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充满爱的“谎言” (散文)

来源:包头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诗句

盛夏时节,一场突乎其来的病痛,将我送进了医院。在住院的四个月中,在与病魔鏖战的同时,也结交了许多形形色色的病友,也常常被病房里病友家人及医患之间之间充满爱的“谎言”而感动。

    与我同病房的二床病友老江是位年过花甲的直肠癌患者。从聊天中得知,老江在三年前因患结肠癌动了手术,术后感觉一直不错。他是个游泳、旅行爱好者,几乎每天都去泳池游个千儿八百米,还时常与一帮好友结伴外出自驾游。今年五月,他发现大便带血,一位马大哈医生说是痔疮,他也没当回事。还与老伴一块儿去德国。在德国定居的儿子和未婚妻陪着老俩口逛了欧洲好几个国家,老俩口开心极了。直到三个月后,回到北京,到医院例行体检时,才被确诊为直肠癌。

   老江的老伴是个身材娇小、性格温柔的女人,每天,从早到晚,陪伴在老江身边。术后的老江,想到今后几乎不可能再去游泳、与朋友外出自驾游,情绪自然十分低落,常常对老伴发些脾气,老伴总是笑笑,从不与老江顶嘴。

    术后,老江好多天都吃不了东西,就是喝一口水,马上就吐。老伴总是端着一个盆,在老江旁边伺候着。每天早上查房时,为老江手术的大夫也总是笑着安慰他:“没事,手术后肠子会出现水肿,过一段日子,就会好的。”

    术后化疗开始了,老江的反应非常厉害,情绪也格外不好。就连他大哥来探望他,让他保持良好心态,他听了都觉得特反感,对大哥冷脸相待。他大哥也没放在心上,依然,隔三差五来看老江。我也从心里觉得,老江如此对待老伴和大哥,有点说不过去。

    老江经过两个疗程的化疗后,出院休息一段时间后,再次入院,继续进行第三个疗程的化疗。我发现,老江的脸色虽有些苍白,但脸上的笑容却多了起来。对老伴和大哥说话的态度与之前大不一样。我心里也纳闷,老江的心态咋会变化这么大?

   谜底很快揭开了。那日,我和老江都在楼道里遛弯,老江悄悄地对我说,出院时,老伴将他的出院诊断书偷偷地藏了起来。而老江乘老伴外出时,找出了那份诊断书。终于得知,癌细胞在自己腹部已大面积扩散。老江这才明白,这段日子,老伴和大哥对自己那么百依百顺。老江从心底理解医生、老伴和家人为什么没将自己病情的真相告诉他。看着那些日子,老江和他老伴脸上常常流露的微笑,我的心里既感受到一丝苦涩,但更多的是温馨。一对相濡以沫几十年的恩爱夫妻都对对方保守着秘密,将痛苦藏在心底,没有道出真情,但这实在是一个充满爱的“谎言”啊!

住我病房隔壁的三床是位叫李姐的五十多岁的女病号。听她的护工说,李姐是位老姑娘,三年前,曾做了腹部肠道手术,后来,下腹出现多个囊肿,溃烂后久不愈合,且长期发低烧,跑了京城多家大医院,皆表示无能为力。走投无路的李姐找到这家医院的普外科主任,主任答应收治。

    今年国庆前的一天,李姐进了手术室。据说,那所谓囊肿实际乃是恶性肿瘤,且已扩散,无法治愈。

    手术之后,李姐依然低烧不退。孤身一人的李姐,文化水平不高,对自己的病情严重性并不了解。看着李姐每天脑门上敷着冰块,眼神中透着无助、凄楚的目光,病友们都从心底同情这位可怜的女人。好在每天清晨和傍晚,总有一位男子提着饭盒给李姐送来可口的饭菜,此外,还有两位女子常常来李姐这儿,问长问短照料着她。一打听,那是李姐的弟弟、弟媳和妹妹。病友们都说,多亏有这么好的弟弟、弟媳、妹妹,让病中的李姐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大夫好像对李姐的治疗也无更好的方案,每当李姐发烧,就让护士打上一针。

    那天,李姐到护士站问值班护士,自己究竟得的啥病?为啥低烧不退?每天打的什么针?护士犹豫半天说,我也不知道。

    每天大夫查房,也只说些鼓励的话。事后,护工悄悄告诉我,李姐的弟弟、妹妹担心姐姐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失去生活的勇气,就与医生、护士商量,统一口径,绝不将真实病情告诉她,只说是炎症,需慢慢消炎。当我出院前,与病友李姐告别时,心里也不是滋味。李姐知道我住院四个月,四进手术室。她笑着对我说,我得向你学习!

   我默默的为李姐祈祷,愿她在这充满爱的“谎言”中,享受亲情的呵护,走完她最后的一段生命旅程。

六床又新来了一位六十多岁的病人老张,老张面孔瘦削,但十分健谈,见了谁,都爱聊上几句,有时,更直接到我病房,与我和老江说起自己的病情,了解我们手术前后的情况,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话篓子”。

    老张是在检查前列腺时,被医生告知,肠子里可能长了啥东西。经肠镜检查,发现长有息肉。老张在得知我和老江的病情之后,笑着说,“我这手术不大,将那息肉切了就没事了。"

    手术那天,病友们都以为老张很快就能做完手术回到病房,没料到,六个小时后,老张老伴来说,老张被送进了ICU,直到次日方才回到病房。

    原来,老张的病情并非如他想象那么简单。手术中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息肉,切掉了两节肠子。术后的老张,面色苍白,身上插着好几根引流管,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

     只见主刀医生将老张老伴悄悄叫到病房外,告知,经活检,那发硬的息肉检出了癌细胞,必须安排化疗。老张的老伴刹那间,泪水滚滚,但她强忍悲痛,抹去眼泪,与大夫商量,如何既将化疗的消息告诉老张,但又不让老张得知自己真正的病情。

    几天后,能下床溜达的老张又打开了“话篓子”,楼道里又传出他的笑声,他很轻松地告诉我们,他那息肉没啥问题,不过,为了防止一些尚未切除的小息肉发生病变,还得做几个疗程的化疗。

    那些日子里,每天在楼道里见到老张的老伴,我都发现,她的眼神里,分明透出的是对老张病情的担忧和焦虑。我再一次被亲人之间以”谎言“示爱的场景所感动。

我想,在人与人的交往中,人们不希望充斥着谎言,然而,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出现一些必要的“谎言”,那只是人与人之间爱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我们应为之点赞!

癫痫病人寿命有多久成年人癫痫病要吃什么药治疗贵阳小儿癫痫医院母猪疯病能治好吗