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柳岸】如仙境一般的处女地(散文)

    一胭脂峡在泾源,泾源是六盘山腹地的一个县,千里泾河就是从这些穿越黄土高源、穿越高山越岭、穿越八百里秦川、出潼关、入黄河、跨济南、奔入黄海的。随徒步群这几年中,我感受过峰恋叠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往事】爱灌注在夜色里(散文)

    一夜幕降临。路上的行人是夜色中移动的风景,他们行色匆匆,只顾低头赶路,忽略身边夜景的唯美。路灯为漆黑的夜空擦亮一片清辉;路旁身着白筒靴的法国梧桐,在灯光下摇曳着身姿,初冬也毫...[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种瓜记(散文)

    我做梦也没有梦到我会种瓜。连续三年种了西瓜,前两年都是涝。谁也没有老天任性,谁拿它也没办法,它想把世界弄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一丁点儿的面子都不给。它吝啬起雨水来一滴露水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村庄里,最后的年 (散文)

    当一个红色的拆字被一个红圈圈起,落在了老屋山墙上。好似醒目的令村庄麻木的神经发作痉挛。斑驳的老墙,好似预知到自己的命运似的,低低有些抽泣。就连从前的月亮,也缓慢的好久翻不过老...[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姐姐(散文)_1

    姐姐在我们兄弟姊妹几个中排行老大,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因为是秋天生的,所以奶奶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千秋季。据母亲说,为这名字,邻居们认为不好听,但奶奶终究没有再改。姐姐只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旅】情殇

    坤其貌不扬,刀削脸,鹰钩鼻子,三角眼,嘴唇又厚又翻,嘴角下撇着,一脸的苦命相。坤无所嗜好,平时喜欢宅在他那间单独的“地窝子”里,很少与人接触来往。  一天,矿上那个河南老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普洱】一个人的书店

    摘要:我的书店,我不想要顾客,也不大可能有顾客。“不想要”和“不大可能有”,什么是原因?什么是结果?还是互为因果?还是各不相干?如果再往下想,头会疼得炸开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墨海】那些成了精的故乡古树

      在故乡,有许多古老的年份很长久的东西,是神秘得让人仰视的。比方说一些古老的房子,古老的器具,甚至古老的道路,人们都战战兢兢,小心呵护。...[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夜入瘦西湖

    摘要:牵住你的手、相别在黄鹤楼, 波涛万里长江水、送你下扬州。真情伴你走、春色为你留, 二十四桥明月夜、牵挂在扬州。这首《烟花三月》的歌,我一遍又一遍,反反复...[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竹泉遐想

    无破坏:无 阅读:2221发表时间:2014-10-26 07:18:28 一    不经意间,我爱上了竹泉。不经意间,竹泉就成了我心中的桃花源。没有想到,竹泉会是...[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