子。那一年,婆婆已经是个花甲老人了。

时光荏苒,岁月无情,转眼间婆婆就步入了古稀之年,依然和公公相依相伴,生活在农村老家。每逢节假日,儿女们总是像鸟儿一样飞回家,享受其乐融融的温馨大家庭生活。看到儿女们回家,婆婆布满皱纹的脸上总是露出幸福的笑容,张罗着为儿孙们准备饭食。

可天有不测风云,公公因病去世了。公公的死对婆婆的打击是致命的。婆婆的精神支柱瞬间坍塌了,往日的乐观刚强消失殆尽。她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孩子,神色慌张地看着凌乱的老屋,看着环绕身边的儿女,喃喃自语着:“你爸走了,我该怎么办?”

“妈,你有九个子女,还担心没人照顾你吗?你在我们每人家里住一个多月,一年就过去了。”

“我在农村住习惯了,除了你大哥和大姐住在农村,你们都在县城安了家,家家都住高楼上,还要工作养家,我住在你们那里,还不像鸟儿被关在笼子里,还不把我活活急死!再说了,你们轮流照顾我,我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处,我还算是个有家的人吗?”

公公去世了,婆婆的养老问题迫在眉睫。儿女媳妇女婿将近二十口人在公婆的卧室开了家庭会议。因为婆婆喜欢农村生活,而我们生活在县城的子女都要工作,最后商定婆婆常住在大哥家。其他的儿女,协助大哥照顾婆婆。

大哥是个倔强的人,据说小时候由奶奶一手养大,和婆婆在感情上有些隔阂,但大哥还是承担了照顾婆婆的重任。婆婆在大哥家常住五年。逢年过节,或者谁家有了富余时间,都争相接婆婆去自己家小住。但婆婆和大哥大嫂还是有了芥蒂,婆婆不愿在大哥家再住下去。其实大哥大嫂对婆婆还是孝顺的,只是和婆婆的期望有差距而已。婆婆生气大孙子整天忙着自己的公事,对她这个奶奶视而不见。恼怒大哥夫妻俩虽然照顾她一日三餐,可俩人都太贪玩,闲暇时间总是和村子里的一帮闲人玩麻将,除了吃饭和晚上歇息的时候,平日里连陪她说话的功夫也没有。而大哥大嫂心里也有委屈,觉得和村子里别人家比起来,他俩对老人已经算是很孝顺了,侍奉一日三餐,还不让婆婆受气。可婆婆需要的不仅仅是一日三餐,而是要能感受到儿孙那份浓浓的爱。

长沙中西医癫痫医院河南治癫痫好的医院良性癫痫影响生命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